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臧文仲的不朽]
余世存文集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臧文仲的不朽

   晋国范宣子问叔孙豹什么是不朽,叔孙豹说鲁国有位先大夫叫臧文仲,死了以后,他的言论还被人记得,大概所谓不朽就是这个吧!

   臧文仲生卒年不详,历仕鲁国庄公、闵公、僖公、文公四君,从政50多年,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贤执政。他死后,他和他的家族仍有深远的影响。终春秋之世,二三百年间,臧氏所知者有九代十卿,是鲁国唯一贯穿春秋始终的世卿大族。

   臧文仲在位期间,做了不少好人好事,而且对人对事的评价都显得非常明智,有人说他是鲁国第一等的聪明人。他长于辞令、知识渊博、谙熟典章,常对列国时政发表个人见解、有识见和判断力。他不仅预言了宋国的崛起、轻视弱国的败局, 也预言了卫文公之死。只是作为先知,他对超验世界的强调略显不足,他的预言更多是一种理性的分析。

   鲁庄公十一年的秋天,宋国遭到水灾。鲁庄公派使者去慰问,宋闵公把天灾揽到自己头上:孤对上天不诚敬,老天爷降下了灾难,还让贵国国君担忧,非常拜谢贵国国君关注之情。年轻的臧文仲听说了这件事,他称赞宋国国君的“罪己”行为 ,说:宋国快要兴盛起来了吧!大禹、商汤罪己,其兴也悖焉;夏桀、商纣把罪责推给别人,其亡也忽焉。而且诸侯国发生灾荒时国君称孤,是合于礼的。言语中谨惧而称孤之名合于礼,大概就是这样子吧。前638年,邾国以弱小之国向鲁国开战, 鲁僖公非常轻视邾国,去抵抗时根本不设访。臧文仲劝他说,国家不分大小,不能轻视,如果不防备,虽然人多也不可靠。臧文仲引用《诗经》的名言“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说明,以先王的明德,尚且不敢掉以轻心,何况我们小国。鲁僖公不听,结果鲁军被打得大败,鲁僖公的头盔都被邾军夺去了。前636年冬天,周天子派使臣来鲁国通报王室的祸难,周襄王的意思也很谦卑,但臧文仲回答使臣说:“天子蒙尘于外,敢不奔问官守。”用今天的语言说,首长和中央的官员们在外面遭罪,我们怎么敢不赶紧慰问。据说,各国诸侯都派人去慰问襄王,只有卫文公没有派人去。臧文仲感慨地预言说:卫侯快要死了吧。列国跟王室的关系,就像树木和根的关系、水跟源头的关系一样,一个国君心里没有王室,就像树木失去了根本、流水失掉了源头。果然第二年卫文公就死掉了。

   臧文仲不仅贤明,而且刚毅正直、知事识礼,德行和见识都非同凡人。处于神权、礼仪向世俗理性转化的时代,他在道统与治统中平衡,总是难以讨巧。但他也不是全无缺点,至少他对柳下惠就不够公平。前634年,齐国攻打鲁国的时候, 臧文仲打算以谈判对付齐国。他自己觉得口才不够,去请展禽,也就是有名的柳下惠(后来的孟子尊称他为“圣之和者”)。柳下惠说他没听说用文采辞藻去对付敌国的,“乱在前也,辞其何益?”但臧文仲认为,国家处于危急关头,凡是可以抵御外敌的,没有不可以拿来用的,柳先生的文采大概也是可以起作用的。柳下惠因此受命于危难之际,最终使齐国答应讲和而班师回国,但是臧文仲只让柳下惠作了一个小官。

   虽然臧文仲没有举人唯贤,但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非常有历史影响力的人。两千年后,黄炎培仍借用他的话请教毛泽东说:我生60多年,耳闻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