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余杰文集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 香港左派骂李柱铭是汉奸,殊不知中国真正的汉奸正是他们效忠的毛泽东,毛不抗日,还重用汉奸陈永贵。

   ● 陈永贵(1915-1986)

   曾特首忧心忡忡的「香港文革」果然在「东方明珠」有声有色地上演了。仅仅是呼籲北京借奥运会改善人权状况的民主派元老李柱铭,竟被人当作十恶不赦的「汉奸」来批判。各大报章连篇累牍地辱骂李柱铭。我诧异於某些香港人慷慨激昂的「爱国心」,是不是把「爱国」当作一笔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了解历史,才能区别爱国与汉奸

   冷眼旁观某些香港人的「爱国」言论,感到这实在是一种扭曲的、畸形的情感。就好像一名黑帮老大的私生子,虽然从一出生便被父亲无情地抛弃了,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一丁点的父爱,但他仍然要拼命捍卫父亲的名誉,显得比那个正牌的、有资格继承遗产的孩子还要「忠心耿耿」。汉奸当然要骂,汉奸当然要绳之以法。但首先要弄清楚,究竟谁是汉奸?

   中国出现过革命元勳最后居然堕落为汉奸和傀儡政权的头目,如汪精卫叛国之后,还在口口声声宣扬「天寨红旗」。但还有比这些人更加恶劣的汉奸,比如中共建政之后特意挑选和任命的副总理和政治局委员、被誉为「文盲宰相」的陈永贵。今天的香港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陈永贵是谁了。我奉劝那些在香港「揪汉奸」的「爱国者」们,好好读读陈永贵的故事,才能判断出谁是真正的汉奸,哪个党是真正的汉奸党?在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大汉奸就是「伟大领袖」毛泽东,陈永贵则是小汉奸。请看两人的一段履历。

   毛在抗战中的卖国角色

   抗战期间,毛是一个隐蔽的汉奸,毛及其领导的中共对抗战的破坏,实际上远远大於台面上的汉奸汪精卫及其伪政权。毛在延安及各个「根据地」,悄悄发展自己的实力,基本不抗日;还大片种植鸦片,通过日军之手倾销於沦陷区,荼毒广大中国同胞。而真正抗日的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竟在后来被毛整肃时,成为他的一大罪名。毛不仅消极抗日,还派出潘汉年等特务头子,到南京与日本侵略者谈判,商量如何协力打击正统的、代表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利益的重庆国民政府。近年来此类档案已经在日本、美国和俄罗斯逐渐解密。

   抗战乃是中华民族的抗战,而不是某一党、某一阶级、某一群体的抗战。但是,毛共却在苏联老子党的指使下,策动叛将张学良、杨虎城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表面上,此次兵变的目的是逼蒋抗日,却严重破坏了国民政府长期的、全盘的、坚忍的抗日计画。「西安事变」之后,中国的国防建设被迫中止,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以精锐之师仓卒与日军会战,损失惨重、元气大伤。由此,中国战区拖住了日军主力,使其无力北犯苏联。换言之,这是苏联斯大林政权以牺牲中国人民达到其「祸水南引」的企图,而毛记中共在此计画中充当了卖国先锋的重要角色。

   抗战八年,中共躲在西北悄悄发展,最终奠定了夺取天下的基础。毛掌权之后,亲自对前来访问并谢罪的日本代表团说:「你们不必道歉,我们要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们得不了天下。」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卑鄙无耻的言辞。而毛泽东对陈永贵的赏识,除了五十年代以来陈在农村忠实执行其极左路线之外,还有一个不为外人道的原因便是:陈是汉奸,毛内心最喜欢汉奸。

   汉奸陈永贵被毛周保护

   陈当上副总理兼政治局委员的过程中,陈的汉奸问题早已被揭发。一九六八年,文革「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在清查山西省阳泉市副食品公司炊事员李观海和另一名职工王久荣的档案时,调查人员发现他们都提到在一九四二年前后参加日伪特务组织「兴亚反共救国会」的经历。王久荣在交代材料中还特别註明「负责人是陈永贵」。六十九军驻昔阳县的支左部队立即查阅了日伪档案,从中发现不但有陈永贵的名字,而且还註明了陈是伪村长、情报员,是兴亚反共救国会昔阳分会的领导成员,陈永贵的汉奸特务身分到此水落石出、铁证如山。

   当时的六十九军军长、后来任山西省委第一书记的谢振华,立即命副军长李金时将此事呈报中央。周恩来收到报告之后,竟然在材料上批示:「六十九军的同志要顾全大局,不要扩散,影印件可报中央。」不久,在周恩来参观大寨时,谢又当面将此情况向周彙报请示。周却说:「要维护大寨红旗,作为历史问题,陈永贵仍可当代表出席九大,但只当代表。」如果不是得到最高权力者的首肯,周哪敢在此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如此决断!后来,更有人传达了最高指示:「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不但不准再提,而且「提」 这事的封疆大吏谢振华后来遭到严酷批斗,其罪名是「整陈永贵同志的黑材料」。原来,货真价实的汉奸是亲密的「同志」,揭露汉奸历史的同志反倒成了「罪人」。这就是中共用人的一个原则:用那些有历史污点的人,他才会绝对忠心地为我们服务。

   历史学家吴思揭真相竟败诉

   陈永贵火箭式的升迁,让许多人瞠目结舌。陈当权期间,没有任何人敢於对陈的历史污点说三道四,言说者全都成了「反革命」。毛时代结束之后,陈永贵仍然为华国锋重用,直到邓小平掌权,陈才被迫下台闲居。即便中共的经济政策改弦易辙、陈在大寨的「丰功伟绩」被新的中共中央否定,但其汉奸的历史仍然不能公开重提出。因为陈毕竟是毛时代重用过的人物,是中共历史的一部分,所以保护陈的「名誉」是中共的官方立场。历史学家吴思因在《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一书中提及陈的汉奸历史,而被陈的后人告上法庭。吴思与律师莫少平准备了诸多互相印证和支持的证据,从当事人的回忆录到中共中央档案等,但最后居然两审均败诉。看来,陈的「名誉」高过历史真相,陈的「名誉」直接与中共的「面子」相关。

   中共敢於卖国,却不敢承认曾经卖国。中共敢於重用汉奸,却不敢公开其汉奸历史。由此可见其谎言帝国的本质。抗战期间向日本侵略者卖国乃是为了夺取政权,夺取政权之后向苏联「一边倒」乃是为了巩固政权,只要是能够掌握和捍卫权力,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中国人民的生命、自由与尊严,中共均可弃之如履。毛泽东惟一的一次出国便是到莫斯科觐见斯大林,不仅割让土地,出卖主权,而且引狼入室,将中国变成了苏联老大哥的次殖民地。韩战爆发之后,中共也自愿充当「共产主义大家庭」的炮灰,付出了死亡数十万人的巨大代价,才维持了摇摇欲坠的金日成独裁政权。毛记中共是中国有史以来出卖国家民族利益最多最大的政权,当了汉奸还要自诩为民族英雄,其无耻超过汪精卫,在汉奸中亦等而下之。

   这些历史有多少香港人知道呢?香港人瞭解了历史,才不至於像某些「爱国贼」那样将北大人的脓疮形容得「艳若桃李」。我当然欣赏那些有真正的爱国心的香港人,他们是我亲爱的同胞。香港人真正的爱国心在每年「六四」纪念日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里,在「七一」大游行的汗水里,在何俊仁律师挺身抗暴的凛然正气里,在陈日君枢机充满公义和怜悯的祷告里,而绝对不在那些辱骂李柱铭的「勇敢者游戏」之中。

   二○○七年十月十五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