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9/23/2007
   

正如中国古训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这种过于倚赖人格化的社会传统、历经长期历史形成的非宗教人治社会,只有通过人格化的力量,才能顺利转型为自由民主的法治社会。

   

具体地说:在辛亥革命之前,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皇帝(显性君主),不通过皇帝,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今天,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主席(隐性君主),不通过主席,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

   

由是我们应当看到:当年满清错失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时机实在是一个遗恨千古的悲剧!满清政权的错失机遇,不仅造成了自身的覆亡,也间接地导致中国走上了贻祸至今的共产大弯路。如果当年满清抓住了实施君主立宪的历史时机,则决不会有民国初年军阀割据的局面,共产党即使在中国出现,也没有祸乱天下的空子可钻,没有天下大乱的历史条件,毛泽东一伙再有才干也不可能窃夺政权。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国需要再建君主立宪制政体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中国的自由民主化特别需要一个人格化的政体,君主立宪制既人格化,又满足自由民主化,无疑是其中的最佳选择;但是,当今的中国又不可能复辟君主立宪制政体,因为中国的显性君主制传统已经在上个世纪的大革命、大动乱、内外大战以及共产党几十年的暴政当中毁陨殆尽,中国唯有创造出一种具有非君主政体的外形、蕴含君主立宪制之实的新形式政体,才能谱写中国历史的新纪元。

   

君主立宪制政体是君主政体的改良,要实行君主立宪制,首先就得存留君主政体: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在废黜君主制几十年后,又能在无君政体的轨道上建设君主立宪制成功的;当今世界所有成功奉行君主立宪制政体的国家要么是由原来的君主政体过渡而来,如日本和北欧国家;要么是原君主制宗主国的殖民地,如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虽然一度废弃君主制、建立了克伦威尔独裁“共和国”,但是仅十二年就复辟了君主制,而后在君主制的轨道上通过“光荣革命”创立了君主立宪制政体。

   

今天的中国,不仅显性君主制荡然无存,而且已经不具备所有恢复君主制的重要条件:

   

其一,辛亥革命倾覆满清以来将近一百年,中国的显性君主制早已作为反面制度已经深植入中国人的意识,“皇帝”这一名号的名号已被批倒批臭,权威扫地、神圣无存,以致于象毛泽东这样狂妄骄横的共产大独裁者都不敢公开称孤道寡,凡事都要尽量挂上“人民”的标签...因此,今天要是再抬出个“皇帝”、“国王”以建立君主立宪制,是不可能得人心的。

   

第二,不像日本、英国和北欧各国君统的长久延续和现实存在,由于满清覆亡已久,中国显性帝制传统的沿袭完全中断,而且断层、断面巨大,今天,中国传统皇家的礼乐典章制度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无序无统,很难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良、重新树立,如果硬着头皮矫揉造作,只能得到不伦不类的结果,徒为世人所笑。

   

第三,中国原有的皇族早已衰微,当今中国也没有一个非常德高望重的人,受中国人敬重到有威望做中国君主的地步。时间的久远能够赋予一个家族威望和资历,本来,作为满清皇室的爱新觉罗家族有大好的条件和时机存留中国的君主制传统,但因为其在满清末年的倒行逆施引发了辛亥革命,爱新觉罗家族因清王朝的垮台而威信一落千丈,尽管如此,爱新觉罗家族仍是复辟皇统的最佳供选家族,但是其后 ,满清废帝溥仪又投靠日本人当满奸,担任分裂中华民国的伪满州国“执政”,这就导致爱新觉罗家族名誉扫地,这些,使得前清皇族已经没有恢复君主制的威望。胡耀邦是中共国最清廉的领导人,主持平反右派和冤假错案,诚可谓德高望重;赵紫阳则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提出政治改革设想、坚决反对六四屠杀,死不“认错”,可谓是众望所归,但胡耀邦、赵紫阳都已经死了,他们生前没有取得最高权力,而且他们影响中国政局的时间不长,因此他们的家族也没有足够的权威在中国恢复君主制。

   

由以上可见,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中国历史和现实的无情和无奈常常让人深深的惋惜,本来,晚清时期的中国,有着绝佳的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条件和机遇,只要实施立宪,中国在二十世纪的命运将完全改写--至少能够走上一条比二十世纪中国的道路平坦得多、光明得多的道路。现在这种条件和机遇都不可能再有,正如古话说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今中国无奈的现实,正应了另一句古话:“天予不取是罪过”,一个错失机遇的民族,似乎注定是要受到上天的惩罚的。

   

那么,中国要建设宪政民主,就没有出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当今,又有一种机遇摆在中国面前,中国能否避免清末民初转型的悲剧重演,就要看当今的中国精英人士能否把握这一新的机遇了。

   
   曾节明 星期四 2007年9月13日下午 2:24:06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