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曾节明文集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论《特权论》的意义、遭遇和中国民主化转型的悲剧

   

(十三)、【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根本性症结:

   

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在《特权论》中,陈泱潮先生简明扼要地归纳出【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一个根本性症结,这就是第五章: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陈泱潮在《特权论》第六章第三节中进一步阐述了:中共专制的形式是少数人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陈泱潮在《特权论》这一共产党语言的旧瓶子中,装入的不单单是新酒,而是颠覆中共一党专制、颠覆整个【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巨灵。

   
   
   

陈泱潮在马克思主义著作中读到:

   

“统治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牺牲劳动阶级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把对社会的领导变成了对群众的剥削。”(《马恩选集》第三卷321页)--这就是迄今为止一切权力机关所共有的属性。使权力成为必要的那些缺点,同时也就是使权力的滥用成为必然的那些缺点。权力的需要产生了权力的危害。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权力会变成压迫和剥削社会公共成员即大多数劳动群众的特权。权力一般有向特权膨胀的必然趋势。”

   

也就是说,一旦权力被滥用,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权力会变成压迫和剥削社会公共成员即大多数劳动群众的权力--特权。权力只有在缺乏监督和制约制度的情况下才会制度性地被滥用,而中共政权的那种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一党专制制度,就是掌权的一小撮寡头集团(党中央)自己监督自己----一种典型的毫无对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的超级专制制度,这样的极权制度必然导致权力被极端滥用,“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

   

陈泱潮据此指出: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人,就是跳到特效腐蚀剂中。

   

今天那些声称《特权论》过时了的人们,能否睁大眼睛看看现实,再扪心问一下自己:陈泱潮三十年前所描述的中共的专制统制形式----“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今天是否有丝毫的改变?

   

八九年以后,中共在政治体制上僵化倒退,今天的中共国政治生活民主化因子,不仅不如八十年代,甚至不如七十年代中后期,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许多独立候选人参选人大代表未受中共打压,如今参选人大的独立人士却普遍遭到中共的威胁、骚扰甚至以黑社会手段残酷迫害;七十年代老百姓还能通过悼念周恩来发泄不满,胡锦涛时代民间自发悼念赵紫阳的行为被中共以最严酷的手段禁止,有关人士甚至连在自己家中悼念赵紫阳都遭骚扰和打压--在政治自由上,现在的中国人连悼念死者的自由都没有了。

   

八十年代,胡耀邦在“干部年轻化”提拔了大批的平民干部,即使严酷如毛泽东时代,毛泽东在“文革”当中也从无产者和农民当中提拔了不少“火箭式”的干部,如王洪文和陈永贵,现在中共高层当权派集团比三十年前更加显著和严密地由少数人垄断,中央“四大班子”头头基本上由当权派大佬轮流坐庄,换来换去二十年内都是那几张熟悉的僵死的面孔,“老革命”权贵子弟----“太子党”,越来越多地把持要职,如李鹏、曾庆红、薄熙来、习近平、俞正声......江贼民也是通过假冒“革命先烈”子弟,才得以发迹,中共各级地方官僚,也越来越多地由被“有背景”(中共各级官僚的子弟和亲属)担任,总之,中共的这种权力为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专制形式,今天比三十年前更加典型了,今天的中共统治,带有更强烈的权贵专制色彩。

   

在中共的体制下,不仅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利益也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只是三十年前少数人对权力的垄断十分明显,而对利益的垄断,则由于当时的平均主义社会环境而不易察觉。三十年前,中共国中少数人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是在垄断权力的基础上,通过特权级别待遇的方式实现和表现出来,非常隐晦,当时中共的许多高干和高干子弟穿着中山装、骑着自行车,显得十分朴素,其外表上与老百姓的差距远比现在为小,因而颇具迷惑性...陈泱潮能够在当时平均主义的大环境中看出少数人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不能说不独具慧眼。今天,随着中共特权的赤裸裸的大规模资本化,中共特权阶级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不再仅仅通过特权级别待遇的方式实现和表现出来,今天的中共特权阶级,以“改革”名义大规模地巧取豪夺、化公为私,以权力介入市场、操纵市场,动用权力为子女、亲信公司、附庸奸商保驾护航,从中攫取无本暴利......今天的中共特权阶层,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比三十年前更加贪婪、更加高效、手段日益丰富。近年的调查表明:当今中共国的千万以上富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共官僚的亲属和子女,这就是今天的中共特权阶层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比三十年前为甚的一个有力证据。


因此,陈泱潮三十年前描述的中共专制统治的形式:“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不能不说具有令人惊异的前瞻性。

   

陈泱潮在这一节中,还令人惊叹地看出:

   

“显然,在对生产资料进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后的社会,不仅没有消除权力一般向特权膨胀[页50]的必然趋势,反而是增大了这一趋势。政经一体高度组织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赋予了当权者以特殊的地位,使当权者获得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当权者更为特殊的特殊利益。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则更使这种特殊地位、特殊利益得到了加强,从而变得更加特殊。而这些就正是推动一般权力向特权膨胀的巨大的物质力量。或者说,公有制社会劳动过程所必要的集权职能,之所以向能够大量占有无偿劳动、剥削社会劳动过程的特权转化,就实质来讲,正是叉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本身的特点(在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决定的;而就形式来说,则是通过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来[页51]完成的。”

   

在这里,陈泱潮看到并且明确指出了【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统治者的特权比以往一切社会更加膨胀,而且指出了更加膨胀的原因:政治上的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制度和经济上的政经一体高度组织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

   

在这里,陈泱潮还描述了中共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形式,“通过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来[页51]完成的。”

   

请问那些说《特权论》过时了的人,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中共政权这三样制度(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一种做法(对党的神化),三十多年来有丝毫的改变吗?

   

陈泱潮据此得出结论:

   

“这种实质和形式的一致,实在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其结果,就是造成了权力的巨大的、特殊的腐蚀性。这是以往一切权力的腐蚀性都望尘莫及的。如果说,以往的权力其腐蚀性就是酸性剂的话,那么在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中,少数人所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权力,其腐蚀性就完全等于特效腐蚀剂----就算是强酸剂 H2SO2吧[以上两个“2”均为右下脚小号脚注]。

   

很明显,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人,是跳到特效腐蚀剂H2SO4中了!!”

   

这个结论等于是在说:中共国统治集团腐败,是以往的一切统治集团的腐败都望尘莫及的。陈泱潮写这段话的年代,中共统治集团的腐败,尚在平均主义的掩盖下非常隐晦不明。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共统治集团的这种超越国民党、北洋军阀、满清末年腐败百倍的空前绝后的腐败,总算赤裸裸地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

   
   
   

陈泱潮的《特权论》研究的是毛时代的共产中国,但诡异的是,《特权论》的许多章节,却好像是为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写的。只有深刻的分析和洞见了【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社会矛盾和必然性的人,才能具有这样的前瞻性。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