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余杰文集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近年来,关于北大的新闻颇多,可惜大半都是负面新闻。教授抄袭,学生杀人, 经济学家为房地产商代言,老板富商出高价便可买到北大文凭,北大面对香港各大学的竞争无动于衷……近日,又传来北大利用教学科研用地兴建五星级酒店的新闻:北大东门北端的未名湖大酒店即将完工,将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开业。
   未名湖大酒店位于在建的北大科技园创新中心内。该中心由北大校办企业——北大科技园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开发建设。从北大科技园有限公司网站上可知,即将开业的未名湖大酒店,将成为五星级商务酒店,也是中国第一家“五星级校园商务酒店”。创新中心项目包括一个写字楼、一个酒店、一个公寓等。
   在北大未名BBS上,诸多师生对此事发帖讨论。据北大学生介绍,在网下很多老师和同学也在议论此事。在BBS上,大多发帖人表示,他们反对建未名湖酒店,有的师生认为其占用了北大原本就十分紧张的教学科研用地,也有意见称酒店以“未名湖”命名,将有损于北大精神。
   《新京报》在采访中指出,北大中文系退休的张老师不赞同建酒店。张老师指出,自己两年前才知道有这个项目,一般老师很少有人知道,更别提学生了。他认为,大学要以教学科研为主,北大一直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不能尽搞这种建设,而应该把有限的钱花在学生和老师身上、放在学科建设上。建酒店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都是来之不易的教育经费,实在太不应该了。

   对此,北大科技园公司一自称王姓的负责人表示,酒店公寓也属于教育的配套设施,是为学校服务的,她反问说:难道学校的食堂、操场都不允许盖吗?她说,学校每年都有大量的生、访问交流学者、外宾等,这些人没有足够档次条件的地方住,酒店也是为解决这部分的问题,这也是为了学校能更好地做好工作。
   我同意张老师的置疑,而完全不能接受那名王姓负责人的解释。五星级酒店成了教育配套设施,还有比这更荒谬的解释吗?就如同那些高官们络绎不绝地出国旅游,并美其名曰说是“学习考察”一样,五星级酒店能够提升学校的教育科研水平吗?我不禁想反问:哪一个北大的老师、学生有钱入住这间五星级酒店呢?反之,那些有钱入住五星级酒店的客人,难道能够安静地在北大里学习吗?
   就接待外宾和客人而言,北大早已有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正大国际会议中心”。该宾馆的基本条件略高于三星级水准,虽谈不上豪华,却也相当舒适了。我去过欧美及港台若干大学,并入住过大学内的多家宾馆,大致也就是这样的水准。大学乃是知识分子寻求和探讨知识、学问及真理的地方,而不是王宫贵族们前来显示财富与权势的地方。那些连三星级水准的住宿条件也不能接受的人,只是一小部分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大学为何要屈尊为他们服务呢?大学服务的主体当然是教授和学生,而不是少数来此观光旅游的“贵人”。
   大学之大,绝对不在于楼堂馆所之大。以港台的一些大学为例,我曾经住过台湾东海大学的校友楼、成功大学的迎宾楼、香港中文大学的雅礼宾馆等处,这些地方均朴实无华,不尚雕琢,符合知识分子和文化教育单位的本色。有这样的地方,便足以应付基本的学术交流活动了。港台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准远远高于大陆,他们尚且如此,大陆难道真的是钱多得花不完了吗?
   北大并不是钱多到了没有地方花。北大每年获得比其他大学多得多的、巨额的教育经费,然而大部分北大师生根本不知道这些钱究竟花到哪里去了。近年来,北大校园内大兴土木,楼堂馆所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偏偏就是与师生的学习、教育与及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宿舍、图书馆、教室、食堂、浴室、办公室等场所,并未得到太大的改善,连排课都显得十分紧张。我不知道校方为何会耗费重金修建一个根本没有搜集多少有价值的史料的“校史馆”,与此同时,许多系科的教授甚至年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都没有;我不知道此次修建五星级酒店究竟出自哪位学校领导的旨意,这名居高临下的领导一定没有到过学生食堂——如果他实地看看学生们排了怎样的长龙,还有什么心思去修建此金壁辉煌的大酒店呢?在今天的大学中,一种最不可思议的现状便是:教师和学生沦为弱势群体,他们对学校的一切事务都毫无所知,既没有建议权,更没有否决权。当一所五星级酒店在他们身边拔地而起的时候,他们却还茫然不知。谁也没有询问过他们的意见,尽管在名义上说,他们才是学校的“主人”。
   在我看来,这所五星级大酒店不仅不是北大的骄傲,反倒是北大的耻辱。既然人人都在说“大国崛起”,那么大学似乎也当随之而崛起。既然北京已经成为一处大工地,那么北大也当是这大工地的一部分。既然全国上下都流行“面子工程”,就连那些贫困乡镇都有魄力修建“天安门广场”,那么作为堂堂最高学府的北大,又为何不能修建一个五星级酒店呢?这大约就是某些决策者的逻辑。可惜的是,北大的这所五星级酒店固然能问鼎吉尼斯世界纪录——据我所知,全世界还没有那个大学拥有如此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但是,北大的学术水准却在世界著名大学的排行榜上落在两百名之后。蔡元培和胡适之校长倘若地下有知,会为之而感到自豪吗?
   教学科研用地摇身一变成了酒店用地,在其中搞猫腻的便是所谓的“北大科技园公司”。我不知道这家公司与北大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是北大靠这家公司来挣钱,还是这家公司扯着北大的旗子做生意?大学与公司两个身份的混淆,是今天大陆高校普遍面临的一大问题。前些年,当局责令军队退出经营领域,此禁令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近年来,大学办公司的情形却日益突出,北大、清华、复旦等名校都拥有一家或数家上市公司,大学领导的主要时间和精力都花到公司营运上,根本无心于学校的本职工作——教学和科研。大学的公司化,也使得大学的腐败日益加剧。许多大学派生出来的公司或者依附于大学的公司,擅自创办二级学院,拉起草台班子,颁发名校文凭,骗取巨额学费。前段时间在媒体上闹得火热的某“北大教授”的真实身份事件,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人根本不是北大登记在册的教授,仅仅是某冠名北大的公司所办的培训学校的聘用人员,却施施然地以“北大教授”的名号行走江湖。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公司在经济实力迅速膨胀之后,并没有给作为母体的大学提供一定的办学经费,反过来还要从大学中捞取巨大的经济利益。它们像章鱼一样贪婪地从大学中汲取养分。此次北大科技园公司从北大校园中“切割”出大片的土地来修建豪华酒店,便是如此——而北大似乎名头太大,根本不在意这类事件的伤害。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对北大修建五星级酒店之事,并未尽到监管之责。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用地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咨询时表示,教育科研用地上盖酒店公寓“肯定是不行的”,但做结论还得看到现场情况和审批资料才能做出。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某处室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教育科研”用地上不能盖酒店是常识,一般情况下都是不允许的,具体到北大的这个项目,要详细了解,如果没有进行规划变更,或者建设的是否为酒店,需要相关执法检查部门才能确定。这些表态均似是而非,完全没有执法者和执法部分“依法办事”的坚定立场,假如连“常识”和“法规”都是可以随意颠覆的,那么执法者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有关部分此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表态,让人不由不怀疑幕后是否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东西。
   而北大校方以及多个与此事相关的北大部门,均拒绝记者的采访。这是一种鸵鸟式的应对方法。但是,沉默就能够让置疑消失吗?几个月之后,当这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格格不入地矗立于北大校园一角的时候,我相信置疑的声音还会层出不穷。当酒店日进斗金之日,便是北大精神再度沉沦之日。
   首发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