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摩尔的“母与子”]
余杰文集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摩尔的“母与子”

   
   摩尔的“母与子”
   
   英国当代最伟大的雕塑大师亨里•摩尔到中国来了。我这里所说的“摩尔到中国”,并不是指大师本人到中国,因为大师早在一九八六年就去世了;我指的是大师的作品到中国,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他的生命已经熔铸到了作品之中,他将因他的作品而永恒。摩尔的作品,首先到达北京,分别在北海公园和中国美术馆展出,然后还将运送到上海和广州展出。雕塑是中国当代艺术之中,最为滞后的一种。此次摩尔的访问,对于中国冷寂已久的雕塑界来说,意义自然不可低估。
   十一月的北京,下过了一场小雪。当我来到中国美术馆的时候,参观者比我想象的多,而摩尔的作品也比我想象的还要晦涩。许多作品都经过了高度的抽象,显然,摩尔是一名思想型的艺术家,他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考。这是大师与匠人之间最根本的区别。然而,我对那些过于意念化的作品并不太感兴趣,最吸引我的是“母与子”的主题。摩尔最早的母与子创作于一九二二年,他的这一构思在此后的实践中不断地拓展。摩尔认为,“所有的构思都是重要的,不光是最后的结果”。到了三十年代,母与子的主题分别被演绎成面具保护着脸面、坚硬保护着柔软、母亲保护着孩子、子宫里的婴儿等等。摩尔强调“材料的真实性”,他赋予冰冷的材料以温度,他创造的母亲与孩子仿佛都是活着的,在微笑、在嬉戏、在沉思、在忧郁。我喜欢这些无名的母亲与无名的孩子,喜欢这些有着与人类的肌肤一样光泽的青铜雕塑。比起中国青铜时代那些器皿的“凌厉”的美来,比起欧洲城市中居高临下的伟人雕塑来,我觉得母亲与孩子更能够体现人类存在的根基。尤其是一件子宫里的孩子,母亲的子宫和已经成形的孩子,好像在呻吟、在呼唤、在相互之间喃呢地诉说着什么。没有想到,坚硬的青铜会被大师打造得如此柔软。

   有好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干脆就坐在美术馆光滑的地板上,掏出纸和笔临摹起雕塑来。他们的父亲母亲站在旁边。如果父母是内行,就时不时地指点一二;如果父母是外行,就安静地、笑眯眯地注视着孩子。我想,倘若大师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背后并没有太多的奥秘。首先,他关怀土地、天空、母亲、孩子,关心每一个蓬勃的生命。他以深情的态度面对世界,而不是以冷漠或者仇恨的态度面对世界。而这,大概就是我们的艺术家们和“准艺术家”们最缺少的“平常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