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余杰文集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连战在大陆最该说的一句话
·赵紫阳不是你们的“同志”
·永远站在自由一边
·毛泽东在抗战中的所作所为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
*
17、《致帝国的悼词》(香港田园书局)
·胡平: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致帝国的悼词》自序: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是怯懦,还是虚伪——有感于温家宝谈“六•四”事件
·拆除北京的“靖國神社”——毛泽东纪念堂
·这样的审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抗议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师涛十年徒刑
·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有感
·自唾其面——就王光泽被解聘致《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沈灏的公开信
·一个人的“大屠杀博物馆”——中国作家廖亦武的文学与人生
·活着,记忆着,忏悔着,控诉着——序鲁礼安之文革回忆录《仰天长啸》
·是资本巨鳄,还是末世怪胎?——从原健力宝总裁张海的被捕谈起
·党杀死了忠心耿耿的党员——纪念北京西单工地坍塌事故中的死者周绪湘
·江胡对立的“江湖”——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至五中全会期间的权力转移
·表达的自由与宪法的保障——从昝爱宗诉讼案说起
·走出“黑名单”,活在光明中
·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从未存在过的“胡温新政”
·胡锦涛正在步齐奥赛斯库后尘
·像老鼠一样胆怯的“世界第一大党”
·中央电视台是党的喉舌,还是皇帝的尿壶?
·“反右运动”与中共的现代奴隶集中营(上)
·从图图与林义雄的会面看天安门事件的未来
·从赵紫阳与胡锦涛的分野看中共的未来
·秘密警察能捍卫“铁桶江山”吗?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独裁者的盛宴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
·温家宝的“大师梦”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兼论鄢烈山的文风问题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没有民营媒体,何来新闻自由?
·谁把网络当作洪水猛兽?
·我们为什么要有基本的是非判断?
·宣传部是个什么部?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给汉语以自由,给心灵以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在二零零五年澳洲墨尔本“亚太地区作家论坛”上的对公众演讲
·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关于郑北京“爆破作文”案件的感想
·在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度,作家何为?
·谁是说真话的人?——悼念刘宾雁先生
·谁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评谢幼田《中共壮大之谜》
·写作是一种捍卫记忆的努力
·这是纪念抗战,还是歪曲历史?
·专制之下无信史——评《东亚三国近现代史》
·两个母亲,一个时代
·“长征”与“鬼地方”
·中共向朝鲜学什么?
·监牢里的“正义——从郭光允和欧阳懿的狱中遭遇说起”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向两位同龄的女教师宋飞和卢雪松致敬
·“海龟”祸国论
·荆棘中的过客——评易大旗的杂文
*
*
18、《几番魂梦与君同》(同心出版社)
·《几番魂梦与君同——小山词中的爱欲生死》目录
·几番魂梦与君同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半镜流年春欲破
·不眠犹待伊
·唱得红梅字字香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人情恨不如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有一位哲人说过,判断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只要看两个地方就可以了,一是监狱,二是厕所。中国素来自称儒教治国,以仁义为本,可是中国的监狱却黑幕重重,中国的官吏却酷吏成群。封建时代中国的法律一言以蔽之:重刑之下焉有勇夫。政治愈腐败,法律愈严酷。晚清政局动荡不宁,官吏与暴民的暴戾之气互相激荡,蔚为大观。
   周洵之《蜀海丛谈》记载了一大批在四川为官的酷吏。我是一名蜀人,读到这样的文字,不禁惊心动魄。周询在描写这些官吏的时候,是以一种完全赞赏的态度和宣传普及的目的来写的,即使写到那些最残暴的地方,他也抱着赏玩的姿态,津津乐道,仿佛是人生一大乐事。这是一种扭曲的心态。这种心态是衰微的文化和黑暗的政治的产物。
   周洵认为,晚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川的州官中,能够称得上“健吏”的,大家都首推城固田子实刺史。田子实不是科举正途出身,在四川当官长达二十多年,升任泸州直隶州知州。四川土匪成群,杀人越货者,称为蝈匪。这个名称载入大清律例中,而且有专门惩治蝈匪的条款。当时,一旦命案定供以后,照例由总督专案奏报,汇总等待秋后,听候勾缓。盗案则是本地官员审理完毕以后,总督让邻近州县的官员再一同会审,没有错误即予斩决。而州、县中多有并不禀报,自己处决犯人的,长官也重在除暴,往往知而不问,谓之曰“黑办”。

   田子实以“黑办”为荣,是四川地方官中的“黑办大师”。他对犯人实施了大量的酷刑,有的是他沿用历史上已经有的酷刑,有的是他自己的发明创造,他将中国的酷刑文化推广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笔记里他所使用的酷刑有:用高木笼,上面嵌着木板,凿一个圆孔,把犯人的颈安放其中,让犯人的足悬在空中,并且断了他的饮食。有的人坚持到一两天才毙命,有的人数小时就毙命了,这叫“吊笼”。又有把犯人绑在长凳上,以谷皮纸或豆油皮蒙其面部各窍,再蒙以烟叶,喷以大曲酒,如此两三层,不到片刻立即毙命,这叫“打加官”。盗匪最怕“黑办”,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处死,场面颇为壮观,自己还有一点荣耀感,而黑办却隐而不名,而且死得极惨,所以黑办又被叫做“软办”。
    有一年巴县盗匪成风,总督调田子实去巴县治理。田子实从纂江任上启程的时候,调阅监狱的文书档案,对身边的办事人员说:“纂江的铁钉我们府里还有吗?”差役回答说:“还有。”当时监狱里还有抢劫犯13人,情节都比较严重。田子实立即提审这13人,命令端出炭火熊熊的火盆放在堂下,拿出几十枚铁钉,都是长五六寸的,煅之通红。放置木板13具,将犯人的手脚用铁钉钉在木板上。因为人的肉比较韧,不容易钉,所以他想出这样的办法来,烧红的铁钉一锤而肉板皆通过矣。这叫“活门神”。钉法还有不同,双手下垂的,叫“文门神”;两手一上一下的,叫“武门神”;手脚钉成一排的,叫“坐门神”。钉完以后,田子实命令抬到城门去示众,有的犯人呼号好几天才毙命。盗匪看到同党的下场,心胆俱裂,逃到远方去作案,于是田子实的治下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原来,我以为中国人缺乏幽默的能力,看到这里我才发现中国人不仅有幽默,而且有大大的幽默。如此酷刑,他们能够改出生动形象的名字来,这不是“幽默”又是什么呢?这些酷刑的名字无一不贴切,而且将施加者赏玩的心态蕴含在其中,好像是一出出戏剧的名字。而田子实则是心满意得的观众,看犯人受酷刑,大概比看戏还要精彩。中国人的想象力在这里达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和张扬。文明以最不文明的方式登堂入室,开出一朵灿烂的罂粟花。
    田子实还有一绝。监狱里犯人爆满之时,他用大木桶将犯人赤身露体地放入其中,周围填塞生石灰,命令差役用十几桶水来灌进去,石灰鼎沸,不数刻,犯人已经滥如糜,唯有头在石灰外,两只眼睛还闪闪发光。读至此处,我夜不能寐。笔记的作者描绘这些酷刑的时候,毫无指责的意味,对田子实的所谓“政绩”大加赞赏,言下之意希望地方官员们都向田子实的成功学习。一般的士大夫还认为酷吏有伤天道,会断子绝孙,而周洵却拼命替田子实辩护:“后公之两孙,同科乡举,复又同科捷南宫,人又疑酷吏之有后。果报本近于迷信,即以果报论,就治盗方面言之,公之手段,诚不免过辣;然就安良方面言之,盗靖而获保全者,又奚少于千万家。公虽以一身尸酷吏名,其造福于闾阎者,又岂小耶?”如此描述,田子实成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英雄。然而,我们只要追问一句:究竟盗匪是从何而来的?通过这一追问,我们便发现了田子实之流的残暴本质。难道有天生的盗匪吗?如果不是生活不下去了,他们会选择当盗匪吗?饿肚子的良民就是产生盗贼的温床。即使大清帝国有千万个像田子实一样的酷吏,用最残酷的办法来进行惩治,治理盗匪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而且,田子实一方面在消灭盗匪,另一方面也在加速盗匪的产生。老百姓或者在沉默中爆发,或者在沉默中灭亡。田子实保护了谁呢?他保护的不过是几个地主、几个士绅而已。
    一到末世,盗匪成群,而酷吏也应运而生。以杀止杀,只能带来更大的杀戮。杀戮的普遍化,是文明崩溃的前兆。所谓“文治”不过是一张遮羞布而已。周洵还写了其他两个酷吏:有一个姓殷的县令,治理盗贼也非常残酷。他树立一根木头作桅杆系横木于杆半,一头以绳子牵着,让它可以上下动,就好像抽水的机械。他用铁钩钩盗贼的脊骨,吊于横杆的一头,引绳拉起,悬在半空之中。盗贼呼号四五天才死去,人们因此将县令叫做“殷抓抓”,形容他就像老鹰抓东西一样。又有太守蒋德峻,河南人,光绪年间担任龙州知府,当时龙州盗贼很猖獗。蒋抓到一个大土匪,不将他斩首,而在堂下放一个怪石,重约两百斤,审讯完毕,立即将土匪拉下仰卧于地,命令两个差役搬起石头掷其小腿骨,声音巨大,双腿立即断裂。蒋命令差役抓起犯人的两腿,左右旋转,验证犯人的两腿是不是真的断了。这样被击打的犯人,一百个里没有一个能活命的。蒋在龙安数年,所击杀的不下百余人也。杀人已经成为酷吏们本体上的一种快乐。因为除了杀人以外,他们干不了别的任何事情。晚清的官吏最后就只剩下两种——一种是贪官,一种是酷吏。
   司法的黑暗是一个国家政治黑暗的显著标志。中国封建社会历来是有“律”而无“法”。“律”是惩治人的条文,是捆绑人的绳子;而“法”则是一条正道,指导人怎样快快乐乐地在上面走。统治者一向把惩治人当作最重要的任务来抓,把老百姓看作是自己的敌人。地方上是如此,就是京师也没有一点光明。飘瓦之《京师闻见录》载,京师刑部犯人生不如死,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中国监狱之惨,莫京师刑部者。”中央与地方,上上下下,都是一个鼻孔出气。酷刑之下,谁敢自称是勇敢者呢?
   在正史中,我们听不到小民的呻吟,而在笔记的缝隙里,我们看到了斑斑的血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