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布衣之身]
余世存文集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衣之身

   在相当多的时候,布衣之身心忧天下是一种可敬的状态。以现代文明的眼光看,布衣之身关心国家大事也是公民最本份最正常的状态。毛泽东说得好,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布衣之身必然要关心社会进程、民生福祉、世界和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但如果不是公民的时候,布衣之身往往只是我说的类人孩。他们关心起个人以外的事,往往是那些海市蜃楼般的东东,“人生就为你们窥见的半真理利用”,而与事物作感情的交易。他们津津乐道的那些宏大叙事,显得格外荒诞、可笑、可怜甚至可恨。要命的是,类人孩们乐此不疲地关心的事几乎都是一些伪问题。
   
   类人孩们爱谈论历史人物,爱给历史人物排资论辈,什么“古往今来毛泽东是最伟大的人物”;类人孩们爱谈论国际国内大事,什么“美国如果打伊朗,我们乘机收台湾”;类人孩们爱谈论个体本位之外的大义、天理,什么“失去礼是我国近代落后的原因”……

   
   我看见很多当代人谈论的话题,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我想到的不是纸上谈兵的小孩赵括,而是王小波笔下的红卫兵们,他们最爱摆的pose是,身穿长布褂,手拿红蓝铅笔,在一幅世界地图面前思考“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战略问题”。从毛泽东时代到今天,几代人了,布衣之身们仍是同样的思维结构。甚至从中国人的角度讲,从纸上谈兵开始,中国人的思维结构仍是这样的空洞,不着边际。
   
   这种思维水平的低能表现之一,就是改革开放年代里,最爱谈论改革如何、如何改革的几乎都是布衣之身,是那些跟改革不沾边的人,那些干着的、管着的反而多默不作声,那些有权力改革改良的反而真的是“没事偷着乐”了。有一次,面对一大群年轻的记者在那里高谈阔论中国应该如何改的问题,我们的“国士”愤怒了,他毫不留情地嘲笑座上客,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改革是你们的事吗,你是厅局长吗,你是政策研究室主任吗,你是身家上亿的企业家吗,你没有这些资本,你们的改革落实于何地?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承认自己是太监吗……原话比我的记忆还要糙。要义在于布衣之身首先在于争取自己的权利。
   
   我后来想,中国人这么爱掺合,这么爱关心统治阶层的事,并不仅是他们的思维水平低,也跟他们的现实处境有关。他要表示他跟江湖世界的老大们站在一起。实际上,有些类人孩精着呢,他们自以为眼光长远得千秋后世,以为自己道不行于当代,但思考的问题,后人总用得着,后人总会念他的好。有些民族主义者就说自己并不反对市场经济,不赞成开历史倒车,但他们只是说,在某些有关国家安全的特殊领域,需要超越市场经济,需要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这样的话说得似乎智慧极了,其实是相当可怜的。从1840年到现在,我们并没有什么民族主义者留下什么治国、治世界的方略,就是一个明证。
   
   在这方面,我倒觉得曹刿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当他的祖国面临入侵的时候,他要求上前线。“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别人这么指责他的时候,他并不气恼,因为他有掺合的底线,那就是统治者必须亲民、尽心于民,“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在这方面,我甚至觉得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先生有一种不错的态度,他说过:“残民之国家,爱之何居?”(今天大批的中国人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实践了这一种叛逆心态)。我还觉得上个世纪80年代白桦先生的思考是一种不错的介入社会的方式,他追问:“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这种追问是一切前现代国家的个体应该持有的态度,只有如此,前现代国家的个体才能从中生长出健康的人生哲学,才能成就为伟大的公民个体。遗憾的是,这一追问被当时的政治话语和经济话语消解了。从那时到现在,中国人的个人生存方式也就没有多大的长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