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余杰文集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当每天中午或者下午小学放学的时候,我常常看见小学生们背着巨大的书包匆匆行走在街道上。巨大的书包与他们小小的身材形成极大的反差。他们的腰被压弯了,他们的神情充满了厌倦和疲惫。他们只是小小的孩子。他们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点天真的笑容,他们活得比成人还要沉重。我一向以为,看一个社会正常与否,只要看这个社会的小孩的神态怎样:是天真烂漫,还是少年老成;是快快乐乐,还是沉默寡言——未来把握在孩子的手里,孩子们的精神状态将决定我们的未来。
    从书包的大小就能够看出教育的正常与畸形来。据《教师报》报道,尽管教育部三令五申禁止乱搭售、硬摊派,但全国各地的小学生书包沉重依然。西安莲湖区某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书包里就装了16种教材和参考书,仅辅导类的书就有:《小学语文字词学习》、《写字》、《小学生看图说话写话训练》、《小学生多用生字卡片》、《数学课外读物》、《小猫咪穿鞋子》、《学生学具卡片》等7种,学校还给学生订购了《学做人》、《作文指导报》等报刊和各种测试题。山东省安丘市安丘镇三里庄育才中学初二的学生,书包里装了各类课外参考书39种,仅各科试卷和各科基础训练两套资料就达14本之多。参考书多,作业自然就多。据统计,我国初三学生每天放学后花在做功课上的时间就达3小时以上,他们的工作量比上班的成年人还要大。难怪李鹏感叹说:“我的外孙女每天做那么多作业,比我做总理还要累。”如果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孩子们沉重的学习负担,我们会发现这句话没有丝毫的夸张。山东潍坊的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说,各科都有试卷,每天做得头昏脑胀,做不完第二天就得罚站,他恨透了学校、老师和编写参考书的人。
    书包的沉重,从浅层次上看,是教育腐败的一个表现。出版社把目标瞄准中小学,通过与学校领导、班主任、科任老师打通关节,从学生家长的钱包里大把大把地掏钱出来。家长的心理是脆弱的,只要说对孩子有好处,他们哪能舍不得掏钱呢?而孩子最后成了牺牲品。除了书籍以外,如校服等一切学生用品也都成为商人们眼谗的对象。笔者认识北京某服装厂的一个老板,他说他与北京若干重点中学、小学的校长、副校长、财务科长等都是哥们。他经常请他们出入豪华饭店、歌舞厅,享受包括嫖妓在内的一切服务。这样,他就拿到了设计生产校服的特权,从中谋取了巨额的利润,短短几年之内就成了暴发户。难怪人们发现大多数中小学生所穿的校服不仅设计简陋,而且用料粗糙,孩子们穿在身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腐败从赤裸裸的社会上进入到中小学,是一个社会全面腐败的标志。教育界不可能是世外桃源,教育界的小气候受外界大气候的影响和支配,只不过教育的腐败显得更加隐蔽、更加不容易为一般人所发现而已。

   而从更深的层次上看,沉重的书包则说明教育体制存在着巨大的问题。我们的教育不是启发智力、保存个性、鼓励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教育,而是填鸭式地灌输知识的教育。灌输的知识不是鲜活的知识,而是僵化的、过时的、无用的、有害的知识。学习本来是人类的一个天性,人类与生俱来就有强烈的好奇心,就有追求真理的渴望,这种精神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然而,我们的教育却残酷地压抑这一天性,用所谓的知识来把小孩的自信心压垮。当学习成为一种苦役的时候,学习的意义也就全部地丧失了。当一篇优美的散文被老师解剖成若干个段落的时候,当阅读变成了对词语的死记硬背和完成许许多多道习题的时候,即使是最富有挑战性的语文教育,也枯燥无味、面目可憎。“教学相长”成了《论语》时代的神话。“教”吞没了“学”,不再有真正的平等交流,只剩下盛气凌人的“教”。教育蜕化为征服、压迫和强暴。那么多的所谓参考书,实际上都是垃圾。苏格拉底说过,知识有两种,一种是好的知识,一种是坏的知识,孩子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被坏的知识所污染、所控制,这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悲剧。教育的问题看上去似乎比中国社会现存的工人失业、国企亏损、农民负担、环境恶化等显在的问题小和轻,实际上却比以上的若干问题大和重。可惜的是,能够对此有清醒认识的人太少了。整整一代新人的腰被压弯了,他们还能肩起我们民族的未来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