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出洋相]
余杰文集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洋相

   出洋相
   
    “出洋相”在今天是一个很常用的口语,而晚清时出洋的官僚们,确确实实是出尽洋相。他们可笑的言行,既是出于盲目自大的民族主义情结,又是因为对彼一文化境域一无所知。笑他们是我们今天很容易有的反应,而思考这一切背后的深层原因,则要困难得多。
   马叙伦之《石屋余沈》所记“出使笑谈”,令人忍俊不禁。晚清随着国际交往的日益密切,清王朝不得不派三品以上的大臣出使与中国签订了条约的各国,一般是驻在各国的首都。设置一个领事馆,其中有参赞等官员。一开始,谁都不愿出使,跟洋鬼子打交道,有违圣人的教诲,有损君子的颜面。郭嵩焘、曾纪泽等早期的优秀外交家,却被当作汉奸卖国贼,在千夫所指中郁郁而终。这样导致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满清帝国无奈之下往往把无能的官员派到国外去,这些官员本来就愚昧而狂妄,到了国外,能不大出洋相吗?杨枢使日本时,满了一年,庆祝元旦日本天皇要接见各国使臣。一般朝见的礼节是:天皇南面立桌内,使臣离桌子一丈远,北面三磬折,完毕之后天皇举手待握,握完使臣立在桌子旁边,表达使馆所有官员都祝贺的意思,即依次唱名。使馆官员自参赞以下随唱前谒,礼如使臣。握手一般都握右手,把握左手当作不礼貌的行为。中国使馆的参赞汪度,误举左手,日皇因不与握,而汪度茫然不知。杨枢大惊,悄悄地撼汪的右臂,意其能觉,然而宫内的地板非常滑,中国官员的穿着是峨冠博带高屐,很容易跌倒。汪氏被推了一下,立刻摔倒在地上,大失礼仪。
   日本有两个节日,春日樱花,秋日菊花,大集百官,张宴游玩,使臣也被邀请参加。日本的正式宴会都是立着吃,菜肴都放在大盆里,各自拿刀就盆割取。中国的外交官一是因为穿着繁冗,二是因为故作清高,所以行动缓慢,往往还没有咽下一块肉,日皇就传来信息说宴会结束了。欧美人常常将残骨放在中国官员的帽子里,以示欺辱。因此,中国使臣回使馆后都后悔参加宴会。最大的洋相还是在游玩的时候,中国官员都戴着有翎的官帽,游览之余,昂首高瞩,翎扫到欧美妇人的乳房上,使对方十分恼怒。

    在晚清小说中,有关于中国使馆的门口晒着家眷的裹脚布的情节,是否属实姑且不论,这个细节至少说明了中国使节以丑为美或者对自身丑陋一无所知的心理状态。尽管文化有各种不同的形态,但一般来说,也有高下美丑之基本的区别。我们不能说裹小脚留辫子是中国文化的特异之处,你们洋人没有,所以我们有骄傲的本钱。丑陋就是丑陋,肮脏就是肮脏,这是无法回避的,更不能用文化相对主义来堂而皇之地作解释。刘成禺之《世载堂杂忆》有一条专记端方出洋的趣闻,细节处晚清大员的心态昭然若揭。端方、戴鸿慈等五大臣出洋考察预备立宪。当时,刘成禺受孙中山的命令驻旧金山,与保皇党人斗争,负责言论宣传。刘成禺是洪门致公堂白扇,因此掌握致公堂总主笔权,地位重要。端方与戴鸿慈到达旧金山后,被邀请到加尼福利亚大学演讲,刘成禺当时肆业该校,所以也去听演讲。大学校长请他们上台,端方与戴鸿慈居然同时站在台上。端方说:“请老前辈发言。”戴则说:“兄常与西人往来,识规矩,请发言。”戴左立,端右立,端发一言,翻译完毕,端向戴曰:“老前辈对不对?”戴曰:“对对。”端又发一言,又向戴曰:“对不对?”戴曰:“对对。”一篇演说数百言,端问戴数百次,而戴亦答数百次。此种情况,美国人闻所未闻,不禁传为笑谈。
    即使在美国,端方也无法改变他既成的观念,企图对刘成禺进行收买。他派人叫来刘谈话,软硬兼施。当时端、戴同在,端指着刘对戴说:“这是我的学生。”又问刘:“你是我的学生,为什么不来见我?”刘说:“我在报馆卖文为生,白天读书,晚上作文。”端方曰:“我还没有来旧金山,就看过你在《大同日报》上的文章。我告诉你,从今以后,那些话都不要讲了。”刘问:“我不知道是哪些话?”端方说:“就是你讲的那些话。”刘又说:“没有讲什么。”端方说:“就是你天天讲的那些话。”刘说:“我天天并未讲什么话。”端方说:“你自己还不明白,就是你讲出口的那些话。你也明白,我也明白。从今以后,都不要讲了、同是中国人,一致对外。此次考察回国,必有大办法。老弟,再不要讲了。”刘成禺告辞的时候,端方还叮咛说:“我是老师,你屈居门人,你给我面子,那些话以后都不要讲了。”这段对话很有意思。刘成禺装聋卖傻,而端方无计可施。端方想以师生之情动摇刘,而刘一问三不知,实在是顽石一块。端方拿出了“爱国主义”这一对中国知识分子致命的武器,我们都是中国人,要一致对外,所以不要再反对满清帝国了,我们都为朝廷卖命吧。没有想到,刘成禺看透了端方的那一丁点把戏。诚然,我们都是中国人,但是中国人里有主人,也有奴隶,有的中国人正在压迫另一些中国人。刘成禺以退为进,使端方这个不可一世的封疆大吏出尽洋相,到头来还是不敢说出他不准刘成禺说的究竟是什么话。
    看清末官僚的洋相,思考这些洋相诞生的原因,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他们身在庐山之中,自己浑然不觉,我们在嘲笑他们的时候,也要小心:我们自己会不会有可能出相似的洋相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