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文集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下台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警惕中共以出口防疫产品方式进行病毒偷袭
·新冠状瘟疫是习近平抓权维稳的对内生化战
·英国高层纷纷感染,再次证明新冠病毒是中共病毒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新冠状的毒霾中,一个新极权的中国隐然成型
·警惕中共乘美国疫情,闪电武统台湾
· 康生的另一面:“文革”中抢救大批文物
·中共蓄势待发,台湾该紧急备战了!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特疯子不失为遏制中共的最佳人选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民主党和建制派反俄有利于中共,特疯子亲俄对中共构成战略威胁
·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台湾形势凶险,应抢在特疯子可能的离任前作好战备
·遏制中共病毒,从出台“对等法”开始
·习近平面临的形势:党外大好,党内堪忧;国内大好,国际大坏
·哲学是文明的第一要素吗?兼驳尹胜
·为获赔: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立即冻结中共国在西方的资产
· 应该追究贪德赛助共隐瞒疫情的罪行!
·以史为鉴,看美国政客对中共的韩信心态
·部分中国人不正常是因为中文语境吗?驳尹胜
·邓小平路线回不去了,中共要么垮台要么重归毛时代 ——新冠瘟疫影响综合前
·中共回归邓小平已无可能,中共必然而且正在回归毛泽东,小民如何自救?
·为什么习近平必败?不是因为他坏
·为连任,特疯子必痛击中共国,美中冷战下月开场
·粮荒和“上山下乡”很快会在中国再现
·中共即将武统台湾信号:中共常委搬入西山地下,美国应该调军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迁至北京西山,是即将武统台湾的信号
·新冠瘟疫验证了习近平是中共政权的崩盘手
·中共急推数字货币,意在复辟计划经济
·洗脑的成效决定了专制政权的生死:兼论中共当前的困境
· 人类的主要专制政权形态,及中共的坐标
·文革式洗脑下人民更加愚昧,乘闭关锁国前赶紧逃往东南亚!
·由专制者的权威律,断习近平的成败
·孙力军落马,绝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是习共攻台在即的信号
·金正恩的生死关系到朝鲜政权的生死存亡
·再论朝鲜为什么不可能改革开放
·怎样对付五毛?
·中共异动反映出金正恩已出事,朝鲜气数已尽
·新冠的爆发砸了中共的如意算盘,影响深远
·特疯子联俄抗中剑指中共死穴
·特疯子的“联俄抗中”,是对二战美国联苏灭德的修正
·新易北河会师:新冠瘟疫引发美俄联手抗中,闰四月大凶中共危殆!
·庚子凶年+闰四凶月,中共国遭逢“双鬼拍门”
·习特勒提前惊醒西方,崩了中共国崛起的盘
·庚子年闰四月:凶上加凶
·金正恩已病废无疑!透视东北亚各方的“阿瞒”心态
·中共很可能抓住美国大选年的弱点出击
·金正恩失踪,朝鲜高层以金名义统治二十天,是内讧的信号
·文在寅是服务于中共的战略间谍
·金正恩已成植物人,中共以金正恩替身的方式维持朝鲜政权
·透视金正恩失踪和复出之谜
·“五十年不变”是共产党的策略,习近平只是香港沦丧的加速器而已
·与大陆民运划清界限的港独派,不是傻瓜就是共特
·透视习近平视察秦岭之谜
·为什么中共对俄罗斯特别逆来顺受?因为习特勒比希特勒狡猾
·新冠瘟疫,川普对中共为何从讨好到追责?中共是否犯台?大选前高危
·鹰派将领的突然变调,是中共掩护武统的烟幕弹
·解放军极端鹰派态度突然软化是什么信号?虎虎虎!
·刘斌被杀案:一场为阻止追查新冠病毒源头的特工连环谋杀案
·瘟疫爆发后仍然反川的异议人士是蠢人
·“牲人”是政府造就的,兼论张林是中共的帮凶
·拳民围攻方方,中国向“互害”社会迈进了一大步
·中共国的道德为什么比大多数共产党国家还要败坏?
·警惕中共在“软化”的烟幕中武统台湾
·永远的郝海东:他在微博里比球场上更出色
·驳张林:树种歪了,不能怪树种和土地,而应当怪种树的人
·习共最新动向:打击川普选情、转移视线、武统台湾备战
·戴旭、乔良、张召忠的软化,是战争的信号
·特朗普若上钩,则美国必再败 ——中共以贸易协议的履行,来诱骗川普缓追
·美国扶持印、越反中的围堵战略已成形,印度将成中共国克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元月十九日早上醒来后不久,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寒冷,我又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冥冥之中看到如下异象:
    密密麻麻的身穿白衣的人,表情肃穆地通过一条昏暗街道,这条街道破旧、狭窄、肮脏,没有一棵树、一缕草,抬头也见不到一丝阳光、一抹蓝天,整条街道好像在一个幽暗的隧道中。这条街道好像特别长,穿行的白衣者们走了许久都望不到尽头。
    除了白衣者外,街道上看不到别的生命,好像也没有水,这时候我看到街边有一堆堆浅色的东西,以为是垃圾纸堆,仔细一看,竟然是人的骷髅!我又看到街的两边的沟中似乎有水在流动,仔细一看,居然是血!这时,我突然发现街道两旁建筑物上的黑色涂料,都是凝固后发黑的人血!我惊慌得想找个地方躲避,就去询问在街上行进的白衣者,有一个大学教授模样的戴眼镜的男人边走边对我说:“跟我们一起走,千万不要停下,停下来很危险,这里没有生命。”我注意到这些穿白衣的游行者都没有惊慌的表情,他们的步伐很坚定。
    又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光线陡然间明朗了起来,有几缕阳光射到街上 ,湿润温暖的风,徐徐拂面,游行的人群中许多人唱起了不同民歌,非常动听,也有一些人唱起了赞美诗,大家都加快步伐迈向光明。忽然间,阵阵尖锐刺耳的爆裂声压倒了歌声,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鞭炮声,后来才听清,这是枪声!我看到前方的街道出口很窄,有一个头戴钢盔的戴眼镜的家伙端着冲锋枪疯狂地向白衣人群扫射,我惊恐地喊大家逃跑,但是白衣人群并没有惊慌和溃散,非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尽管冲锋枪疯狂扫射,却没有一个人倒下,子弹射在走在最前面的白衣者身上,如同在雪白的北方冬季原野上绽开了朵朵大大小小的红色花朵,在中弹的人群中,我一下自认出了高智晟、陈光诚、袁红冰、陈泱潮、费良勇、魏京生、王丹等许许多多的人,鲜血从他们的中枪的创口流淌而下,洒在地上立时结出了五颜六色的美丽小花和青青的野草,恍然间我好像听见《梁祝》前奏曲的唱词随着动人的旋律轻轻飘来“野草青青花盛开......”
    刺耳的枪声还在继续响,我注意到,那个堵在街道出口开枪的家伙表情象奇奥塞斯库,但他那浓密的头发和方脸却又象是勃涅日涅夫,我感到纳闷:奇奥塞斯库和勃涅日涅夫不是都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行凶呢?猛然间我认出了:那个头戴钢盔的行凶者就是中共党魁胡锦涛。
    奇怪的是,胡锦涛要杀人的时候一声不吭,行凶的时候也是惯常那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没有瓷牙咧嘴的样子,甚至没有一丝凶相。在他身后,有一小撮面目不清、如同鬼魅一样的东西在匆匆忙忙地活动,从街道出口附近两边的黑房子里进进出出,好像是在搬箱子。
    街道出口外面是多么吸引人的世界啊,那是沐浴在明媚阳光下的原野,芳草地上开着各色的小花,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开满杜鹃花的山岗,原野上彩蝶翩翩起舞,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流过,美国影片《音乐之声》中的那位女教师正领着一大群如天使般的儿童在原野上嬉戏,有白人、黑人、黄种人...她又领着儿童们唱起了贝多芬的《欢乐颂》。望着这景象,我是多么想立即飞身一跃,立即脱离这条街道,与外面的这世界融为一体呀。
    可是,那冲锋枪的扫射阻滞人们前进的步伐,人群在枪林弹雨中,好像顶着强风行进,步履维艰。胡锦涛面无表情地扫射了许久,枪声忽然嘎然而止,不知是没子弹了还是枪管打红了,他把冲锋枪扔到一边,脸上露出了悲痛、悔恨和忠厚的表情,他扶着眼镜慢慢地转过身去,拿起他的公文包。行进的人群中有好一些人似乎为这所打动,停止了行进的脚步,站在那里与胡锦涛说话,并为他祝福。这时,胡锦涛忽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他打开盒子,掏出一个象遥控器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排猩红色的按钮。
    “这是核按钮!赶快制止他!!”一个满头白发的人站在街边猛然喊到,我蓦地认出,这人是叶利钦,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条街。
    与此同时,有一种嘹亮高亢的声音从人群中的另一位白发者口中发出,这声音立时使得胡锦涛浑身发抖,正要按向核按纽的手指怎么也按不下去,我看到这位白发者是陈泱潮。这时,天上有两团淡蓝色的光晕降下来,打在胡锦涛头上,胡某人立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核按纽也脱手掉出几米远。乘着个机会,白衣人群立即向前行进,要把那核按纽夺过来。
    突然,一个声音嘶嚎着,唱起了《国际歌》,这是胡锦涛的声音,只见躺在地上的胡锦涛支起了身子,他温文尔雅、老成持重的表情不见了,那张方脸由于剧烈的抽搐而扭曲得可怕。胡锦涛又用如野猪嚎叫般的声音狂喊:
    “战无不胜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斯大林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奇特的是,随着这喊声,胡锦涛的脸色由苍白突然变为暗红色,体力立即恢复了过来,他往前一扑,一把将核按纽抓在手里。
    在这千钧一发时刻,一道闪电从空中划下,将胡锦涛直挺挺地摆平在地上,核按纽化作一股黑色的焦烟,不见了。血从胡锦涛的七窍中流了出来,越流越多,流个不停,凝固成一条又大又长的东西,好像一座山脉,胡锦涛的尸体却渐渐变小了,等这具尸体消失的时候,我发现这横亘在街口的、由胡锦涛的血凝固成的“山脉”,是一条巨大的红龙,它已经不能动弹,把街的出口完全挡住了。
    这时候,前方的大地忽然张开巨口,把这条红龙吞了下去,继而又合拢,如初。我看到原先在胡锦涛身后的那一小撮面目不清、如同鬼魅一样的东西这时候变成了一群动物,好像是豺狼虎豹、毒蛇和老鼠,它们四散而逃,有一只戴着眼镜的巨大的癞蛤蟆跳的最快,三蹦两跳就逃到了海边,它跳起来望海里扎,却落到了一个大网中,我认出这个癞蛤蟆就是江泽民;还有一个长着獠牙的史前老熊猫也被大网捕获,我认出这个长着獠牙的史前老熊猫就是李鹏。我又看见一个戴着眼睛的大豺狼飞快地钻进了一架飞机中,却又从飞机中弹出来摔在地上,这架尖头飞机忽然便成了一只老鹰,将这大豺狼活活琢死,五脏六肺都琢了出来,我这才看清:这个死去的豺狼就是罗干。
    这时候,我听见天上有声音传下来,好像是让人上去领东西,我抬头看,只见高空中有一顶金光闪闪的桂冠摆放在云端上,桂冠上标有“中华联邦”、“千年福国”。那只琢死罗干的老鹰突然飞升上天,要去抢夺那顶桂冠,却有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着了它的翅膀,这老鹰赶紧扑腾着盘旋而下,匍匐在白衣的众人面前,火就熄灭了。天上的声音又开始召唤,白衣人群中有一个人听到召唤后,就骑在老鹰身上,由老鹰托着飞升上天,领取了桂冠。
    这时候天色陡然间更加明朗,我环顾四周,这才发觉原先那条破旧、幽暗、恐怖的街道不见了,我们都站在开满五颜六色花朵的青青原野上、溪流边,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和开满杜鹃花的山冈。
    这时候天地间响起了阵阵祥和的轻音雅乐,我听出这是法轮功的练功音乐,我环顾四周,每一个人脸上露出祥和的微笑,正在修炼的法轮功信徒的动作忽然间变得非常轻盈,我正在惊讶时,突然有更广阔恬美的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听出这是《平安夜》,天上和地上的所有生命都一齐唱这首歌,随着歌声夜幕徐徐降临,但是地上却并不黑暗可怕,天上繁星点缀,地上的盏盏光亮像是盏盏自由的圣火,形状美丽的雪花从天上降下来,却并不冷,象朵朵圣洁的百花,落在地上也没有积雪。全世界的人们盛装欢聚,仰望天空,准备欢迎耶酥的降临,这时候地上的圣光突然绽放,耶稣基督已经早已悄然来到了人间,这时终于显圣,我匍匐在耶酥的容光里,全身感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喜乐......
    曾节明 星期五 2007年1月19日下午 4:03:3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