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余杰文集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肺病患者的生命意识——鲁迅与加缪之比较研究
·“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最是文人不自由——论章学诚的“业余”文章
·晚清的报刊热与《知新报》的创办
·未完成的转型----《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跋
*
*
24、《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出版,2009)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网络就像是阳光下树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拉越长。它进入越来越多人的日常生活,而且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更加深入。我们渐渐变得,像离不开穿衣吃饭一样,离不开网络了。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开始尝试着把网络一块作为发表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的处女地。看见自己的文字在汹涌的网络中流动,不禁使我想起了一种很久没有玩过的童年的游戏。小时候,我与弟弟一起来到河边,将折叠好的纸船小心翼翼地放进水中。然后,我们充满希望地看着纸船在清澈的流水中缓缓地远去。到了河的下流,小小的纸船,会不会遇到一个真正的有缘人呢?
   流动在网络上的具有灵性的文字,一定会收到同样具有灵性的回音。这些回音有可能来自身边,也有可能来自遥远的大洋彼岸。

   在印刷术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发表的禁忌”和“身份的制约”,让有名者更加有名,让无名者更加无名。这所有的一切,都被网络神奇地颠覆了。在八十年代,那个文学成为天空中最闪亮的星辰的年代,刚刚开始文学道路的写作者,几乎无一例外地要忍受诸多的屈辱——或者是一封铅印的、冰冷的退稿信,或者是稿件如同黄鹤一去、渺无音讯。那时,发表作品只有唯一的途径,而要敲开那扇紧闭的大门,仅仅依靠作品本身的优秀是不够的。一名粗心的、缺乏鉴赏力的编辑,很可能扼杀一个天才的诞生。即使是金子,也有可能发不出光来。
   然而,谁会料到,短短的十多年后,网络会为我们架设起一道彩虹般的桥梁?牛郎可以通过它去寻找织女,书生们也不必担心他们的著作被秦始皇焚烧。上网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在网上随心所欲、走马观花地浏览。我不是网虫,颇少在网络上聊天,但我喜欢网络上的气氛。平等的、民主的、轻快的、自由的,这正是我们真实生活中最缺乏的氛围。我们的日常生活被森严的等级秩序所“格式化”,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见了上级是什么表情,见了下级又是什么表情……几千年来,一直延续着同一套规矩。但是,在网络上,这一切都荡然无存了。网络上没有高官显贵,没有巨商富贾,没有“著名”的作家,只有一个又一个面目模糊的、却完全平等的生命个体。他在说话,你可以插嘴;他在骂你,你也可以回敬他。你贴上去的文章,有可能片刻之间便随风而逝,因为你的文章的确写得不好;也有可能一夜之间被网友们贴满大大小小的网站,因为你的文章太好了。这里是最公正的擂台,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权力平等的评委。这里,“著名”的身份帮不了你的忙。
   网络使得每一个有天赋的人都能够园自己的作家梦,也使得每一个有点闲情逸致的人都拥有了涂鸦几笔的场所。而那个“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时代,终于开始崩溃了。在旧时的岁月里,由于偶然因素莫名其妙地成名的老作家们,突然发现他们仿佛被从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上甩了下去。世界归根到底还是年轻人的。年轻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就像飞鸟、骏马和游鱼一样,在网络上纵情飞翔、奔腾和游弋。
   你也许不习惯于网络的芜杂、粗糙,你有可能接受不了网络的零散、变异,但这都将是暂时的。你加入它,适应它,也改变着它。我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临渊慕鱼”到“退而结网”,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网上一日,人间一年”并非夸张的说法。是的,与其让手稿被埋葬在抽屉的深处,还不如让文字闪烁在网络的某一个角落。像搁浅的贝壳回归大海一样。文字是有生命的,它会自动地寻觅另一些跟它有血脉关联的生命。
   智慧遇到了智慧,智慧取代了愚昧,在网络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这样令我感到欣慰的事情。
   正如《圣经•传道书》中所说:
   
   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
   智慧的人眼目光明,愚昧的人在黑暗里行。
   
   午夜时分,在网络上发现还有另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穿越森林般茂密的城市,那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我很喜欢“互联网黑暗中绽放的花朵”安妮宝贝的文字,网络成就了她,而她的血肉也融进了网络。她让那些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文字垃圾的制造者们感到惊恐,她也让那些跟她一样在爱与痛中决然绽放的生命感到无比亲切。安妮宝贝那像波罗的海般忧郁的文字,伴随着许多人度过了不眠的漫漫长夜。安妮宝贝曾经把网络上的文字比喻为“暗地的孩子”,她说:“网络文学和传统纸质媒体传播的文学始终有本质上的区别。就像一个关在笼子里的孩子,和一个在笼子外面自由奔跑的孩子,他们的眼神是不同的。他们的笑容也会不同。只是笼子里的孩子会比较温饱,而奔跑中的孩子常常会双手空空,也会显得比较脏和粗暴。”
   那么,朋友,你愿意在笼子里,还是在笼子外——假如你还有选择的勇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