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余杰文集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
28、卑贱的中国人(2010年完成)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与深圳水火不容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港台腔”与“北京腔”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香港是华人世界的灯台
·中共能活在二○一七年吗?
·奴隶主与奴隶的“沟通”
·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向香港新闻界的“巾帼英雄”致敬
·新华社如何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
*
*
其他新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百姓为何痛恨警察?
·鲁迅和他的敌人仍然活在今天——论鲁迅思想的精华与软肋
·生态危机源于信仰危机
·李鹏连说谎的自由都没有了
·警匪联袂的江湖
·历史大视野中布什总统的是非功过
·谁在用谎言折腾我们?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鲁迅与当代文坛
·七十年代人,仅仅是同龄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岁月的温情与锋芒——序吴藕汀《药窗诗话》
·我们需要拥抱吗?
·夏瑜的自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二零零七年感恩节前夕,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战斗群按惯例访问香港,却突然遭到北京方面的拒绝。数百名“小鹰号”水兵的家人,事先已经抵达香港,计划与舰上服役的亲人团聚,共渡佳节。当他们得知无法与亲人见面之后,深感失望。美国驻香港使馆不得不为他们另外安排假日活动。

   紧接着,戏剧性的情况发生了:当“小鹰号”刚刚离开香港水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却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方决定允许“小鹰号”在感恩节期间抵港修整,中方已经向美方通报这项决定。然而,美国驻香港领事馆一位发言人说:“这些船舰回不来了。它们离海岸三百哩,而且海上有风暴。”

   美国海军发言人指出,中方并未解释先前拒绝“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停靠香港休假的理由。美方推测的理由,包括中方藉此报复美国宣布出售爱国者二型导弹相关升级系统给台湾,以及美中双方近几个月来,在两国贸易和伊朗核武器问题上的歧见。美国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发表题为《小鹰号赴港不成的幕后种种》的社论,分析指出:“北京高层一直怀疑,陈水扁之所以无所顾忌,大搞台独,一部分原因是美国朝野间有潜在势力,与阿扁呼应支持。爱国者二型导弹是否在为台独增势?北京的怀疑并不是过敏吧。”《世界日报》的立场明显亲国民党、亲蓝营、亲统派,一直严厉批评民进党政权的政策。但是,为了反对台独、反对陈水扁,却莫名其妙地将美国牵扯在内,言下之意是:美国保卫台湾,罪有应得。这就是恩将仇报了。《世界日报》不谴责北京方面自食其言、像小孩子赌气一样处理国际事务的做法,反倒讥讽八千美国官兵不得不“在风浪中度过感恩节”,简直与中共的喉舌“异曲同工”了。

   而《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北京人民大学国际关系主任时殷弘对此另有解释:“美国售武器给台湾已是老问题,中国经常对此表达不满。”但此次拒绝“小鹰号”另有原因:“中国仅希望以不愿美舰访港、改变的态度告诉美国,中国不满布什亲自出席国会颁发金质奖章给达赖的场合。”《华盛顿邮报》指出,时殷弘是一名“与中国官方保持接触”的学者,似乎他表达的是“内幕消息”。其实,据我所知,时殷弘是一名狂热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者,学识浅薄,观点偏执,在学术界名声很差。他跟中共高层并没有密切的关系,根本不可能获得某种“出口转内销”的核心机密。但是,这一类日夜梦想着成为“南书房行走”的所谓学者,经常含混地对外宣称“智囊”的身份,对外电中煞有介事的报道故意保持沉默,于是逐渐让子虚乌有的“智囊”身份弄假成真。时殷弘的“个人见解”不应被认为是“授权发布”的“内幕消息”。道理很简单:布什总统出席美国国会为达赖喇嘛颁奖的仪式,是美国政界的一个惯例。中方尽管不满,但不至于在一个多月之后采取如此不智的方法杯葛之。

   “小鹰号”事件,不管原因是美国向台湾出售导弹,还是恰好遇到中共在南海进行军事演习,中方的前倨后恭,并不能证明自己就是胜利者,是可以让美国“不舒服”的大国,是可以向美国说“不”的对手。相反,中方根本不了解感恩节在美国的重要意义:对于美国人来说,感恩节是仅次于圣诞节的节日,是一家团圆的日子,类似于中国的中秋节。中方以这种下三滥的做法阻挠美国官兵与家人在此节日团聚,其背后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仍然是义和团的延续。以此方式来“宣示主权”,如外交部所回应的那样——“中方向来是根据主权原则和具体情况,逐案进行审批”,只能显示中方的愚蠢与顽劣,只能再次表明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此举除了激发美国民众对中国产生更多的不满之外,还会有什么效果呢?在美国民众已经对劣质的、有毒的各种“中国制造”的产品愤怒不已的当口,这个消息更是火上浇油。在此意义上,北京才是“小鹰号”事件的真正的失败者。一次率性赌气对两国关系造成的伤害,以后十次竭力的修补都难以弥合。

   在海外华人观察家中,尽管有不少人在批判中共的独裁专制方面立场鲜明,但在评述国际问题的时候,他们却缺乏远见,选择与西方左派的观点保持一致。他们奉行绥靖主义,否认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的正义性,对伊斯兰世界、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的“非民主状态”视而不见,对缅甸、苏丹、北韩、索马里等地的人道主义灾难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关心”的程度,却又奢望不同的制度“和平共处”。他们喜欢以反美来表达“政治正确”,日复一日地“唱衰美国”,却事与愿违。

   比如,我一向敬重的香港政论家陶杰在《苹果日报》发表题为《小鹰号航向西太平洋的落日风云?》一文中,将“小鹰号”事件阐释为“美国的国力滑落,布什声名狼藉”的结果,并头头是道地分析说:“布什政府手忙脚乱这八年,‘九•一一’的历史时机,中国一点也没有浪费。对于美国,俄罗斯坐大,中国崛起,北韩敲诈,现在连巴基斯坦的穆色拉夫也把美国玩弄于股掌,藉反恐合作清除异己,美国想把贝娜齐尔布托放虎归山,恐怕为时已晚,连台湾也捋弄虎须,戏耍超级大国,虎落平阳,二十年后再回顾,布什可能成为葬送美国国家利益的千古罪人。”如此描述,美国似乎已经沦落为“二等国家”。当然,陶杰在结尾处也承认中国暂时还无法取代美国的地位:“美国惟有坚守自由和人权的核心价值高地,对世界的感召才可以维持强大的精神票房。相反,中国的经济实力,却无法转化为世界崇尚的文化实力,此一潮流,恐怕不是经济数字所能准确演绎。”有此一段话,他还不至于错得太离谱。

   陶杰对“小鹰号”事件作了“过度阐释”,认为这是美国即将“失东亚”之先兆,以及中国“大国崛起”之标志。他甚至联想到日前的中国潜艇事件:“小鹰号再来东海,惊惶地发现中国的核潜艇悄然游近,出现在攻击射程之内。”对潜艇事件的评估,我想陶杰是受到了《世界日报》上的那篇头版报道的误导。其实,稍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以美军领先中国三十年有余的科技水平,焉能对中国技术相当落后的潜艇接近自己的航母而一无所知?美方不作反应,乃是因为那里是公海区域,美军舰只可以自由游弋,中国舰只当然也可以自由游弋,美方没有任何理由驱赶中方离开。更为重要的是,美方明确知道中方的潜艇对自己没有恶意,中方哪里会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对美方进行挑衅和发动攻击呢?当年的中美撞机事件,中方飞行员的故意挑衅,已经让中方灰头土脸、难以善后。中共必然吸取教训,再不会如此冒险了。所以,美方完全没有理会中国潜艇的活动,仅仅是严密监控而已。当中国潜艇浮出水面的时候,美方当然也不会感到惊诧。然而,陶杰却将潜艇事件与“小鹰号”访港被拒联系起来,居然得出美国在东亚力量日渐衰落的结论。这一结论与事实谬之千里。

   美国是全球惟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并不因为耗费巨资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美元的弱势地位、次级房贷市场的风暴以及国际原油价格的猛涨等,而受到根本性的撼动。据多家权威机构评估,美国仍然是全球最有经济活力的地区,美国的文化、政治、经济对全球的影响与渗透仍然无与伦比。在互联网时代,似乎所有关键的软件系统都是由美国开发并拥有的,美国也是该行业的标准的制定者。欧盟和日本的经济仍然不振,在军事上完全倚靠美国及北约的保护,不可能挑战美国。而所谓的近年来经济飞速发展的“金砖四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其经济总量之和亦只有达到美国的四成而已。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与日本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德国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或美国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人均收入水平相近。换言之,中国生产力水平比美国落后一百三十多年(假如今后中国重复美国发展过程的话)。美国是一个藏富于民的国家,美国政府也许没有中国政府有钱,但美国民众拥有的财富却让中国民众望尘莫及。据美国工商协进会的资料显示,二零零六年美国家庭掌握的额外所得为一兆七千亿美元,美国有七千三百万家庭有可任意支配的所得。美国人在二零零七年感恩节“黑色星期五”一天的节日消费,便超过了两百亿美元。在这些数字面前,中国还有什么资格宣称“大国崛起”呢?

   而仅以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来说,美国并没有因为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而放弃或看轻东亚在其国家战略中的地位。相反,近年来美国大大加强了在东亚的军事部署。由于台海局势和北韩核武等热点问题,使得美国相当重视东亚的和平与稳定。美日联盟的巩固,与韩国关系的改善,大部分东盟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印巴双方都与美国保持良好的关系,连宿敌越南也频频向美国抛出橄榄枝……这些事实都充分说明,美国在东亚地区是决定性的力量,是当之无愧的“盟主”;中共虽然自称“崛起”,但要与美国叫板,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与周边环境,中国在东亚根本没有一个信得过的朋友。近年来,美国对海外的军事部署作了重大调整,由于欧洲局势比较稳定,遂大西洋的军力逐渐转移到太平洋。二战之后,美军在太平洋的军事力量首次超过了大西洋。不管你喜不喜欢美国,这是一个事实。所以,“小鹰号”事件不仅不是美国和美军衰落的标志,反倒只是北京方面幼稚低能、朝三暮四、玩“变脸”游戏的一次丑态毕露。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