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巩俐第四”]
余杰文集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巩俐第四”

   
   “巩俐第四”
   
   张艺谋在网上寻觅新片女主角,一时间在各大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许多做着明星梦的女孩子争先恐后地报名,希望能够把被大导演选中,从而成为大明星。张艺谋的这一举动,使他再次成为热门人物,同时也招致了许多严厉的批评。选拔的结果公布以后,中选者小女孩董洁闪亮登场,主演老谋子的贺岁片《幸福时光》。当电影还没有拍摄出来的时候,董洁就已经鲤鱼跳龙门,身价百倍,开始为某化妆品做广告了。于是,人们在看到电影之前就从广告上看到了董洁的“庐山真面目”。一看见董洁拍的广告,几乎所有的观众立刻有“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感——怎么又是一个“巩俐”?
   自从巩俐离开张艺谋之后,张艺谋选择新的女主角,始终依然脱不开巩俐的模式。章子怡是如此,董洁也是如此。她们的外貌、她们的神态、她们的演技,都堪称“巩俐第二”、“巩俐第三”。她们瘦长的身材,她们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她们细长的眼睛和冷漠的眼神,不仅与巩俐形似,而且神似。对于观众来说,一直观看同一模式的女主角,确实会产生厌倦的感觉;但是,对于老谋子来说,恰恰说明了他是一个深情之人。巩俐抛弃老谋子,远嫁新加坡大富豪,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谁也没有权利用旧有的伦理价值观念来指责她“忘恩负义”。有人看重爱情,有人看重金钱,正如白菜萝卜各有所爱。然而,张艺谋无疑是受到伤害的一方,他的内心依然笼罩在巩俐的阴影之下,他的爱情远远还没有结束。张艺谋塑造了巩俐,巩俐成为张艺谋电影中最亮丽的象征符号,也成为张艺谋的青春、事业与梦想的一部分。

   在日前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恶作剧般地询问张艺谋:“在您今后的电影中,会不会继续出现‘巩俐第四’?”老谋子笑而不答。读到这段报道,我仿佛感觉到了老谋子内心深处在隐隐作痛。张艺谋是这样一类男人,他们可以用“专一的浪子”来形容之。“专一”与“浪子”,看似对立,实则统一。对于这类才华横溢,生活不拘小节的男性来说,初恋或者说一次惊心动魄的恋爱,几乎会左右他们的一生。巩俐之于张艺谋,有如初恋女友“罗”之于李敖。不管李敖在回忆录中怎样洋洋得意、放荡形骸地宣扬他一生中有过多少个女人,他还是无法忘却昔日曾经暗恋过的“罗”。“罗”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一直都没有消除。他选择女友的标准“瘦”、“高”、“白”、“秀”、“幼”,简直就是“罗”的缩影。我读李敖的回忆录,并不羡慕他的风月生涯,反倒同情他初恋时留下的创伤。
   自古以来,“专一的浪子”又何止张艺谋和李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