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跳舞场]
余杰文集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跳舞场

   跳舞场
   
    晚清西风东渐,西方的权力、知识和资本三者合为一体,将中国笼罩在他们巨大的阴影之下。作为西方重要娱乐方式之一的跳舞,也进入中国社会。特别是得风气之先的上海,跳舞很快风行一时,舞厅鳞次节比,成为最兴旺的行业。舞厅的出现,大大地改变了都市男女的生活方式和精神取向,鲜活和肮脏的东西同时在这里展露头脚。
    晚清文人对跳舞场难以接受,甚至于恨之入骨,最有代表性的是蔡云万之《蛰存斋随笔》中的记载。其“跳舞场”一节集中体现了他的态度:“以跳舞为娱乐,不知创自何人,窃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如此咒骂,简直是刻骨的仇恨,有失儒者之温柔敦厚之风。蔡氏在沪上与周瘦鹃、陈蝶仙等鸳鸯蝴蝶派文人相过从,不是言论激烈之人,偏偏在此处用最恶毒的笔墨来咒骂跳舞场,原因何在?他接着说:“聚多数青年于一大宅中,通宵达旦,任其混乱支配,搂抱跳舞,诲淫纵奸,耗财废时,莫此以为甚。游戏丑态竟公开表演,溃男女之大防,正如欧阳永叔所言:‘是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舞女多半妓女化身,甘沦下贱,此固无足深责,唯我国对于娼妓早以悬为厉禁,况现在男女平权,亦不应以幼女于大众之场作为玩弄取乐之物,而浮薄少年终日偏奔若狂。极其流弊,既陷害后起之英才,又污玷善良风俗,销金有窟,孽海无边,闻之岂不可惜可痛!”蔡氏的说法看起来义正词严,万无一缺,我却对于这类论断不以为是。他犯了三重错误:第一,他把舞厅与妓院完全等同起来,当时的舞厅肯定有不少提供色情服务,兼有妓院的性质,但大部分的舞厅并非如此。沪上时髦的取青年男女往往把舞厅当作高雅的社交场所,与妓院有天壤之别。第二,他拿出的法宝又是昔日的“男女之大防”,活脱脱一个封建酸腐文人的论调,令人厌恶。把男女正常的交往看成是不正常的,这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心理有问题,“男女之大防”终于“溃”了,我认为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第三,他居然相信国家的那一套鬼话,什么“我国对于娼妓早以悬为厉禁”,能骗谁呢?蔡氏不是一个天真纯洁的文人,他久历军阀幕府,洞见无边黑幕,怎么会相信这些鬼画桃符呢?我想,他内心也是不相信的,不过把国家搬出来为自己撑腰罢了。
   我在晚清有名的《点石斋画报》中看到了不少有趣的画面,众多不知名的小女子作惊世骇俗之举。如某新娘由花轿迎至夫家,不料有姘妇与其夫纠缠,新娘久等不见新郎,“忿火中烧,自将红头巾揭去,乘东洋车赶至巡捕房控告时,犹头戴凤冠,身披霞衣”。有李二姑者,与邻人打赌,穿着背心式内衣到街头购物。市上行人笑声雷动,而“女顾盼自略,无羞耻态”。画报中也有当时舞厅的陈设和舞厅中人物情态的绘画,民间画家的角度与以卫道者自居的蔡氏迥然不同。画报体现出对西洋文明的尊重与思考,而且隐然包含着赞同和欣赏的意思。而蔡云万则完完全全地以旧思想观物,所以所有新的事物都是坏的。他继续写道:“所尤不可解者,国家正实行新生活运动,注重‘礼义廉耻’四字,试问跳舞场中礼字、耻字将于何有?兹幸市民联合会两次呈请市府从严取缔,并加以限制,报章曾载原呈,议论剀切,雅足动人,均蒙市府批准,饬公安局查照办理。倘能铲除此种陷阱,不仅足以端风化而靖地方,亦足辅助新生活之推广,此则下走所祷祀求之,拭目待之也。”

   其实,像蔡氏这样的旧式文人,新政府并不以为然,国民党政府的文宣部门也不断地攻击他们。另一方面,正统的封建卫道士同样把他们看作是无行文人,用真正“卫道”的眼光来看,他们或当粗鄙的军阀的顾问,或在沪上靠卖文为生,都不是文人的正道。所以,这批江南才子地位尴尬,新旧皆不讨好。蔡氏不断地提起蒋介石推行的新生活运动,并把自己的立场与新生活运动靠在一起,认为自己也是在为新生活运动添砖加瓦,殊不知新生活运动所要扫除的也包括像他这样的“无耻文人”,这真是一个绝大的讽刺。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想当奴隶而不得”。仔细琢磨蔡氏以上的那段话,既可以看出他思维的单向性,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事物,就没有存在的理由,就要彻底地铲除;又可以看到他的底气不足,借希望于专制政府的力量来铲除异己,这就丧失了一个文人起码的独立人格。不过,有趣的是,蔡氏身上的旧式文人习气相当浓重,就在这样的“讨舞檄文”中,他也忘不了显示自己的文人情趣,对报章上的呈文的文字风格加以评点,“议论剀切,雅足动人”,倒颇得中国文学评点之神髓,好似从《世说新语》里流出来的。不过,这种情趣已经同时代的氛围格格不入了。
    跳舞进入中国已经一个世纪了,或盛或衰,跟中国本世纪历史的进程遥相呼应。记得曾看到法国著名摄影家玛格•吕布所拍摄的一张照片,是七十年代初北京大学举办的舞会的场面,照片上的青年学生穿着单调,戴着大口罩,男女相隔很远,旁边还站着老工人,手拿大手电,晃来晃去地,提醒男女不要太接近了。二十年过去了,再来看这张照片,既觉得滑稽,又给人强烈的历史沧桑感。
    跳舞场是看万花筒般的近现代中国一个极佳视角,不变的也许是那几支舞曲,变化的却是我们的观念。在西安大雁塔之外的红墙边的空地上,我曾经看见有许多老人在跳交谊舞,他们的舞姿算不上优美,但他们绝对十分地投入。这也是一个不算舞厅的舞厅,不远处,大雁塔高高矗立。历史与现代在这里交融。关于飞逝的时光,没有比这更好的象征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