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余杰文集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在西方人对中国的想象中,“中国崩溃论”与“中国崛起论”两种极端评价交替出现。最近这几年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畸形繁荣,以及中国凭借廉价劳工和廉价原材料而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崩溃论”甚少有人提及,“中国崛起论”逐渐深入人心。于是,西方对中国的最大的期待便是:中国在崛起的同时,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然而,这个期望正在变成泡影。西方需要从这个难以实现的迷梦中被“唤醒”过来。

   天安门屠杀之后,大部分西方国家并没有严肃地对待中国越来越严重的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发现中国变成了一个最容易赚钱的地方。而中共当局非理性的统治方式与日益扩张的军力之间造成的巨大的不确定性,使得中国成为地区大国中最不可信赖的成员。作为最后一个庞大的、三心二意地奉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中共政权保持着当今世界最糟糕的人权记录,中国的外交记录也显示它仍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但这一切似乎都被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中国制造的四处泛滥所遮掩了。大部分匆匆到中国游览的西方人所体验到的,是一个正在变得越来越像纽约、巴黎、东京和伦敦的中国,是一个非常西方化的中国。这是一扇魅力无比的橱窗,但仅仅是橱窗而已。

   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崩溃,仅仅意味着半个冷战的结束,而不是冷战全部的终结。我并没有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所估计的那么乐观。我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一个至今仍然没有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游行示威自由以及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国家,一个有宪法而无宪政的国家。今天的中国乃是分裂的中国:城市的中国和农村的中国是分裂的,沿海的中国和内地的中国是分裂的,富人的中国和穷人的中国也是分裂的。通常意义上,西方的外交官、记者和旅游者所观察到的,是城市的中国、沿海的中国、富人的中国,是“地上的中国”。这不是全部的中国和真实的中国。

   中共当局是如何“自我美容”的

   在今天的中国,人权状况依然极其恶劣,人权状况的改善远远没有与经济的发展同步。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天安门屠杀并没有结束、那些死难学生的母亲们处于不可接触的“贱民”的状态,母亲们每天都得面对凶手的监视、骚扰和恐吓。这是一个杀害了孩子又继续虐待母亲的政权。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练习者群体的镇压、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对失去工作的工人和被剥夺土地的农民的控制,对维权律师和独立知识分子的迫害,一直持续至今。在弹压广东太石村村民的维权活动时,武装警察悍然对民众开枪,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政府随意屠杀人民,在中国不是一个“过去时”。对于中共来说,屠杀不是一次“偶然”,乃是一种“常态”。

   另一方面,中国的外交政策充分证明了“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的原理。尤其在苏丹和缅甸问题上,中国的做法越来越激起世界的公愤。苏丹独裁政权的种族屠杀,堪称二战之后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的一次种族屠杀,西方国家早已对其实施各种形式的制裁。但是,中国仍然与苏丹独裁政权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苏丹所生产的石油有三分之二左右出口到中国。中国批评西方的外交瞄准石油,其实中国自己才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油老虎。而近期缅甸军政权再次大肆屠杀争取民主的民众,甚至连参与和平示威的僧侣也不放过,在全球激起了声讨浪潮。即便如此,中国仍然拒绝向缅甸施加压力,以促成冲突的和平解决。中国还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反对票,致使一份制裁缅甸的决议流产。中国对伊朗、北韩核试验的纵容,也使得其国际形象受到严重的损害。中国自己是一个独裁国家,对别的独裁国家自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再加之对经济利益赤裸裸的追求,更是完全漠视诸多国家之内存在的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中国厚颜无耻地盗窃西方的知识产权,中国的仿冒产品存在于从汽车到剃刀的每一个领域,让一向重视科学研究和发明创造的德国人瞠目结舌。近期的德国《明镜》周刊在封面文章中指出:“远东那儿的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强国的高速崛起首先是:一个粗暴的崛起,不在乎他人的感受与敏感问题,既不顾及双边关系又不顾忌国际条约。欧盟贸易委员彼得。门德尔松埋怨说,现在中国人已经加入世贸组织六年了,但这个国家仍然做出似乎刚处于该体系边缘的样子。”中国也将腐败带给全世界。中国的着名通讯公司中兴国际,为了与菲律宾签订一份三亿两千九百万美元的宽带网络合同,居然拿出一亿九千八百万美元来贿赂菲律宾的各级官员,从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到经济发展署署长等全部牵扯其中。菲律宾女参议员愤怒地谴责说:“中国人发明了贪污!”其实,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贪污,而是共产党的权力垄断将贪污发展成一种“潜规则”。

   中共的本质没有改变,但中共在“美容术”的学习方面却大有长进。在过去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共一直不知道怎样向西方展示自己的形象。近年来,中国政府迅速学会了如何以西方的方式作特别的“形象设计”。凶残的狼披上羊皮,可以暂时看起来像羊一样温柔可爱。案例之一是:最近,中国官方发表了由御用学者起草的《政治民主白皮书》,声称在中国存在多党竞争和自由选举、中国拥有不亚于西方的民主制度。有意思的是,这份文件首先以英文版本的方式发表,表明它是专门给西方人阅读的,用以欺骗外国人的。案例之二是:中国曾经与法国合作举办“中法文化年”,其中一个项目是用红布将巴黎的艾菲尔铁塔包裹起来,这一行为艺术背后显示出这样的事实——已经没有多少法国人记得红色所象征的血腥和屠杀了,他们也忘记了一九八九年的时候,在法国大革命两百年的庆典上,走在游行队伍最前列的是天安门广场幸存的中国流亡学生。案例之三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拿出巨额资金,雇佣华盛顿的顶级游说公司,向历来厌恶中共政权的美国国会展开公关活动。以前只有台湾懂得这种做法,美国国会中有一群台湾的支持者。现在,在此一隐秘战场上,中共与台湾开始了一场静悄悄的战争。

   中共政权采取这些“与时俱进”的作法,逐渐产生了一定的效果:最近几年来,同情和欣赏中国的西方人士日益增多,与中共有密切利益关系的西方人士更是数不胜数。不知不觉之中,这些西方人士中了中共的催眠术和麻醉剂。他们说,中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能再采取非黑即白的冷战思维看待中国,而要充分地、正面地评估中国发生的积极变化。当然,与变化中的中国做生意、赚钱是最重要的,即便中国在很多时候根本不按规矩出牌。有一次,我在参加法国驻华使馆举办的国庆酒会时,法国驻华大使有一番赤裸裸的表白:“中国是当今世界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之一,越来越多的法国公司到中国来投资,我们为什么不把赌注投到中国呢?”是的,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豪赌。但是,其结果真的如大使先生想象的那么皆大欢喜吗?

   西方政府、商界和知识界“与狼共舞”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在过去的历史里,西方民主国家在面对某些独裁政权的时候,曾经实行过可耻的绥靖政策,犯下过严重的错误。西方民主国家漠视希特勒政权的崛起,默许纳粹德国对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的吞并。他们的情报部门早已知晓纳粹政权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却长久而冷酷地保持沉默,仅仅因为战火还没有烧到自己身上。二战结束之后,美、英、苏三大国签署雅尔塔协定,民主世界居然同意将波罗的海三国和若干东欧国家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致使两亿以上的欧洲民众被共产制度奴役半个世纪之久。

   如今,某些西方国家又在犯同样的错误,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便是愚蠢。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便走在错误的最前面。为了在庞大的中国市场上占据更大的份额,他们试图游说欧盟解除一九八九年之后的对华武器禁运。他们轻描淡写地说,天安门屠杀是上一个世纪的事情,不必再提及了。幸亏法德两国政府更迭之后,新任法国总统萨尔科齐和新任德国总理梅克尔迅速将对华政策作了修正,没有让错误延续下去。澳大利亚政府在与中共的若干交易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据在澳洲政治避难的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披露,澳大利亚外长唐纳曾向中共提供旅居澳洲的法轮功人士的信息。澳大利亚政府还批准了向中共出口铀矿的计划。其决策者辩解说,中共签订了严格的协议,保证将铀矿用于能源领域。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当局何曾遵守过任何一个国际契约?推动铀矿出口计划的官员们被金钱蒙住了眼睛。

   如果说法国、德国和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政府曾经对中国卑躬屈膝,那么在美国则表现为诸多跨国公司助纣为虐。雅虎、思科、谷歌、微软等高科技企业巨头,为中共的网络控制及迫害异议人士提供各种技术帮助。在其恶行被揭露之后,他们毫无反省,诡辩说技术是中性的,要在中国生存下去,就必须遵守当地的法律。在中共政府的影响下,香港特区政府下属的私隐公署判定,雅虎香港向中共公安部门提供师涛的IP地址,并不损害用户的利益。该决定固然让雅虎大大松了一口气,却激起舆论更大的反弹,香港舆论普遍置疑特区政府已经沦为北京的应声虫。

   日前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资深议员兰托斯严厉地谴责雅虎公司说:“我不相信全美最好、经营最亮眼的公司,必须在中国声名狼藉又残暴的政治压迫体系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雅虎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杨致远在作证时,向因为雅虎提供的信息而被判入狱的两位异议作家的家人表示了道歉:“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坐在我后面的异见人士的家属们致以问候,我们将尽力使他们早日获得自由。我个人对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然而,这些公司是否真的能够改变他们的中国的做法,还无法让人确信。

   另一方面,西方的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以左倾立场来显示其“政治正确”的知识分子们,也在不断地犯同样的错误。很多学识渊博的西方知识分子,以赞美独裁者阿拉法特来显示对弱势民族虚伪而廉价的同情,却对被缅甸军政权长期囚禁的缅甸人权斗士昂山素季的境遇熟视无睹,对中国天安门母亲的处境关注甚少。昔日,他们是苏联“古拉格群岛”的吹鼓手;如今,他们转而为中共的独裁统治抬轿子。中国成了资本主义世界之外的一个异数,它把政治专制与部分的“经济自由”如此奇妙地纽结在一起。中国成了令许多西方资本家垂涎三尺的、最有活力的市场,也成了许多西方知识分子批判傲慢的美国和西方世界的时候,一个可以援引的新的理想国。这些西方知识分子生活在书斋中,生活在真空中,被自己搔首弄姿的左派立场深深地感动了。

   根据我在美国、欧洲、日本及澳洲有限的一些观察,我发现即使在西方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批评中国”也是许多西方媒体和西方知识分子不太愿意涉及的一个领域。某些西方媒体和知识分子,把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的热爱与对中共政权的批评对立起来,他们不知道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破坏最大的恰恰是中共政权本身。许多西方大学和学术研究机构,由于需要与中国同类机构进行合作与交流——中共政权投资的“孔子学院”已经遍布西方各名校,由于他们的资助经费来自于那些与中国市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大企业和基金会,所以他们的研究人员通常不愿发表任何批评中国的言论。这是一种肉眼看不见的“言论和学术的不自由”状态,这种状况严重地腐蚀着西方世界独立自由的学术传统。今天,能像萨哈罗夫、哈维尔那样洞悉极权主义本质的西方知识分子寥寥无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