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物素描——李元龙]
曾宁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台湾为什么要独立?-专制罪孽深重!人心痛定思变!民主象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胡锦涛志向—“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看中共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物素描——李元龙

   “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绝对不会是我李元龙,而是那些抓好、判我的人!”
   
   
   
   “我李元龙仅仅不过是说了几句人话、真话、实话,而不是去说那些某些人已经习以为常了的假话、谎话甚至鬼话!如此而已。”

   
   
   
   “我因为写了几篇文章而坐牢,这是典型的‘文字狱’嘛!我很坦然,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1960年出生的李元龙,个子不高,戴付眼镜,贵州省毕节市人,以前是《毕节日报》社的记者,乐于助人、有悲悯心的李元龙给人的印象是:文质彬彬、文静稳重。
   
   
   
   “我一个没有什么政治诉求的人,在单位上我有很多被提拨、得到升迁,如果做一个‘报社的部门主任’也算当‘官’的话!我都没有兴趣。甚至主编都已经暗示我,只要我也像其他人一样,去参与人人都在作弊的英语考试,混一个英语成绩,得一个中级职称,我就可能成为‘记者部’的主任,但我却始终做不来那些‘搞假捣鬼’的事情!我的愿望不过就是按照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做一个真实的人!我也不过就是按照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说了几句心里话而已!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就成了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犯!”
   
   
   
   “我哪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嘛!说我批评‘中共’,批评‘中共’也不等同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嘛!假如是我说错了,我们可以辩论,怎么能就把我作为‘罪犯’了呢?话又说回来,又哪有‘被告审判原告’的道理?!说我批评了‘中共’,然后又由‘中共’来审判我,这难道不是地道的‘被告审判原告’!”李元龙先生说的话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不乱,有板有眼、有理有据有节。
   
   
   
   “他们哪里是在‘维护国家安全’啊!他们难道不是在‘践踏国家安全’吗?他们哪里是‘为了国家安全’啊!他们难道不就是‘为了要有自己的工作成绩’吗?”经历了两年炼狱生活出狱后的李元龙的感慨不无道理。
   
   
   
   谈到在贵州省《毕节日报》社的工作经历,李元龙先生说:“按理、照理说,《报社》应该是文化人、知识分子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而文化人、知识分子又应该是一个认知能力、觉悟、素质等都相对比较高的人群、群体,但是当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的时候,你们外人真是没有看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群、群体,是如何的欢呼雀跃、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幸灾乐祸!还有一次,来自全省各地的数十名记者在一起参加一个研讨会,中途聚餐的时候,人们纷纷围绕餐桌上的‘狗肉’,就其色、香、味进行着充分而又深入的交流,其中只有一个女记者表示她不吃‘狗肉’,正当我暗自庆幸这里至少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不吃‘狗肉’时,对方却告知大家,她是因为路上晕车,劳累了,所以现在吃不下‘狗肉’,你们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顿时一片冰凉!”
   
   
   
   谈到狱中即看守所的经历,李元龙先生说道,就连那些检察院、法院的工作成员也有人对李元龙讲,“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既然你们也说我是一个好人,但你们又把我作为敌人,那么请问,以好人为敌人的人又该是些什么人呢?”李元龙先生紧接着对方的话反问道。也有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这样对李元龙讲,“我看过你写的文章,你是一个‘是就是、非就非、对就对、错就错’,却不知道转弯的人!”这些或许多少都还能让李元龙先生在悲凉、悲痛、悲哀、悲怆之余感受到一点一丝的宽慰吧!
   
   
   
   更能让李元龙先生感到安慰的,是那些不计其数的,曾经接受过李元龙帮助或者被李元龙呼吁资助过的人,这些人当中有众多的失学儿童以及考取了全国各地各种大中专院校的贫困学生,这些人至今仍然把李元龙作为自己一生中遇到过的永远不能忘记的真正的好人,道德高尚的人。
   
   
   
   残酷啊!甚或更有的是悲哀、悲凉、悲痛、悲怆,或者还有悲壮,但却唯独没有悲惨!李元龙的遭遇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今天中国的真实的现状,那就是——腐烂!
   
   
   
   李元龙,又曾用网名“夜狼”,“夜狼”者,一是取贵州古“夜郎”国的谐音,“夜狼”即“夜郎”,二是寓意“黑夜里长啸不止的狼”。夜尽天明,这或许就是“夜狼”们的全部的、所有的期盼吧!
   
   
   
   2007年9月28日于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