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股市狂潮]
余杰文集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股市狂潮

   股市狂潮
   
    8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恢复了取缔三十多年的股票,股票重新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上海和深圳等大城市多次出现股市抢购狂潮,并引起传媒的密切关注。从好奇到参与,从参与到沉迷,短短十多年里,现代中国人饱尝了股市的悲欢离合。回溯历史,早在一个世纪以前,股票就已经进入中国,成为上海经济发展的强大支撑点。而早期股市的混乱也让人叹为观止,尤其是西方列强利用股票对中国经济进行控制,对中国的民族经济进行打击,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深切忧虑。在汪康年的《汪穰卿笔记》里,有生动的记载。
    汪康年在股票进入中国的初期,已然认识到:“以各种大公司股票之涨落吸收人财,使人以千百万倒入其中,此事欧洲人时而有之,虽无赌博之名,然实与赌博无异,各国常思禁之而未得策。盖彼弄机至巧,虽明知其奸恶,竟无法以制之。逮至今年橡皮公司价格之涨落,各国商人受累数千万,市面为之震动。”中国被席卷进全球资本主义化体系之中,以中国衰弱的经济基础,根本就不堪列强的一击。而股票本身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跟赌博有极其相似之处,令人一旦涉足其中,欲罢而不能。股票针对的恰恰是人类的弱点,不劳而获是人的天性,不成熟的股票市场满足了人的这一天性——不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获得巨大的利益。所以,股票很快在上海走红。殊不知,在巨额利润的背后也有巨大的风险。对股票一知半解的中国商人,尝了一点甜头之后,开始品到西方资本家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苦果。汪康年在笔记里举了若干例子,且有不少自己的独到分析,是研究中国股票史的一份好材料。
   当时上海著名的耶松船厂股票突然猛涨,就连厂里的常年法律顾问也认定该厂前途无量。他的秘书将手里的股票卖出若干,他大加斥责,说:“正是买进的时候,你怎么做这样神志颠倒的事情呢?”命令秘书买进。没过几天,从英国传来消息,该船厂的股票在伦敦股票市场上大跌,上海的中国商人们因为信息不灵而受到愚弄,经济上损失巨大。而美国一家煤油公司在上海发行著名的“蓝格纸”股票,上海体面的商人没有不买这种股票的,它是上海最有信誉的股票之一,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最优股”。在很短的时间里,这种股票从一百两涨到四五百两,利润极为可观。这时,上海传言该公司的煤矿中发现了金刚石矿,一时之间,闻者无不动心,纷纷大量买进该种股票,致使其涨到一千四五百两。1911年5月,突然又传来真正的消息,原来该煤矿已经渐渐枯竭,于是股票猛跌,华人损失惨重。

   最害人的还是风行一时的橡皮公司。这种橡皮公司有七八家,都说是欧美的某些著名银行所办,如怡和洋行等等。所以这些股票的销路非常好。其实,这些公司许多是皮包公司,虽然种了橡胶树却还没有生产出橡胶,甚至只有空地连树也还没有种,他们在抛售股票的时候,使用了种种欺骗的方法。有一家公司的股票每股十两,派人到市场上扬言说股票已经卖完了,于是股票立刻涨到了每股二十两。后来股票猛跌的时候,中国商人连神也没有回过来。当时中国尚无法律对股票市场进行制约,所以上海股市基本上是无法无天的,谁有骗人的本领,谁就能发大财。
    但中国人自己也渐渐学会了玩股票的秘诀,汪康年说:“华人亦渐有觉之者,遂步武其法。”然而,他们无法与外国商人抗衡,只能将损失转嫁到自己同胞的身上。“此等心术,在本人藏之甚固,然旁人已如见肺肝矣。”笔记详细记述了商人陈逸卿的骗术:陈是福建人,父亲居住在宁波,于是加入宁波帮。陈任两三处洋行买办,在正元也有大股份,在华商界很有名气。陈见橡皮公司大有起色,就想利用它来获取巨额资本。他诱惑正元、元康、谦余等公司的挡手、跑街人等入伙,资金雄厚,在需要付款时,则十万、二十万不难一呼而至。银行见到这样的情况,以为他自己真有这么多钱,对他十分信任。陈到银行大班的面前夸耀自己公司的股票能获巨大的利润:“这样巨大的利润,您们为什么不加入呢?现在我们一起投资,利害也一起分担。”第二天,他跑来告诉两位大班说:“太幸运啦,昨天买的股票到了今天涨幅很大,我们共获利润两万元,您们可以分到一万元。”两个大班大惊,认定陈是一个殷实的商人,而且老实不欺骗人,所以就挪到巨款数十万,买了大量的股票。后来,股票大跌,陈氏的损失最大,他就想了一个最奸诈的办法,用远期票换他人的现银和及期票,又与洋行的某买办串通,改变了五天出货的传统,以三十天期票出货,用自己的期票向银行押款,两家银行共一百几十万,然后携款逃走。于是正元倒闭,而庄中大股东邱某损失惨重,欠银行及内行、外行共数百万。整个市面亏倒如此之甚,于是商会提出维持市面的要求,由上海道向汇丰银行借款三百五十万给各钱庄,以维持市面。后来汇丰银行因为三钱庄欠款一百三十多万不能归还,遂扣起不付。此事人们多归咎上海道蔡某,认为私家所垫之款,断无由公家代还之理。从这里的记载可以看出,当时的股市狂潮已经跟政府行为紧密联系起来,政府不得不涉足其中,而政府尚无参与和管理的经验,所以政府也遭受了重大损失。这也怪不得上海道蔡某,当时的满清官员,哪会有股票知识和经济头脑?
    转瞬之间,一个世纪过去了,股票在中国又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物,今天的股市当然非昔日可比,而昔日的股市依然是一面镜子,照出芸芸众生、大千世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