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摩尔的“母与子”]
余杰文集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摩尔的“母与子”

   
   摩尔的“母与子”
   
   英国当代最伟大的雕塑大师亨里•摩尔到中国来了。我这里所说的“摩尔到中国”,并不是指大师本人到中国,因为大师早在一九八六年就去世了;我指的是大师的作品到中国,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他的生命已经熔铸到了作品之中,他将因他的作品而永恒。摩尔的作品,首先到达北京,分别在北海公园和中国美术馆展出,然后还将运送到上海和广州展出。雕塑是中国当代艺术之中,最为滞后的一种。此次摩尔的访问,对于中国冷寂已久的雕塑界来说,意义自然不可低估。
   十一月的北京,下过了一场小雪。当我来到中国美术馆的时候,参观者比我想象的多,而摩尔的作品也比我想象的还要晦涩。许多作品都经过了高度的抽象,显然,摩尔是一名思想型的艺术家,他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考。这是大师与匠人之间最根本的区别。然而,我对那些过于意念化的作品并不太感兴趣,最吸引我的是“母与子”的主题。摩尔最早的母与子创作于一九二二年,他的这一构思在此后的实践中不断地拓展。摩尔认为,“所有的构思都是重要的,不光是最后的结果”。到了三十年代,母与子的主题分别被演绎成面具保护着脸面、坚硬保护着柔软、母亲保护着孩子、子宫里的婴儿等等。摩尔强调“材料的真实性”,他赋予冰冷的材料以温度,他创造的母亲与孩子仿佛都是活着的,在微笑、在嬉戏、在沉思、在忧郁。我喜欢这些无名的母亲与无名的孩子,喜欢这些有着与人类的肌肤一样光泽的青铜雕塑。比起中国青铜时代那些器皿的“凌厉”的美来,比起欧洲城市中居高临下的伟人雕塑来,我觉得母亲与孩子更能够体现人类存在的根基。尤其是一件子宫里的孩子,母亲的子宫和已经成形的孩子,好像在呻吟、在呼唤、在相互之间喃呢地诉说着什么。没有想到,坚硬的青铜会被大师打造得如此柔软。

   有好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干脆就坐在美术馆光滑的地板上,掏出纸和笔临摹起雕塑来。他们的父亲母亲站在旁边。如果父母是内行,就时不时地指点一二;如果父母是外行,就安静地、笑眯眯地注视着孩子。我想,倘若大师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背后并没有太多的奥秘。首先,他关怀土地、天空、母亲、孩子,关心每一个蓬勃的生命。他以深情的态度面对世界,而不是以冷漠或者仇恨的态度面对世界。而这,大概就是我们的艺术家们和“准艺术家”们最缺少的“平常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