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曾节明文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9/23/2007
   

正如中国古训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这种过于倚赖人格化的社会传统、历经长期历史形成的非宗教人治社会,只有通过人格化的力量,才能顺利转型为自由民主的法治社会。

   

具体地说:在辛亥革命之前,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皇帝(显性君主),不通过皇帝,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今天,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主席(隐性君主),不通过主席,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

   

由是我们应当看到:当年满清错失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时机实在是一个遗恨千古的悲剧!满清政权的错失机遇,不仅造成了自身的覆亡,也间接地导致中国走上了贻祸至今的共产大弯路。如果当年满清抓住了实施君主立宪的历史时机,则决不会有民国初年军阀割据的局面,共产党即使在中国出现,也没有祸乱天下的空子可钻,没有天下大乱的历史条件,毛泽东一伙再有才干也不可能窃夺政权。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国需要再建君主立宪制政体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中国的自由民主化特别需要一个人格化的政体,君主立宪制既人格化,又满足自由民主化,无疑是其中的最佳选择;但是,当今的中国又不可能复辟君主立宪制政体,因为中国的显性君主制传统已经在上个世纪的大革命、大动乱、内外大战以及共产党几十年的暴政当中毁陨殆尽,中国唯有创造出一种具有非君主政体的外形、蕴含君主立宪制之实的新形式政体,才能谱写中国历史的新纪元。

   

君主立宪制政体是君主政体的改良,要实行君主立宪制,首先就得存留君主政体: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在废黜君主制几十年后,又能在无君政体的轨道上建设君主立宪制成功的;当今世界所有成功奉行君主立宪制政体的国家要么是由原来的君主政体过渡而来,如日本和北欧国家;要么是原君主制宗主国的殖民地,如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虽然一度废弃君主制、建立了克伦威尔独裁“共和国”,但是仅十二年就复辟了君主制,而后在君主制的轨道上通过“光荣革命”创立了君主立宪制政体。

   

今天的中国,不仅显性君主制荡然无存,而且已经不具备所有恢复君主制的重要条件:

   

其一,辛亥革命倾覆满清以来将近一百年,中国的显性君主制早已作为反面制度已经深植入中国人的意识,“皇帝”这一名号的名号已被批倒批臭,权威扫地、神圣无存,以致于象毛泽东这样狂妄骄横的共产大独裁者都不敢公开称孤道寡,凡事都要尽量挂上“人民”的标签...因此,今天要是再抬出个“皇帝”、“国王”以建立君主立宪制,是不可能得人心的。

   

第二,不像日本、英国和北欧各国君统的长久延续和现实存在,由于满清覆亡已久,中国显性帝制传统的沿袭完全中断,而且断层、断面巨大,今天,中国传统皇家的礼乐典章制度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无序无统,很难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良、重新树立,如果硬着头皮矫揉造作,只能得到不伦不类的结果,徒为世人所笑。

   

第三,中国原有的皇族早已衰微,当今中国也没有一个非常德高望重的人,受中国人敬重到有威望做中国君主的地步。时间的久远能够赋予一个家族威望和资历,本来,作为满清皇室的爱新觉罗家族有大好的条件和时机存留中国的君主制传统,但因为其在满清末年的倒行逆施引发了辛亥革命,爱新觉罗家族因清王朝的垮台而威信一落千丈,尽管如此,爱新觉罗家族仍是复辟皇统的最佳供选家族,但是其后 ,满清废帝溥仪又投靠日本人当满奸,担任分裂中华民国的伪满州国“执政”,这就导致爱新觉罗家族名誉扫地,这些,使得前清皇族已经没有恢复君主制的威望。胡耀邦是中共国最清廉的领导人,主持平反右派和冤假错案,诚可谓德高望重;赵紫阳则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提出政治改革设想、坚决反对六四屠杀,死不“认错”,可谓是众望所归,但胡耀邦、赵紫阳都已经死了,他们生前没有取得最高权力,而且他们影响中国政局的时间不长,因此他们的家族也没有足够的权威在中国恢复君主制。

   

由以上可见,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中国历史和现实的无情和无奈常常让人深深的惋惜,本来,晚清时期的中国,有着绝佳的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条件和机遇,只要实施立宪,中国在二十世纪的命运将完全改写--至少能够走上一条比二十世纪中国的道路平坦得多、光明得多的道路。现在这种条件和机遇都不可能再有,正如古话说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今中国无奈的现实,正应了另一句古话:“天予不取是罪过”,一个错失机遇的民族,似乎注定是要受到上天的惩罚的。

   

那么,中国要建设宪政民主,就没有出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当今,又有一种机遇摆在中国面前,中国能否避免清末民初转型的悲剧重演,就要看当今的中国精英人士能否把握这一新的机遇了。

   
   曾节明 星期四 2007年9月13日下午 2:24:06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