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总统”与“太监”]
余杰文集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美国学界应当避免“中国化”的陷阱
·面对邪恶的时候,没有真正的中立——从二战中美国与瑞典、瑞士的不同角色谈起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我们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倒萨战争与“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韦塞尔为什么支持美国对伊战争?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白宫会谈的台前幕后
·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以祷告改变世界——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谁之“崛起”,哪有“和平”?
·佩洛西:人权不是幌子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中国信仰的复兴与中美两国的“化敌为友”——在美国众议院的演讲
*
*
22、《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劳改基金会)
·不要做中国孩子的母亲——天安门惨案十九周年暨汶川大地震祭并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处女卖淫”案与警权过度扩张
·从警察到还是妓院的变脸
·业主维权与市民意识的觉醒
·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红卫兵外长李肇星的末路
·你可以成为一名快乐的异乡人——读格鲁沙《快乐的异乡人》
·扶不起来的胡阿斗
·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
·退休高官休得窃取神圣教席
·矿难为何无法遏制?
·推倒西藏的“柏林墙”——读阿妈阿德《记忆的声音》
·被人民抛弃的中共十七大
·帝王腐尸味中的天价酒店
·孩子眼中的蒋介石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以“幽暗意识”透视中国百年激进思潮——与张灏对话
·《记念刘和珍君》为何被逐出中学语文课本?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余英时先生侧记
·宾利轿车为何能热销中国?
·萨达姆与阿米尔
·是工人运动,还是痞子运动?——读《罗章龙回忆录》
·中国人不是动物庄园里的熊猫——驳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若干亲共言论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 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胡锦涛为何成不了戴克拉克?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我们拒绝什么样的生活?——读狄马《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中国,你的裂口大如海
·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特务和告密者可以拥有美好的未来吗?
·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我以自己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被凌辱的中国女儿的救赎之路——读巫一毛《暴风雨中一羽毛》
·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统”与“太监”

   “总统”与“太监”
   
    中国的太监传统源远流长,举世无双,太监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一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甚至在专制帝国崩溃以后,这一遗风也未能衰微,而以另一种势态继续在中国的历史进程里发挥作用。入民国之后,贿选“总统”曹锟与侍卫李彦青之间,就是帝国时代皇帝与太监肮脏关系的一种变形。
    民国著名报人焦菊隐有《近代轶闻》一书,属《菊隐丛谈》之一,共18则,记述民国初年之政坛风云及名人轶事,尤其侧重民国军阀混战的内幕。民国初年,局势未定,烽火四起,草泽英雄窃居高位,一时蔚为大观。诸如张作霖起于土匪,张宗昌起于矿工,张勋起于佣仆,曹锟起于小贩,大多知识不足,胆量有余。他们连横合纵,为所欲为,丑闻不断。焦隐菊生当其时,身当其事,对当时种种黑幕无不烂熟于胸,写北洋军阀部分尤为精彩,我在其中我发现了一则详尽介绍曹锟与李彦青关系的文字——“得意忘形之李彦青”。
    李彦青没有遇到曹锟之前,在哈尔滨一家浴室中给人擦背。曹锟驻军东三省时,常常到浴室去享受,发现了李彦青技巧了得,便留在身边作为厮役。后来曹锟贿选当上了总统,李彦青也扶摇直上,权重一时。曹锟每次入浴,非李彦青擦背不可。其实,李彦青就是曹锟的男宠。中国古代,同性恋一直就是一种显在的文化。官僚和文人均对“断袖之好”津津乐道,同性恋被当作风流美事来看待。从先秦时代的诸侯们到曹锟这类“总统”,历代统治者里同性恋者的比例很大。男宠是一种特殊意义上的“太监”。

    李彦青之于曹锟,如影随形。有一天,李彦青与显贵们打麻将,府中电话到,传总统已经披上浴衣,请六爷速归。李彦青匆匆放牌而去,京师传为笑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却成为当时的士大夫们争相巴结的对象,高官显贵都察其颜色以保自己之权势。许多内阁成员都与他定了金兰之契,叫六爷而不叫其名。当时的大人物如靳云鹏、潘复、程克等人,与他过从尤密。李彦青自己也踌躇满志,目中无人。
    曹锟掌权时,李彦青权倾朝野,但曹锟依然将他作为厮役来看待,从不假以词色。曾经当过内务总长的程克,在家里闲赋已久,想重新掌权,于是与李彦青结为兄弟。李彦青为他进言于曹锟,说程氏如何才堪大用,不如让他当内务总长。曹锟将烟枪掷地,虎跃而起,厉声斥责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连总长也是你保举的吗?”李彦青羞愧地磕头认错。焦隐菊的描述活灵活现,为一般史料所不及。这个情节介于历史与文学之间,而焦氏自己说这一史料是较为可靠的,得到这个一般史家所无法得到的史料,很不容易;而将这一史料写出记录者自己的风格来,尤其不容易。焦隐菊做到了这一点。
    曹锟表明上将公私分开,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民国初年,政治体制尚未成形,权力无从制衡,权力可以像海洋一样没有任何边际。李彦青在曹锟身边充当的就是一个太监的角色,太监不可能不干预政治。李彦青机警异常,善于投曹锟所好,曹锟不可一日无李,所以李渐渐一手遮天,擅作威福,曹锟茫然不知。李彦青甚至能够挑拨曹锟与其弟、直隶省长曹锐之间的关系,使二人疏远。王承斌是曹锟的积极支持者,军功显赫,任直隶总督兼直、鲁、豫巡阅副使。曹锟当总统后一个月,王前往拜见,由于李彦青在背后捣鬼,竟然没有见到曹锟一面,愤愤而去,而曹锟一点也不知道。当时,孙慕韩为内阁总理,有一天正在开内阁会议,突然来了电话说:“李六爷要来列席,曹三爷有话让他向内阁传达。”阁员们大为吃惊,都百思不得其解:李彦青究竟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内阁会议?这简直就是视国事如游戏。然而,李彦青没有多久就施施然地来了,大家竟然没有什么办法来拒绝他。孙总理毕竟久历官场,于是改此次会议为非正式谈话会,这也是民国官场里的创格。这个总统的同性恋者,竟成为政局转折的一大砝码。冯玉祥的军饷屡屡被李彦青克扣,与李反目成仇,冯本无反曹之心,在李彦青的刺激之下,终于与奉系军阀勾结,在直奉大战中反戈一击,使直军惨败。
    冯玉祥回师长驱直入北京,曹锟被软禁,李彦青的末日也就来临了。天将尽拂晓,有人打电话到李宅,仆人从睡梦中披衣起,怒斥曰:“这是什么时候?你敢打扰李六爷的清梦!”打电话的人说:“有急事报告六爷!”仆人厉声说:“六爷刚刚睡着,就是杀头的事也要等到天明!”还没有说完,他就将话筒挂上了。没有想到几分钟以后,冯玉祥的手下就破门而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士兵们对克扣军饷的李彦青早就恨之入骨,只是因为他是曹锟的男宠,才敢怒而不敢言。此时,冯军将李彦青从床上抓走,稍加刑讯就绑赴郊外执行枪决。李彦青的家产数十万统统充公。曹锟在幽禁之中请求保全李彦青的小命,已经来不及了。
    “总统”与“太监”的戏落幕了。焦隐菊讲完这段有声有色的故事后,有几句类似李龟年话天宝的感喟:“李操业至微,使终身不改,犹得保其首领与草木同腐;乃幸运之来,出其意表。当时所谓元首受其播弄,衮衮百官为所挟持,驯至朝政失纲,兆民腾笑。吾人读史至魏忠贤祸明,其时士大夫如崔呈秀、魏广微之流,舔痈吮痔无所不为,以拜干父干祖为无上之荣宠,清季李莲英骄蹇不法,道路为之侧目;岑春煊号为刚劲,亦奔走其门。李彦青虽晚出,而恃宠弄权,未遑多让。阉宦名词已成历史上之僵物,不谓民国犹及见之。”这段话道出了中国历史在真相:中国历史是一部太监写成的历史。即使是在自己号称为“民国”的国家中,太监仍然阴魂不散,起着支配性的作用。焦隐菊的眼睛看透了历史的迷雾,不愧为一双饱经沧桑的老眼。焦隐菊将李彦青现象放在中国历史这一大背景下来观察,揭示出李彦青出现的历史必然性,让人恍然大悟,走出历史迷宫,看到灿烂的阳光。李彦青与魏忠贤、李莲英等太监一脉相承,是中国专制时代文化酱缸的产物。李彦青自己也是受害者,是一种有剧毒的文化的受害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