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物素描——吴郁]
曾宁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物素描——吴郁

   吴郁,50来岁。“六四”受害者之一,一九八九年可说是其个人命运的转折点。
   
   
   出生于中共的老革命、老干部的家庭 。大学外语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贵阳某具有行政和企业双重背景、身份的局级单位,直至做到“局办”的秘书。
   

   
   学生时代曾经是学校的运动健将、游泳冠军,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一只眼睛病变萎缩、几乎失明。
   
   
   热衷于对中共党史的研究,对中共党史的了解,可谓权威,颇有心得,曾经报考中共党史专业的研究生,终因观点大相径庭,没有结果。
   
   
   1989年“六四”期间,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局办”的主要负责人找到“局办”的秘书,悄悄地说“吴秘书啊!你看是不是去看望一下静坐、绝食的学生,绝食不绝水,你去送一点矿泉水、纯净水吧!”
   
   
   “六四”镇压一声枪响,全国性的“双清”即清理、清查工作在各地、各单位迅速展开,之前还说“要去看望一下绝食学生”的“局办”领导,这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付面孔,“我们单位有没有动乱分子啊!据人民群众举报、反映,我们单位也有动乱分子!”在之后的全局干部职工大会上,“局办”负责人信誓旦旦,吴郁先生只感觉全会场的人们,仿佛一下子把目光全部转向了自己。
   
   
   从此,吴郁的工作开始走下坡路,在单位上处处受到排挤。
   
   
   秘书做不成了,刚开始的时候被安排去看管水泵。之后,被安排去查水表,“我的眼睛本来就不好,还叫我去查水表读数,这不成心折磨我!”,吴郁不平道。再之后,单位转制大裁员,正好干脆再调整吴郁去和那些合同工、临时工一起当门卫、值班,做保安。原来的“局办”秘书就这样变成了“局大楼”的门卫。
   
   
   吴郁,耿直、性急。谈到刘宾雁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回,最后不得不客死它乡异国时,吴郁先生激愤的写道:“人民的巨星陨落了。悼念刘宾雁,海内外不同倾向的政治力量出现了少有的一致。没有争议、高度趋同,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是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一面旗帜,是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象征,是反对专制英勇不屈的斗士。
   
   
   唯一的例外,是专制对刘宾雁的全盘否定。
   
   
   专制何尝不想破坏人民对刘宾雁的纪念。然而,办不到!专制手下那些平时看上去颇有战斗力的喽啰,在刘宾雁面前无所作为,或者,也可以这样去猜想,在刘宾雁面前不太想作为,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的伟大人格力量,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从善如流,不图名利,无私奉献,磊落光明。不论是在大陆,还是流亡海外,为民主事业奋斗至生命的熄灭。比泰山还重。
   
   
   在这样的人格面前,形形色色的胡搅蛮缠,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形形色色的专制思想,都会败下阵来。
   
   
   刘宾雁的一生,是和专制英勇斗争的一生。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和官僚战斗、和阳谋斗、和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封建暴君斗、和封建法西斯主义斗、和形形色色的腐败与形形色色的反改革势力斗、和‘六.四’屠杀的滔天罪行斗、和新的独夫民贼斗。
   
   
   刘宾雁的一生,从来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始终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理念,以和平方式,身体力行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宾雁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对中共有许多要求。
   要求中国人民人的解放和言论自由,要求保障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要求中华民族做人的尊严,要求改变中国大陆的贫穷落后,要求国家民族兴旺发达。
   
   
   然而,刘宾雁对中共却没有第二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仅仅只有唯一的一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死在大陆,葬在祖国!
   
   
   中共当局悍然不理刘宾雁晚年希望回国的一再要求。悍然不理刘宾雁家属的要求。悍然不理海外异见群体的要求。悍然不理国际舆论的要求。一句话,悍然不准刘宾雁回国,直至刘宾雁客死异乡。
   
   
   在此质问中共当局,刘宾雁晚年要求回国,是落叶归根,还是异族入侵?是爱国行为,还是卖国主义?是认同中华血脉,还是去中国化?请中共当局正面回答。不论中共当局认为是前者还是后者,请给出坚决不准刘宾雁回国的理由。
   
   
   中共和国民党斗了80多年,双方暴力残杀,你死我活,数以千万计同胞的生命毁灭。中共单方面强调国民党人杀共产党人比共产党人杀国民党人多得多。近年,中共和多得多的国民党修好出现重大转机,国民党政要频繁访问大陆,双方友好攻势不断升温,打得十分火热。刘宾雁八十多年来没有杀害过一名共产党人,双手也不曾沾满共产党人的一滴鲜血,中共极力呼吁、极力欢迎国民党人叶落归根,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中共置台湾近代以来历史进程于不顾。置台湾人民近代以来与大陆的隔膜于不顾。置台湾人民变化中的想法和诉求于不顾。置陈水扁代表相当部分台湾民意于不顾。把陈总统妖魔化。但中共却一再通过各种方式和形式吁请心目中的妖魔访问大陆,甚至骨子里梦想陈总统能索性定居大陆。刘宾雁流亡海外,既没有鼓吹和组织中华革命党临时政府,也没有加入台湾独立运动行列。更没有参与公投制宪,中共当局可以力邀陈总统来大陆,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问题并不会随着刘宾雁去世而自行消失。
   
   
   中共当局必须认真看待海内外关于刘宾雁去世的民意。是到了必须认真反思刘宾雁现象的时候了。
   
   
   不仅仅是大陆人民在注视中共当局。也不仅仅是海内外异见群体,也不仅仅是大批海外政治流亡人士。还有千千万万海外同胞和整个国际社会,尤其是包括港澳人民和台湾人民在内,都在密切注视中共当局,都会去关注这个问题——中共当局一再高唱民族之根可以高于一切的大调,是真有诚意,还是再次阳谋?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谈到台、海两岸的问题时,吴郁说:“台海两岸的问题,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一个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感情的问题。谈到感情的向背,我的家族成员中,就曾有多名成员亲戚解放前是死在国民党的枪口之下,难道今天我就应坚决反对国民党,甚至支持民进党!不,恰恰相反,我就既坚决反对民进党‘台独’主张,而又坚决支持海峡两岸统一在一个民主中国的旗帜之下。”
   
   
   吴郁,性直、情急。常常沉思着,时而又会豪爽的朗朗大笑的一个人。
   
   
   2007。4。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