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从胡批示彻查打死记者案看中共内斗(ZT)]
曾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九二共识玄机在哪
·消音与稳控 屈原岳飞的符号性意义
·考拉,你怎能不让人担心?
·马英九被禁止进入香港这是一个信号
·很多网友询问陆肆期间被旅游的情形
·魏则西的事没有结束雷洋的事出来了
·台湾在文化的核心层面即政治与制度文化领域
·所有为孔子辩护的人不仅可耻而且可以说是罪恶和邪恶
·自由而负责任的言说
·别再跟我瞎掰什么台湾日本南韩新加坡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奴性加脑残,恐惧加上自私
·关于“只有暴民才能结束暴政”
·雷洋因激烈的反抗才惨遭毙命都是以一己
·贪官们的高姿态令计划们心里面应该非常清楚
·令计划真是太绝了
·既是军政训政宪政的结果更是台湾民众抗争的结果
·台独问题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论的话题
·考拉取保令人高兴但并不值得庆贺
·这样的认识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自我放大民间分歧无异于短视偏执和认知欠缺
·有网友问你认为中美真的会在南海有一场战争吗?
·自古以来别再提什么自古以来?
·中国社会只有破除“两个伟大”
·有人说中美两国就不会爆发战争?
·美军强大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应该
·南海主权争端之后民间主流情绪
·为什么东北地区的民众被洗脑程度和愚昧程度如此
·魏刚西雷洋算是幸运的相对于绝大多数默默无闻
·实质正义高于程序正义
·民族主义既可以被动员并被利用来作为反文明
·人的骨髓里流淌的是文化的血液
·有网友问什么是文化的驯化?
·尼采的错误在于当他宣称“上帝已经死了
·近现代以来中国社会所有的问题
·自编自导自演枪击军人的无头公案
·断然拒绝和能量爆发
·中国“愤青”“愤怒的青年”三大症状
·自媒体时代的言说所谓自媒体时代
·凭我对中美俄三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政治的了解和认识
·典型的中国式脑残思维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要特别小心和警惕
·民主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民主是大家伙共同的事
·网友问,你怎么看反腐败?答:
·破局从反腐开始王立军夜奔美领馆
·中国的核心价值就是权力至高无上
·【后7O9解读】7O9之后,不是极权和权力的强化和加强
·假如说真的在中国目前的这种情势下面
·网友问听说毛的遗体将会搬出天安门广场
·废墟 谈到英雄 说东道西话平等
·专制和极权赖以维系的关键就是最高当权者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所谓的英雄最经典
·废墟豆腐渣
·孔子和马克思的异同就在于
·7亿微信用户2千多万个微信群
·【鲁迅和胡适】儒家与法家 原配与奴婢
·马云这样的人其实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
·网络时代病根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一批极端的民国粉丝
·个人判断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历史上的独裁者有3个惊人的共同特点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中国不能乱”
·乐祸好乱
·三个代表
·网友问对转基因技术的看法
·人性转基因脑残左宗棠曾国藩
·孙中山当年和日本人的通信
·面对一个族群深刻的苦难
·愚民的最大好处中国文化的传承人
·网友问什么是中国文化?
·时局预判
·宗教是人类蒙昧时代的产物
·时局预判
·成王败寇的观念可以休矣
·人性 人种 文化 制度
·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中国为何会出毛泽东?
·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放大版的北朝鲜
·毛主席最伟大的地方
·以"独"促"变"
·孙和毛相提并论
·结局文明与野蛮
·加班加点不遗余力
·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吃饭将军心态很重要
·希拉里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
·牟其中坐了十多年的牢出狱了
·人要讲良心没有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胡批示彻查打死记者案看中共内斗(ZT)

   从胡批示彻查打死记者案看中共内斗
   
   
   
   【大纪元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公安部长周永康等多名中央高层官员,日前高调介入《中国贸易报》记者兰成长被打死的案件,相继发出重要批示,指令要彻查事件真相。但大同县新闻发言人坚称兰成长不是记者,并指案件已经捉了主犯,不用再查。

   
   
   这次是中共高层这么多年来罕见的就新闻界人士遇袭事件发出彻查批示。评论人士认为,虽然胡锦涛的批示是中性的,但是一出来就成为一种政治信号。胡的表态是他一贯亲民政策的延续,也表现出胡要争取政治资源和民间的支持,也体现出中共高层各派系之间、中央和地方当局之间的博弈。
   各方说法不一
   
   《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两名记者1月9日到山西大同浑源县一无牌煤矿采访,被矿主指使一伙不明身份的暴徒围殴,记者兰成长因颅内出血重伤不治,于次日去世。另一记者右腿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中新社24日在报导胡锦涛作出批示的同时称,公安已经拘捕了六名疑犯,又对一名涉嫌窝藏罪犯的公安进行刑事拘留,仍然有三名疑犯在逃。
   
   大纪元25日去电山西省大同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坚称,案件已查明,兰成长是假记者,主犯等七人已经被捕,但这些都和煤矿无关。
   
   当记者问,这种说法和中新社的报导有出入? 对方称,“我不知道媒体怎么报导的。我们就是这个决定。”
   
   23日下午,大同市委、市政府新闻中心和大同市公安局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兰成长在生前曾经勒索非法煤矿矿主,而煤矿矿主亦已经被捕。
   
   大纪元25日去电大同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对方仍保留相同说法,坚称,“兰成长在生前曾经勒索煤矿矿主”。
   
   《中国贸易报》北京总社的一位工作人员对大纪元表示,兰成长虽然没有持有正式的记者证,但不是假记者,他是在执行记者公务时被打死的。他的案子是冤案,之所以没有记者证,是因为他几周前才刚开始到报社工作的,在这之前,在杂志社工作。
   
   曾宁:记者有起码的生存权
   
   贵州时事评论员曾宁25日对大纪元表示,从山西地方当局宣称兰成长是非法采访、敲诈勒索,到中共高层作出批示,现在这件事变得很模棱两可,是非黑白的说法变得很模糊。这中间显示出各个派系的姿态,也体现出中共高层各派系之间、中央和地方当局之间的博弈。
   
   曾宁表示,“其实这件事很清楚。记者有权利秉持自己所为新闻从业人员的起码的职责进行调查采访,是天赋的记者的职权。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都不应该把人打死。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有起码的生存权。把他打死就是犯罪,是严重的刑事犯罪。”
   
   曾宁:胡要争取政治资源
   
   曾宁认为,虽然胡锦涛的批示是中性的,但是一出来就成为一种政治信号。胡的表态是他一贯亲民政策的延续,也表现出胡要争取政治资源和民间的支持。
   
   胡温本身的政策倾向于顾及平民百姓的利益,在中共党内遭遇了强大的阻力,因此资源是很有局限性的。胡温经常有一些亲民的姿态,都是在争取民间对他们的支持,因为他们很清楚党内反对他们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整个中共官僚体制都想除去胡温,制造各种谣言和事端,嫁祸于他们。胡温要想把自己的政策理念得到贯彻执行,他们必须要争取民间的支持。在兰成长这件事上也不例外。
   
   但从根本上来说,胡温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要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只不过是在维护的手段和策略上,与江派不同。但是不跳出中共专制体制,胡温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共包括腐败在内的各种问题。
   
   伍凡:中共内斗的反映
   
   美国时事评论员伍凡认为,这件事情也是中共高层激烈斗争的反映。
   
   伍凡指出,分管和控制媒体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是李长春。胡锦涛批示撤查这件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可能是在和李长春斗。把它所做的坏事点出来,让人家去攻击李长春。
   
   伍凡认为,中共高层的争斗十分激烈。最高层两边在斗。在各个方面都斗,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在斗。现在这两边在斗是个好事,非常非常系列,任何一个场合任何一个层面都在斗。所以你就要看到里面,不要把这些人当作一类人来看待,你要把它当做不同类的人来看待。都是挂着共产党的名字,但有不同的人在里头。
   
   舆论界质疑当局说法
   
   此案引起了中外舆论界的关注。《法兰克福评论报》指出,“大同市政府对这一事件做出的反应与中国当局通常做出的反应一样。它们先试图隐瞒,几天来不允许山西省和华北地区的报纸报道此事,到达大同的外省记者前往医院时受到阻拦。最后,当局试图诬蔑兰成长。官员们说,兰成长并非报社固定职工,所以不是真正的记者。广为散布的流言还说,兰成长向企业矿主勒索金钱。”
   
   “为了堵住批评人士和记者的嘴,中国的当局和企业越来越多地采用黑社会手段。”
   
   柏林出版的日报写道:“警方说,兰成长收集有关非法矿主的材料,企图向他们勒索金钱。当局的这一说法实际上并不像听起来那样不合情理。中国今天有无数非法的私营煤窑,这些煤窑因矿难死亡人数居高不下而臭名远扬。北京政府要关闭这些煤窑,希望借助于记者调查。由于记者对一些煤矿的调查卓有成效,矿主很怕他们,所以也容易受到假记者的敲诈。山西政府发起了一场宣传运动,建议矿山企业要求记者出示记者证。这样,记者就走进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相对峙的地带。”(http://www.dajiyuan.com)
   
   1/26/2007 4:32:07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7/1/26/n1602916.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