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余志坚文集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网曝60岁毕福剑隐退4年后复出
·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 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震撼发声!向松祚:民企为什么要设立一个党组织?
·胡耀邦之子否认“被赶出胡耀邦故居
·中国钢琴家文革遭迫害 为保双手哀求打脚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 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注定饮恨2020? 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美情报部门警告:必须立即发展5G
·占中九子遭判刑 台各界齐呼“向极权说不!
·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 本人发声
·无官不贪 北京一区级图书馆长受贿 判11年
·美国贸易团队再赴北京 中国乐观背后的隐忧
·江西女台长被双开 被批家风败坏
·大搞权色交易 内蒙古前高官邢云被移送起诉
·乐视网和贾跃亭遭调查 26万投资者欲哭无泪
·中共追缴“李锐日记” 李南央誓言战斗到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余志坚

    2006年8月7日上午9时许,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用小灵通手机连续接听了两个电话后,在其母亲和外甥 的注目和关切下,一言不发, 神情忧郁,只穿了短衣短裤,走出其在湖南株洲的住 所,从此离奇失踪。至今22天过去了,李金鸿先生依然下落不明!

   李金鸿原籍是湖南省郴洲市人,63年出生,大学文化,1989年8月,因 所谓“反革命集团罪”被判刑四年,后关押在湖南省赤山监狱,92年 出狱。他此前在株洲已生活了七、八年,为人一直低调老实,终日在 家练书法或带几个学生。生活虽然艰难,倒也怡然自得。

   李金鸿离家后,他的母亲便开始为其担惊受怕。当日一夜未归,家人更是忧心如焚。第二天,李的妹妹急忙从外地赶回株洲,先是找株洲市国安局要人,不料对方却矢口否认他们抓了人;接着又跑到株洲市公安局打听弟弟的下落,可回复都是:查无此人!

   因李金鸿失踪日的小灵通来电显示被其侄不慎删除,无奈之下,李妹又跑到电信局,希望能查询到出事当日李所接的两个电话号码,并以此为线索和 证据。然而,希奇古怪的是,查询结果却表明:8月7日上午李的小灵通没接任何电话!

   8月17日,原本是李金鸿被北师大株洲附中聘用后,订下的签订正式合同的日子,李的好友刘克文多次给株洲市国安局某科长打电话,再三陈明此工作对李之难得,有了工作对他对你们国安都有好处,请求放人出来签订合同再说。这位科长却警告刘:少管闲事,管好自己!

   8月21日,李金鸿失踪15天了,笔者和刘克文两人走访了他的家庭,了解到李的家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默默地忍受着苦难,不停 地向上帝祷告,甚至不愿外界知道,害怕对李有不好的影响。当我们 看到他的家人特别是其母亲痛苦万分,终日以泪洗面,竟然担心儿子 可能会被什么人报复甚至杀害了的时候,心情真是无以言表。

   事情或许要从前面说起。一个多月前的6月30日,株洲市国安局出示 了传唤证和搜查证,李被国安程序传讯了24小时,并从其家搜走了一 些纪念89“6.4”的诗文和几张九评光碟。李释放后说,他在24小时 轮番传讯中遭殴打和反复恐吓,并要其当线人,与国安合作,要其揭 发和指证美籍华人和传道者陈弘文老先生的罪行。随后,李经常被国 安电话传其出去问讯陈老先生的动态,几小时后才归家。

   李金鸿不肯与国安合作,并把这些情况向陈老先生以及家人都作了通报。于是,便上演了前面提到的一幕。就这样,李金鸿被人秘密 绑架,神秘失踪了,仿佛从人间蒸发,至今毫无任何消息! 2006.8.28于湖南浏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