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曾节明文集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今年“两会”前后,围绕《物权法》的激烈斗争以胡锦涛共产原教旨派的受挫告一段落,但是政治斗争仍在激烈的继续,随着温家宝的异军突起,在斗争的硝烟中,中共当权派集团三派势力分立的面目已经隐隐显现。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4/22/2007
   去年的江胡争霸,出人意料地以曾庆红的崛起而告终,比起去年以“反腐”为名的江胡权斗,今年中共的内斗更具有实质性,一是十七大之前的争权夺利已到最后阶段,胜负仍未分晓;二是中国和中共的命运已临拐点,何去何从,中国流氓政权的当权者们之间巨大的分歧、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再也遮藏不住、缓和不了。今年“两会”前后,围绕《物权法》的激烈斗争以胡锦涛共产原教旨派的受挫告一段落,但是政治斗争仍在激烈的继续,随着温家宝的异军突起,在斗争的硝烟中,中共当权派集团三派势力分立的面目已经隐隐显现。
   其一,以温家宝为代表的中共党内开明派。
   今年两会前后,温家宝出人意料的表现犹如隐隐春雷声,似乎要震破晦罔阴沉的中共国的政治天空。
   温家宝先是于“两会”前的2月26日,以个人名义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文章突然重提当年赵紫阳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重申邓小平的“不扛旗,不当头”的外交方针,却只字不提此前胡锦涛高唱的“大国崛起”、“和平崛起”、“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温家宝的文章与胡锦涛唱对台戏的意味十分明显,既表露了“胡温”已并非一体,也间接地透露了胡锦涛图谋放弃和平发展、对外发动战争的野心。温家宝的文章引发海内外极大关注,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两会结束的当天,温家宝的出人意料的言论,再次引发爆炸,余波至今未平。
   三月十六日,温家宝在“两会”结束时的中外记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应该承认,目前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且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造成腐败的重要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政府官员掌握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温的回答,在内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争鸣》杂志观察到:在公开场合,中央党政最高领导层能坦然承认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又指涉及到许多高级领导人,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有记录的还是首次。
   温家宝在回答法新社记者的提问时说:“我这篇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讲述了一个道理:就是社会主义与民主、法制不是相悖离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肯定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这在中共建国以来的领导人中是第一人。
   温家宝在回答《人民日报》记者有关民生的问题时突然话锋一转说:“解决民生问题还要让人民生活得快乐和幸福。这就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记者也许问,什么叫快乐?我可以借用诗人艾青的一句诗:“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
   “解冻”的喻意源自前苏联反思斯大林极权暴政小说《解冻》,比喻极权专制的消解、松动,包含有强烈的渴望自由的心理,温家宝正面引用艾青的“解冻”诗句,实际上是借诗颂扬自由。斯大林主义者胡锦涛视“解冻”思想为寇仇;苏哈托主义者江贼民视“解冻”思想为傻帽,不管多么情不自禁还是处心积虑,胡锦涛、江泽民都不会说出颂扬“解冻”的话来。温家宝说这段话时没有念稿子,而且神态自然,没有象胡锦涛背稿子时的那种小媳妇般的拘谨态,可见,温家宝的这段话纯属即兴发挥、脱口而出,温家宝能够情不自禁地说出颂扬“解冻”的话,说明温家宝不是一个专制主义者,他的内心渴望自由民主,很可能别有一片光明的洞天。
   中共国建国以来,公开声言民生问题并不仅仅是温饱问题的领导人,温家宝是第一人,温家宝的回答,颠覆了过去十多年来江贼民“人权就是生存权,温饱是最大的人权”的老丑作秀;也颠覆了朱镕基对自由民主话题退避三舍,顾左右而言他的窘迫形象。
   有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认为温家宝的这些出人意料的表现是在作秀,这是极大的谬见:
   答记者问的讲话发表后,温家宝立即遭到了地方诸侯的群起围攻,继而又遭到江贼民、曾庆红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势力的围攻:
   据香港《争鸣》杂志透露:三月十六日当天下午,中共中央办公厅接到地方省级查核、请示有关温家宝说“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讲话正确性的,就有八十多起。三月十九日,中央书记处接到地方省级请示有关温家宝说“腐败涉及到许多高级领导人”讲话是否有出入等,有四十一起。福建省委、江西省委、河南省委、山东省委、安徽省委,纷纷向中央书记处告状,称:班子人心很乱,思想上、工作上压力很重;甚至提出:如果社会上借反腐败上街示威,冲击省委、省政府,整个地方要瘫痪,处于无政府状态;还要求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能够“澄清一下”、“纠正一下”、“挽回一下”,等等。
   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乘机抓住这一事件 在三月底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例会上,带头向温家宝发难,与会的曾庆红、贾庆林、贺国强等人,也群起指责温家宝。值得注意的是,胡锦涛虽然没有攻击温家宝,但在吴仪、吴邦国、吴官正甚至装模做样的罗干都为温家宝辩护的时候,他却默不表态,作为总书记的他,至少是在纵容对温家宝的攻击。
   由以上事实可知:温家宝在“两会”前后发出的开明言论决不是作秀,因为温家宝不可能不清楚当前中共主流--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贪腐既得利益集团的言论禁忌底线--腐败问题和自由民主,以温家宝的精明圆滑,他如果想作秀,决不会突破这条底线,以致于在中共党内触犯众怒,惹出那么一大窝子麻蜂。
   江贼民、曾庆红势力之所以没有去抓温家宝“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论的辫子,是因为他们不敢去抓这条辫子,在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彻底破产的今天,江泽民、曾庆红不敢跳出来公开与自由民主为敌,老奸巨猾的江、曾决不会说出胡锦涛那种向朝鲜、古巴学习的胡话来。但是,温家宝颂扬“解冻”、肯定自由、民主、人权的讲话却触犯了胡锦涛、李鹏、宋平等人的大忌,因为这些人都是马克思专制社会主义死硬卫道士,从骨子里仇恨自由民主,视“解冻”、政治改革为洪水猛兽。
   可见,温家宝的文章答记者讲话,把其他八个政治局常委几乎得罪了个遍。从温家宝的仕途可以看出:温家宝没有冒险家的性格,他既是一个实干家,也是一个非常善于明哲保身的“老好人”,他为什么会走出这一步险棋呢?最可能的情况有两种:
   一是胡锦涛因为其左倾倒退政策苦果接连,内外交困,又受到江、曾的夹击,地位严重动摇,为了摆脱困境、保住地位,胡锦涛有意把温家宝推出去做替罪羊,为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承担责任;因为温家宝的施政理念与江、曾分歧巨大,而且温家宝曾力主平反法轮功,胡锦涛此举又可以取悦江系人马,以之换取江曾妥协,谋求党内“和谐”。温家宝自然不甘心被胡锦涛出卖,不甘心被送上十七大权力斗争的祭坛,从而被迫奋力反抗,他通过重弹赵紫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老调、重举邓小平的旗帜,来撇清自己和胡锦涛左倾倒退路线的关系。由于温家宝的在中共党内的势力目前远比胡派和曾(江)派来得弱小,他不得不要借助中共党内广大党员民意和中国社会的民意支持,反腐和自由民主最能够唤起党内外民意的支持,因此温家宝宁可得罪胡、江、曾,也要发出反腐和肯定自由民主的声音。
   二是随着《九评共产党》的深入传播和退党退团运动的发展,中共人心丧尽、专制统治基础日趋瓦解、邪恶能量日益弱;另一方面,虚假经济繁荣之路已走到尽头、银行坏帐巨大、经济金融危机隐隐露出端倪、基层政权财政破产...对这一切的危机,主管经济工作、收拾烂摊子的总理温家宝的感受只会比别的中共大佬更为深切,温家宝很可能已经明白回天无力,中共政权覆灭不可避免,从而积极为自己谋求出路。
   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认为胡、温是一体的,至今仍然“胡温”长,“胡温”短,这完全是谬见,因为所谓的胡温同盟体子虚乌有,胡锦涛归胡锦涛;温家宝归温家宝。胡锦涛、温家宝在上任之初的两年内,因为共同遭受江贼民垂枪听政的巨大压力,的确合作过一段时间,但是因为两人思想、执政理念、行事风格得巨大差异,胡、温渐行渐远,胡、温的分歧随着江贼民势力的消减而日趋明显:
   在意识形态上,胡锦涛频频暴露出极左的“狐狸尾巴”:高调纪念毛泽东、重树延安精神、“保先”、学朝鲜和古巴、重提反自由化、重批戈尔巴乔夫、放映《居安思危》,为斯大林正名......温家宝却隐隐透露出赵紫阳的色彩:开明实际、规避意识形态,比如,他对胡“保先”运动持消极态度......
   在亲民方面,胡锦涛好务虚,空喊“新三民主义”口号、高唱“八荣八耻”的花腔、亲自担任特型演员,跑到黄土高坡特选的“幸福人家”包饺子、扭秧歌,上演半个世纪前毛主席窑洞亲民的革命老戏;温家宝的亲民则是以频频吊死问伤、微服私访、绕开地方官僚“突然袭击”式的调查体现,温家宝的行为,体现出其一种解决实际问题的努力。
   在经济改革方面,胡锦涛认为当前严重的贪腐问题和社会动荡完全是由经济改革引发,要求停止国企改制、停止金融改革、要求强化政府对经济的管控权力、强化经济的计划性;温家宝则认为经济改革顺应了历史进步潮流,必须进一步深化经济改革,贪腐问题和社会动荡只能依靠改革制度、强化监督来解决。
   对待传媒、文化,胡锦涛强调“政治正确”,频频要求严管、严控、禁书;温家宝则主张宽容、多样性和“生动活波”。比如,在如何对待互联网这一问题上,胡锦涛强调“正确的舆论导向”,要求“净化网络”;温家宝则主张充分发挥互联网的监督职能;在去年年底召开的全国文化工作会议上,温家宝、胡锦涛先后作了讲话,胡锦涛要求确保“主旋律”,温家宝却主张“百花齐放”。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问题上,胡锦涛强调“执政能力”,大力扩充军警编制和装备,强化对内镇压能力;胡锦涛首开将维权活动当作敌对活动镇压的中共历史,在他的主导下,中共全面抓捕维权领袖,动用黑恶势力迫害维权人士;胡锦涛全面封堵进京上访群体,纵容地方截访,以将“不和谐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中。温家宝则主张在法律程序内解决问题、疏导民怨、改革制度、制约贪腐官员的恶行,他强烈反对截访、反对将维权活动当作敌对活动镇压、反对对群体事件动辄暴力镇压的做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