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曾节明文集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未来的希望虽然闪现,但现实的道路却是曲折的、泥泞的:汪兆均公开信发出后,并没有打开令人乐观的新局面。公开信发出后,缺乏后继跟进的局面反映了当前中国民众麻木、愚昧的整体状况,说明了当前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时机仍为成熟。要在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看来非要等到中国社会发生了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或战争这样的突发事件不可。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1/18/2007
   提纲:
   一、汪兆均公开信的伟大意义及其第三封信的欠缺;
   二、政治斗争是实力的较量,乡愿求不来进步,兼析汪信第三封的失策之处;
   三、当前争取自由民主的最佳策略



中共十七大后,汪兆均先生发出的两封致中共国领导人的公开信,犹如死气沉沉的茫茫暗夜中浮现于地平线的的两道鱼肚白,似乎昭告了中国希望曙光的即将来临;前两封公开信,以二十年来大陆公开呼吁信所罕有的力度、深度、和体系,展现了汪兆均这位社会精英人士巨大的道德勇气和不俗的政治智慧。然而,正当我为汪信所感染、所鼓舞的时候,汪先生发出的第三封公开信--《中国社会和谐改革的倡议书》,确然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隐忧,因为这第三封公开信,表露了汪兆均先生的一种倾向:他仍然在期盼一个“好人”、“圣人”,他把希望寄托在胡锦涛、江泽民等中共寡头身上,希望他们在他的呼吁下良心发现、主动让步。


我虽然敬佩汪先生的热情和耐心,但不能不沉痛地指出: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汪先生想通过上书说理陈情的方式打动邪恶的独裁者,促使其主动悔改,完全是一种乡愿,这是根本行不通的。汪兆均先生的第三封公开信,就带有明显的乡愿情结。


什么是乡愿?“乡愿”源于春秋时期,本意是指表面忠厚、实则八面玲珑、趋炎附势的为人处世做法,发展到今天,“乡愿”已经有了广泛的含义,既可以指那种不讲原则、各方讨好的“好好先生”做派,也可以指以某种统治者所悦纳的姿态(包括说讨好的话),以求统治者接受自己主张的做法。汪兆均先生是二十年来第一位公开站出来要求自由民主化的中共国政协官员,难能可贵,当然不属于“好好先生”之类,他的前两封公开信较为全面地揭示了中共建国后的历史罪行和当今的弊政,对中共一党专制作了勇敢的公开否定,并且大声呼唤叶利钦的出现,这实属大智大勇的大手笔!但是汪兆均先生在其第三封信中,却从前两封信的立场上悄然后退,并且为取悦统治者说了一些并非客观公正的话。


汪兆均在信中说:“当我的公开信发表以后,有个大城市的青年问我: “是否应当举行示威游行?” 我坚决加以否定: “不能!”


为什么不能游行示威?汪兆均说:


“因为游行、示威, 在当前的中国显然不是达到政治目的的有效方式。如果再拌随着与警察的对抗, 烧警车等, 那简直是在自戕民主力量,并给社会带来灾难和伤痕! 我鼓励他们的是用和缓理智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恰恰应当体现的是: 这是多数人的诉求! 是多数人的愿望和意志! 那么应当用颜色来加以表达和体现! 这大大提高人民的民主意识和素质,又使最高领导了解社情民意。”


不能不说,汪兆均否定游行示威是毫无道理的,因为包括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与言论、结社、集会、信仰等方面自由权利一道,是不可剥夺的天赋人权,只要中共的暴政不停止,民众就有权举行游行示威!更何况,中共国的宪法也规定了人民有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因此,游行示威合法合理,不可否定,这,在中共专制暴政变本加厉尤其无可否定!君不见当今全国各地的上访人群,冒着军警的铁拳棍棒,不屈不挠地静坐聚集喊冤,他们实际上就已经在拼命实践着游行示威的天赋人权,这些人几乎都是被暴政逼出来的,他们已经无路可退、无可奈何,而且仍然没有采用暴力抗争,好些访民宁可自杀,也不敢对政府暴力相向,我们能用“和缓理智”否定民众的上访行为吗?


汪兆均在信中担心民众游行示威会与“警察的对抗”、“烧警车”...从而“给社会带来灾难和伤痕”,这样的恶果并非出于游行示威本身,而是出于专制统治者粗暴地践踏人权、对和平游行示动辄残暴镇压,在中国尤其如此。由于长期的专制统治历史,中国民族比起世界其他民族,是非常欠缺反抗精神的愚民和顺民,和世界上许多民族相比,中国老百姓本来就不太敢于游行示威,八九年北京大屠杀后对游行行示威更加危惧,现在中国发生越来越多的街头聚集抗争(含游行示威),几乎全是因为中共政府逼人太甚、忍无可忍造成的;而且,中国老百姓向来怕官,,如果不是警察胡作非为欺人太甚,中国民众很少有敢于烧警车、与警察对抗的,我们不难从近年来发生的群体事件中看到这个特点。近十八年来无数起群体事件也表明:群体事件主要是“官逼民反”,而解决群体事件的主要问题出在统治者胡作非为、军警滥用暴力身上。


因此,汪兆均先生不去担心统治者胡作非为、军警滥用暴力,而是担心游行民众“警察的对抗”、“烧警车”,不能不说偏离了中国当今的现实情况。


再则,和平游行示威是当今绝大多数国家都认可、都容许的理性的诉求方式,汪先生却认为不是“和缓理智”的方式,这不能不说是站在专制统治者的立场上说话,有违客观公正精神。


显然,汪先生是想通过说一些取悦中共统治者的话以促成其让步、主动推行政治改革、结束暴政、实现自由民主。这完全是一种乡愿的做法。



讨好统治者以求统治者让步是乡愿,广义的乡愿,也包括没有政治势力作后盾的、一厢情愿的政治诉求。


乡愿上书的做法,不仅在两千年的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例成功的例子,在西方历史上也鲜有成功的例子:


就中国的例子,远的不说,宋代以来,上书劝统治者改过而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辛弃疾上书失败了、海瑞上书失败了、魏源上书失败了、康有为和梁启超上书失败了、孙中山给权臣李鸿章上书也失败了,绝望之下,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最终终于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就外国的例子,近代以来,英属北美殖民地(美国的前身)代表杰斐逊等人给英王上书失败了、俄国改良派给沙皇上书失败了、甘地向英国女王上书也失败了...最终,满清还是在武昌起义的打击下倾覆、美国还得通过独立战争才获得了独立、英国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打击和印度独立运动的压力下才被迫终止了对印度的殖民统治......


为什么乡愿诉求求不来统治者的让步?这是由政治斗争的本质决定的:政治斗争,虽然也有道德成分、受道德的影响,但归根结底是利益的争夺;道德虽然能够影响利益争夺的结果,但直接决定利益的争夺结果(政治斗争胜负)的是实力,因此,政治斗争归根结底是实力的竞争。只有具备实力,才能给统治者带来威胁和压力,从而迫使统治者让步。这从历史上可以看出:康梁、孙中山、杰斐逊、俄国改良派、甘地给统治者上书都失败了,满清还是在武昌起义的打击下倾覆、美国还得通过独立战争才获得了独立、沙皇专制被二月革命推翻、英国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沉重打击和印度独立运动的压力下才被迫终止了对印度的殖民统治......可见,要想达成政治诉求,最终得靠实力说话。


一般来说,统治者是否让步的问题是个利益问题,而不是理念问题,由于中共意识形态早已破灭,中共统治者是否让步的问题就更是个赤裸裸的利益问题。统治者的让步意味着部分既得利益的丧失,专制统治者的让步则可能意味着特权的丧失,从人的心理规律来说,几乎所有的人都想取得更大利益、而绝不愿放弃到手的任何利益,除非不放弃到手的利益,会对自己造成更大的损害。江泽民、胡锦涛及所有专制统治者除了据有既得利益外,还有特权的巨大快感,因此他们更加顽固、更加难以说服、更加不可理喻。因此,如果没有强大的压力,光靠没有政治实力作后盾的陈情说理,是根本不可能打动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统治者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汪兆均先生的公开信也没能打动江泽民或胡温:前两封公开信发出后,中共当局不仅没有任何善意的回应,汪兆均在国内还随即遭到封杀,他原先的博客被删除、国内的媒体和网站都拒绝刊登他的任何言论、“汪兆均”三个字也与“六四”等字一道,被列网络搜索的“敏感字”黑名单...


汪兆均不能打动中共统治者的原因正在于他的诉求没有政治实力作后盾:汪兆均仅仅是地方政协的一个常委,其地位和政治能量与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差距悬殊,因此他的要求无法挑战中共最高统治者的权力。假如发出那三封公开信的人是温家宝,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必然惊慌失措,因为温家宝地位和政治能量,使得这种“叛逆”举动能够对江泽民、胡锦涛严重威胁。


汪兆均之所以没有政治实力作后盾,不仅仅因为他政治地位的低下,而且因为他身后没有国内民众的公开支持:公开信发出后,中国国内并没有如一些评论者乐观预测那样形成广泛的跟进局面,一个月来,国内外跟进者仅有前新华社分社副社长李普、商人郑存柱和南京师范大学教师郭泉三人,其中李普虽然在职时有一定的政治地位,但他是退休已久的八旬老人,离职已久,社会关系已经冷却,因此他在国内不具备大的影响力;郭泉的知名度不高,也没有大的社会影响力;郑存柱身在美国,他对国内的影响力就更加微不足道。由于形成不了广泛的跟进局面,所以汪兆均就没有政治实力,汪信的诉求虽然可能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但没有众多的人公开站出来支持,就不会有政治能量。汪兆均的诉求,也就是没有政治实力作后盾的诉求。


而且,汪兆均第三封信的乡愿倾向,进一步削弱了自己潜在的政治实力。在第三封信中,汪兆均明显地从第二封信呼唤叶利钦的立场上后退,否定民众示威游行的意义、期待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自我悔改、主动让步,并且对加入对中共头子溢美的不实之词...这样的言语固然为中共统治者喜闻乐见,但也会使汪本人转而为统治者所轻看。汪兆均在前两封信中呼唤叶利钦,导致自己在国内被消音,但中共出人意料地迄今不敢加以人身迫害,这就说明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使得中共深怀顾忌,这个时候即使不宜进一步“激进”,也应该守住原先的立场--呼唤叶利钦,号召人民上街支持、保卫中国的叶利钦,但汪兆均却主动放弃有利阵地,开始否定游行示威的意义,甚至为取悦中共领导人说一些不实之词,这不能不说是自损威望,也打击了海外舆论的支持热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