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曾节明文集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论《特权论》的意义、遭遇和中国民主化转型的悲剧

   

(十三)、【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根本性症结:

   

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在《特权论》中,陈泱潮先生简明扼要地归纳出【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一个根本性症结,这就是第五章: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陈泱潮在《特权论》第六章第三节中进一步阐述了:中共专制的形式是少数人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陈泱潮在《特权论》这一共产党语言的旧瓶子中,装入的不单单是新酒,而是颠覆中共一党专制、颠覆整个【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巨灵。

   
   
   

陈泱潮在马克思主义著作中读到:

   

“统治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牺牲劳动阶级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把对社会的领导变成了对群众的剥削。”(《马恩选集》第三卷321页)--这就是迄今为止一切权力机关所共有的属性。使权力成为必要的那些缺点,同时也就是使权力的滥用成为必然的那些缺点。权力的需要产生了权力的危害。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权力会变成压迫和剥削社会公共成员即大多数劳动群众的特权。权力一般有向特权膨胀的必然趋势。”

   

也就是说,一旦权力被滥用,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权力会变成压迫和剥削社会公共成员即大多数劳动群众的权力--特权。权力只有在缺乏监督和制约制度的情况下才会制度性地被滥用,而中共政权的那种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一党专制制度,就是掌权的一小撮寡头集团(党中央)自己监督自己----一种典型的毫无对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的超级专制制度,这样的极权制度必然导致权力被极端滥用,“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

   

陈泱潮据此指出: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人,就是跳到特效腐蚀剂中。

   

今天那些声称《特权论》过时了的人们,能否睁大眼睛看看现实,再扪心问一下自己:陈泱潮三十年前所描述的中共的专制统制形式----“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今天是否有丝毫的改变?

   

八九年以后,中共在政治体制上僵化倒退,今天的中共国政治生活民主化因子,不仅不如八十年代,甚至不如七十年代中后期,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许多独立候选人参选人大代表未受中共打压,如今参选人大的独立人士却普遍遭到中共的威胁、骚扰甚至以黑社会手段残酷迫害;七十年代老百姓还能通过悼念周恩来发泄不满,胡锦涛时代民间自发悼念赵紫阳的行为被中共以最严酷的手段禁止,有关人士甚至连在自己家中悼念赵紫阳都遭骚扰和打压--在政治自由上,现在的中国人连悼念死者的自由都没有了。

   

八十年代,胡耀邦在“干部年轻化”提拔了大批的平民干部,即使严酷如毛泽东时代,毛泽东在“文革”当中也从无产者和农民当中提拔了不少“火箭式”的干部,如王洪文和陈永贵,现在中共高层当权派集团比三十年前更加显著和严密地由少数人垄断,中央“四大班子”头头基本上由当权派大佬轮流坐庄,换来换去二十年内都是那几张熟悉的僵死的面孔,“老革命”权贵子弟----“太子党”,越来越多地把持要职,如李鹏、曾庆红、薄熙来、习近平、俞正声......江贼民也是通过假冒“革命先烈”子弟,才得以发迹,中共各级地方官僚,也越来越多地由被“有背景”(中共各级官僚的子弟和亲属)担任,总之,中共的这种权力为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专制形式,今天比三十年前更加典型了,今天的中共统治,带有更强烈的权贵专制色彩。

   

在中共的体制下,不仅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利益也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只是三十年前少数人对权力的垄断十分明显,而对利益的垄断,则由于当时的平均主义社会环境而不易察觉。三十年前,中共国中少数人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是在垄断权力的基础上,通过特权级别待遇的方式实现和表现出来,非常隐晦,当时中共的许多高干和高干子弟穿着中山装、骑着自行车,显得十分朴素,其外表上与老百姓的差距远比现在为小,因而颇具迷惑性...陈泱潮能够在当时平均主义的大环境中看出少数人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不能说不独具慧眼。今天,随着中共特权的赤裸裸的大规模资本化,中共特权阶级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不再仅仅通过特权级别待遇的方式实现和表现出来,今天的中共特权阶级,以“改革”名义大规模地巧取豪夺、化公为私,以权力介入市场、操纵市场,动用权力为子女、亲信公司、附庸奸商保驾护航,从中攫取无本暴利......今天的中共特权阶层,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比三十年前更加贪婪、更加高效、手段日益丰富。近年的调查表明:当今中共国的千万以上富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共官僚的亲属和子女,这就是今天的中共特权阶层对利益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远比三十年前为甚的一个有力证据。


因此,陈泱潮三十年前描述的中共专制统治的形式:“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不能不说具有令人惊异的前瞻性。

   

陈泱潮在这一节中,还令人惊叹地看出:

   

“显然,在对生产资料进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后的社会,不仅没有消除权力一般向特权膨胀[页50]的必然趋势,反而是增大了这一趋势。政经一体高度组织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赋予了当权者以特殊的地位,使当权者获得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当权者更为特殊的特殊利益。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则更使这种特殊地位、特殊利益得到了加强,从而变得更加特殊。而这些就正是推动一般权力向特权膨胀的巨大的物质力量。或者说,公有制社会劳动过程所必要的集权职能,之所以向能够大量占有无偿劳动、剥削社会劳动过程的特权转化,就实质来讲,正是叉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本身的特点(在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决定的;而就形式来说,则是通过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来[页51]完成的。”

   

在这里,陈泱潮看到并且明确指出了【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的统治者的特权比以往一切社会更加膨胀,而且指出了更加膨胀的原因:政治上的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制度和经济上的政经一体高度组织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

   

在这里,陈泱潮还描述了中共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形式,“通过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来[页51]完成的。”

   

请问那些说《特权论》过时了的人,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对党的神化,中共政权这三样制度(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一种做法(对党的神化),三十多年来有丝毫的改变吗?

   

陈泱潮据此得出结论:

   

“这种实质和形式的一致,实在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其结果,就是造成了权力的巨大的、特殊的腐蚀性。这是以往一切权力的腐蚀性都望尘莫及的。如果说,以往的权力其腐蚀性就是酸性剂的话,那么在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中,少数人所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权力,其腐蚀性就完全等于特效腐蚀剂----就算是强酸剂 H2SO2吧[以上两个“2”均为右下脚小号脚注]。

   

很明显,对权力进行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人,是跳到特效腐蚀剂H2SO4中了!!”

   

这个结论等于是在说:中共国统治集团腐败,是以往的一切统治集团的腐败都望尘莫及的。陈泱潮写这段话的年代,中共统治集团的腐败,尚在平均主义的掩盖下非常隐晦不明。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共统治集团的这种超越国民党、北洋军阀、满清末年腐败百倍的空前绝后的腐败,总算赤裸裸地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

   
   
   

陈泱潮的《特权论》研究的是毛时代的共产中国,但诡异的是,《特权论》的许多章节,却好像是为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写的。只有深刻的分析和洞见了【特权社会法西斯制度】社会矛盾和必然性的人,才能具有这样的前瞻性。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