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余世存文集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不出国门的声明
·无主之鬼与夷
·读《说什么激进》
·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今天怎样读历史?
·色中小人蔡季
·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
·他们的世界和世界的期待
·热爱养牛的王子
·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游戏结束了——奥运观摩的心得体会
·小人之勇与匹夫之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公元前8世纪末,即公元前706年,楚君熊通率军渡过汉水入侵随国。

   随国是周天子分封的十来个“汉阳诸姬”之首,随侯派出他的得意臣子少师去楚营谈判。楚国为避免汉东诸国联合抗楚,故意在少师面前摆出军力疲弱的样子。

   少师到楚营,果然只见到老弱病残和几条破枪,周旋一通后答应楚人的请求,楚人撤军。少师回去后要求追击楚军, 说楚人不堪一击。随国大贤季梁听说后来劝阻随侯,说楚国不可小视,他们经营多年,怎会没有战斗力?肯定是故意诱惑我们来摆样子的。季梁还说,小国能够抵抗大国,是小国有道而大国放肆。现在百姓挨饿而你纵欲,官员们虚报功德来祭祀,你很难成功。

   季梁的贤名列国周知,这样说话随侯只能认真对待。随侯说:“我烧香拜佛,祭祀丰盛,怎不能取信于鬼神?”季梁说:“老百姓才是鬼神的主人。古代圣王总是先藏富于民,然后再致力于事奉鬼神。祭祀时,牛羊肥大,是汇报老百姓都富足 ;奉献黍稷,是汇报百姓五谷丰登;奉献美酒,是汇报我们上下都有善德而无邪念。只有这样的烧香拜佛才能做成事。

   人们只知道老臣的贤名,不知道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先知。因为他在言谈举止中提供了超验的信息,他的预言能力也不是纯粹理性的算计,而是对超验世界的敬畏。中国传统哲学有自己独特的范畴体系,只有达到从“道”的高度理解事物的思想,才能被称之为“哲学思想”。在中国哲学史上,将某种哲学思想和个人名字联系在一起,是从季梁开始的。季梁是中国第一个署了名的哲学家,在他之前的哲学思想,都是无名氏。

   估计季梁从未想过要去做一个哲学家,他只是生活在一个抱残守缺的国家里,所思所虑皆是为本国安危。因为他跟随侯有血亲关系,他只能认定随国。还因为周游列国、才尽其用、士为知己者死的风尚和时代没有到来,人们安土重迁,活在祖先崇拜的世界里,充实而有意义。

   季梁似乎看到了楚国不可阻挡的崛起,在这样的背景里随国何去何从,先知肯定比其他人想得更多。因此,他的思想观念对后人产生了长久的影响。他的办法就是后来人总结的亲民善治,以及得道多助一类的结盟政治。而他一反当时人根深蒂固的鬼神崇拜思想,提出民为神之主的观念,几乎是振聋发聩的。随侯听进了季梁的话,用心于政事。楚国要周天子拔高自己爵号的要求,随国也在朝贡周桓王期间代为提了出来,但对这个要求,周天子没有答应。

   这让熊通的自尊受到了挑战,没帮他办成事的随国也让熊通有了攻打的理由,他自己亲自带兵讨伐随国。

   季梁知道消息后,建议向楚国低头,楚国如不答应再宣战,这样可以激起我军的士气,也能让敌军掉以轻心。但两年前参观过楚国大营的少师自认为自己知道底细,他强烈建议随侯: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就会失掉战胜楚军的机会。随侯接受了少师的建议,亲自带兵迎战。在先知与宠臣的角力中,先知注定是失败一方。

   战争结果可想而知。随军大败,随侯逃走,少师也被俘获杀死。楚国胜利了,但胜利得出乎意料之外,因为随国的佞臣一类的病灶反而在战争中被除掉了。吃一堑长一智,季梁还在国,随国仍是不可战胜的。楚国也只能跟随国讲和。

   先知的命运不得而知。人们多猜测他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随着随楚的结盟,他也就消逝于历史的暗影中。但还有人说他被随侯残害,如果从随侯好面子的心理来看,这也有道理。生活在权势者阴影下的先知们,虽然能够运筹于帷幄之中,但他们自己的命运却不能自主。他们太清醒,反而让糊涂的权势者们不自在,这不自在一旦遇到大事件而爆发,先知们就必须从人间蒸发才能让权势者们的面子撑下去,让权势者们继续作威作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