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自由俄国之殇]
曾节明文集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说过:“民族主义是独裁暴君的最后避难所”。普京,就像中共江泽民、胡锦涛一样、就象所有抗拒自由民主的统治者一样,带领俄国重又走上了反美反西方的老路。他狡猾地投合俄罗斯民族的大国虚荣心和崇拜强权的民族劣根性、他利用苏联解体带来的、对俄国民众大国心理的挫折感、他利用叶利钦“休克疗法”对民众生活、心理的巨大冲击、他利用俄国过渡时期美国袖手旁观的愚蠢,巧妙地把主要由前苏联专制极权体制造成转型苦痛和怨恨,归咎和转移到到美国和西方世界的头上,煽起反美反西方情绪,并利用这股强烈的激情营造自己凝聚力,塑造自己“民族捍卫者”的形象。普京还奸邪地把极权社会转型必须经历的‘休克疗法“阵痛,歪曲成叶利钦亲西方--“照搬西方自由民主”的恶果。
   象几乎所有的独裁者一样,普京用“主权”观念诱惑民众,他虽然还不敢象中共独裁者那样公然叫喊“主权高于人权”,但却更加狡诈地把几乎俄罗斯的一切弊病归咎于西方“削弱俄罗斯的阴谋”,他甚至卑鄙无耻地把自己独裁统治造成的弊政栽赃到西方头上:明明自己奉行的权贵资本主义独裁路线导致俄政权的腐败愈演愈烈,他却指斥美国和西欧动用“黑金”腐蚀俄官员,将俄国推向腐败;明明自己的政治势力动用国家权力在杜马选举中舞弊,他却反咬美国等西方国家扶持的俄国“内奸”,造成了舞弊现象;明明自己做贼心虚、生怕破坏自由民主的恶政被无法掌控的外国观察组织充分揭露,而赶走国内的一切独立的外国非政府组织,却诬蔑在俄的外国非政府组织“窃取俄国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明明自己为巩固专制独裁统治、强化个人权力,而竭力歧视和排斥国内的独立团体组织,他却反诬独立团体组织“象狗一样从外国的使领馆领取献金”......总之,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在实施一个“破坏”和“削弱”俄罗斯的阴谋,俄国的一切不好的东西,就是这个阴谋造成的。这,就是普京创造的俄国后共产时代的新式洗脑术。
   这个新式洗脑术不可谓不成效斐然,八年来,普京仰仗叶利钦打下的经济复兴的基础、凭借自己的铁腕独裁、凭借对美国和西方世界“义正辞严”、慷慨激昂的谴责,成功地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民族英雄”。不能不承认,普京栽赃诿过于西方的洗脑术是俄罗斯民众渴望接受、乐于相信的,普京的独裁统治,反倒使他的民望近年来达到巅峰,《嫁人就嫁普京这样的人》成为脍炙人口的传唱歌曲、许多俄罗斯妇女真心崇拜和爱慕这个并不帅气的蓝眼睛前特务头子、在民间和政界,期望他违宪继续连任总统的人大有人在。对普京的个人崇拜,成为斯大林死后俄罗斯民族个人迷信的又一座高峰。
   与中国民族有些相似,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既自大、又自卑的民族:俄国人以国土辽阔而自大,却同时因文明长期落后于美国和西方世界而深深自卑,最令俄国人难以接受的是:至今其祖国的富裕程度甚至比不上捷克、匈牙利、波兰等昔日自己的共产卫星小国。面对美国和西方国家,从幅员、人口到自然资源,俄罗斯几乎每一项都占绝对优势,可是几乎每个领域都比人家落后,俄罗斯就像一只占据了金山的公鸡,却产不出金蛋来。一如中国民族那样,令人尴尬的长期落后事实使得俄罗斯民族深深染上了一种虚妄的心理病症,已经不能正视自己民族的劣根性,而怨天尤人,特别想把自己的落后归因于“外国势力”的侵略、破坏。而缺乏自由民主的民族文化土壤、“休克疗法”时期美国极其愚蠢的自私和冷漠,更强化和加深了俄罗斯民族的这种排外虚妄心理。
   普京,巧妙而又邪恶地拿准和充分利用了俄罗斯民族的这一劣根性,这才是普京成功的真正秘诀。
   近年来,普京大力炫耀俄罗斯军事实力,高调展示新型武器,今年又恢复了前苏联时期军事威慑做法:动用战略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进行全球巡航。普京成功地依靠进一步激发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意识,巩固了自己的独裁统治和影响力。但是,与前苏联较真豁命地与西方对抗不同,普京的对抗行为色厉内荏,其所有的反美反西方强硬动作,并非真要与西方全球对抗,而无非是服务内政的伎俩,目的无非是愚弄俄国人民、塑造自己“爱国”形象、巩固自己独裁统治。普京已经化身为俄罗斯“民族英雄”,他要让俄国人把他当作国家强盛的唯一依靠,为自己离任后继续掌权铺路。
   与毒品相仿,专制权力对独裁者的诱惑和控制是难以抵御的,几乎一切独裁者都渴望权力的最大化,并为之不择手段,而要扩大权力,就必须扩大权力管控的社会领域,共产国家的社会,由于社会财富全部或者基本被国家占有(即“共产”、“公有”),因此统治者的权力控制着包括经济领域在内几乎一切社会领域,共产国家独裁者的权力是有史以来人类社会中最大的统治权力,在现实世界中,“共产”不失为独裁者权力最大化的手段。由于共产时代的血泪教训刻骨铭心,普京当然不敢再次“共产”,但是八年来他却实施了一种隐晦的“共产”措施,实现了对经济领域的垄断和操控,从而不动声色地大大扩大了自己的独裁权力,这,就是普京实施的权贵资本主义“国有化“政策。八年来,普京政府以“使国家强大”为名,以“法制”为掩护,动用手中的国家权力,对叶利钦时代初步形成的市场经济经济体大肆巧取豪夺,夺得得了石油、矿藏、重工等国民经济命脉的控制权,表面上看,普京让“国家”恢复了对经济的控制、打击了经济寡头的垄断、维护了“经济的安全”和“国家利益”,实质上是国家采用非法强制手段,把命脉经济的控制权从钻政策空子发财的经济寡头手中,转移到了已经控制了国家政权的政治寡头手中。当前俄国政府高官中,亦官亦商、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人比比皆是,这种现象甚至比中共国更加赤裸裸:普京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伊戈尔·谢欣同时兼任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的总裁,最典型者莫如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此人自2000年起,历任俄联邦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主任、俄联邦政府第一副总理,同一时期却历任俄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
   其实,俄国最大的“官商”还是普京自己,据俄罗斯政治专家贝尔科夫斯基(Stanislav Belkovsky)披露:普京拥有总部设在瑞士的石油贸易公司Gunvor至少75%的股份,而Gunvor公司是一个具有前苏联克格勃背景的公司,其创立人和总裁正是普京在克格勃时的同事季姆琴科。这家低调的公司没有在莫斯科设办事处,其今年公布的营业额多达430亿美元,获利80亿美元。此外,普京还秘密拥有俄罗斯第三大石油公司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Surgutneftegaz)37%的股份,价值约100亿美元,拥有世界上天然气储量和产量最大的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4.5%的股份。据此可估算,普京个人财产达四百亿美元以上,为欧洲最富有的人8。
   在普京的篡改下,叶利钦时期俄国人民付出惨重代价才初步创建的市场经济体制被无情地扭曲了,在普京手里,俄罗斯经济已经由自由的市场经济蜕变成类中共国的、由权贵寡头垄断操控市场的畸形的市场经济。在普京的领导下,掌握政权的人同时掌控了经济权力,这就打压了经济中最有活力,最有创造力的部分,现在除了能源领域和继承前苏联的传统军工优势项目外,俄罗斯没有技术创新性的优势领域,由于国家操控市场造成的不公平竞争,使得有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外国资本逐步退出,又使得俄国本土企业的技术和管理的更新和进步趋缓,与欧洲经济的融合变得困难。
   在普京治下,2006年俄罗斯GDP虽然突破8000亿美元,进入世界十大经济体之列。然而比较美、日、德、法等西方经济强国,俄罗斯经济依靠的主要是能源出口,而不是技术含量;俄罗斯经济发展主要得自于世界能源价格持续走高、以及不断扩大石油天然气出口,而不是因为普京有什么英明的政策。
   普京虽然饱尝了能源经济的甜头,但是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倒行逆施,已经断送了俄罗斯经济的长远未来。当今俄罗斯经济,是十足的跛脚畸形经济:支撑经济增长的基础单一而薄弱、社会经济缺乏竞争、缺乏公平、官僚主义严重、贪腐横行...而且,没有宪政的政治制度为保障,没有代表不同阶层,代表不同经济利益的政党轮流执政,使得社会经济机制丧失修错能力,注定一步步走向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总之,跛脚畸形化当中的俄罗斯经济,越来越象中共国的经济。就如大楼的地基一样,由于继续攀升的基础十分薄弱,俄、中这种畸形经济的发展注定难以为继,其高速增长是一种子吃卯粮、以牺牲未来为代价的短期行为现象。

三,大国自由之殇——母亲在魔鬼的引诱下杀死自己的孩子


   综上所述,普京政权八年来的倒行逆施,已经使叶利钦领导创建的新俄国发生了质的变化:政治体制已经由不成熟的宪政民主体制蜕变为成熟的半专制总统独裁体制;经济体制已经由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制恶变为垄断的权贵寡头经济体制;社会文化体制由类西方的开放多元化体制重又退回类沙俄时期的“以吏为师”半专制国家训导体制......现在的俄国,已不再是叶利钦时期的那个俄国,在普京的无情摧残下,叶利钦缔造的自由俄国,已经死去。自由的俄国,就像一个从一场大病中艰难挺熬过来的幼童,小脸上刚刚露出健康的红晕,就被普京这个前特务头子偷偷摸摸地、残酷无情地扼杀在被褥中。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时期,坚冰融化、春回大地、阴霾消散、人民解放,那种如金粉般和煦绚丽的希望情景犹如在昨天,可转眼之间,“此情此景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突然间,乌云再次遮盖了天地,无边黑暗,夜色茫茫。
   “休克疗法”时期,那些在漫天风雪中排着队苦苦等待的俄罗斯人,他们终于得到了“实惠”,等到手是包裹着专制独裁砒霜的蛋糕和点心。为了自由民主,俄国整整一代人在风雪中付出的几近“休克”的忍耐和牺牲,就这么被普京和他那一帮克格勃同伙,轻轻松松地打了牙祭。
   对自由知识分子来说,俄国的自由,今天正如同日本电影《人证》中那个可怜男孩头上的心爱草帽那样,突然被一阵狂风吹走,跌落深谷,失去了,找不到......《人证》主题曲《飘落的草帽》,那永远的歌声,也恰如在述说自由在某些专制历史悠久的大国的命运:
   “妈妈,你还记得吗?
   你给我的那顶旧草帽。
   你心爱的礼物,
   我心爱的草帽,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