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恢复我们的尊严]
余杰文集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美国学界应当避免“中国化”的陷阱
·面对邪恶的时候,没有真正的中立——从二战中美国与瑞典、瑞士的不同角色谈起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我们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倒萨战争与“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韦塞尔为什么支持美国对伊战争?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白宫会谈的台前幕后
·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以祷告改变世界——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谁之“崛起”,哪有“和平”?
·佩洛西:人权不是幌子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中国信仰的复兴与中美两国的“化敌为友”——在美国众议院的演讲
*
*
22、《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劳改基金会)
·不要做中国孩子的母亲——天安门惨案十九周年暨汶川大地震祭并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处女卖淫”案与警权过度扩张
·从警察到还是妓院的变脸
·业主维权与市民意识的觉醒
·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红卫兵外长李肇星的末路
·你可以成为一名快乐的异乡人——读格鲁沙《快乐的异乡人》
·扶不起来的胡阿斗
·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
·退休高官休得窃取神圣教席
·矿难为何无法遏制?
·推倒西藏的“柏林墙”——读阿妈阿德《记忆的声音》
·被人民抛弃的中共十七大
·帝王腐尸味中的天价酒店
·孩子眼中的蒋介石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以“幽暗意识”透视中国百年激进思潮——与张灏对话
·《记念刘和珍君》为何被逐出中学语文课本?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余英时先生侧记
·宾利轿车为何能热销中国?
·萨达姆与阿米尔
·是工人运动,还是痞子运动?——读《罗章龙回忆录》
·中国人不是动物庄园里的熊猫——驳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若干亲共言论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 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胡锦涛为何成不了戴克拉克?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我们拒绝什么样的生活?——读狄马《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中国,你的裂口大如海
·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特务和告密者可以拥有美好的未来吗?
·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我以自己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被凌辱的中国女儿的救赎之路——读巫一毛《暴风雨中一羽毛》
·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恢复我们的尊严

   
   恢复我们的尊严
   
   
    有一种东西比生命更加宝贵,它就是尊严。具有强烈的尊严感的人是无法战胜的人,具有强烈的尊严感的民族是无法战胜的民族。

    我在契诃夫的书札中读到作家给弟弟的一封信。契诃夫是一个对家人充满柔情蜜意的人,他深爱他幼小的弟弟。在信中,契诃夫称赞弟弟的字写得很好,而且没有语法错误,文学修养大大地提高了。紧接着,契诃夫针对弟弟的信提出自己的批评意见:“我不喜欢的只有一点:为什么你称自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弟弟’呢?你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弟弟,你知道吗,应该在什么地方意识到自己的渺小?那应该是在神和智慧、美和自然的面前,而不是在人们面前。在人们面前你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尊严。你可不是什么骗子,你是一个诚实的人,是吧?那就好了,你要记住,诚实的小伙子可不是渺小和微不足道的。”契诃夫为人非常谦逊,但是他深知,在某些时候,人是应当骄傲的。
    这段话让我感动了好久好久。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极其看重个体尊严的民族。沙皇统治时代,亚历山大一世有一次喝醉酒以后,伸手去抓一名禁卫军军官的衣领。这位贵族出身的军官昂首前进一步,大声说:“陛下,我的腰间佩戴着体现我尊严的佩剑!”不可一世的沙皇退却了。这就是尊严的力量。一个尊重自己的人,才有可能被别人所尊重。普希金和莱蒙托夫都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俄罗斯,没有人说他们的死不值得。尽管人们谴责决斗背后的阴谋,但是对两位作家捍卫自身尊严的举动充满由衷的敬意。假如普希金和莱蒙托夫从决斗场上中途退出,尽管以后有可能活很长的寿命、写很多的诗篇,但普希金也就不成其为普希金、莱蒙托夫也就不成其为莱蒙托夫了。对他们来说,个人的尊严是无价的。
    1922年,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移居国外,在长达17年之久的流亡生涯里,她饱经沧桑而矢志不改。克雷莫夫这样形容她:“这架高贵的钢琴受尽了生活的折磨……”这个比喻是恰如其分的,茨维塔耶娃这架“高贵的钢琴”始终保持了美妙的音色。她的自尊与同胞们对她的尊重互为表里。1939年,当茨维塔耶娃刚刚回到俄国的时候,尽管处境艰难,但是朋友们、读者们依然对她礼遇有加。作家尼古拉•雅科夫列维奇•莫斯克温的遗孀克瓦尼娜回忆说,在一次聚会上,茨维塔耶娃在饭桌旁的显著位置上坐下来,马上成为大家注意和关注的中心。茨维塔耶娃自己虽然很少说话,但饭桌上所说的一切,都是因她而发的,都是说给她听的。“我还不知道坐在我前面的这个人是谁,但已经感到我所看到的这个人,用‘超群的’一词来称呼是不够的,于是心里产生一个想法:这是一个特殊的人、身份极高的人。我的一生中,无论在此以前还是以后,都没有在任何一次会见中产生过这样的感觉。”作为白军军官的妻子,茨维塔耶娃在新时代里是“劣等人”,然而她那女皇般的气质依然光彩照人。
   尊严感的丧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萎顿的最明显的标志,尊严感的丧失同时也意味着耻辱感的丧失。流沙河先生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的一位中学时代老师在1949年以后贫困潦倒,每年年关的时候都会上门看望已经是知名诗人的学生。老师对他说:“你长期写作,身体虚弱,我开了张药方给你,照着方子拿些药补补吧。”然后便告辞。送老师出门时,流沙河先执弟子礼,再奉上一笔钱,算是给老师的润笔。什么是尊严?这就是尊严。半个世纪以后的1999年,我在北京大学的门口,时常遭遇到一些乞讨的小女孩,她们浑身上下非常肮脏,一看到人便扑上来抱着你的大腿不放,高声嚷嚷着,非得你掏钱出来。而她们的母亲们在十多米外的地方窥视着,脸上带着狡诈的微笑。从小就丧失了尊严感的孩子,长大后能够成为具有尊严感的人吗?耻辱成了最后一张撒手锏,尊严成了可以出卖的东西,鲁迅先生在一百年以前就呼吁的“立人”,“人”从何“立”起?
   立人、立国,先从恢复我们的尊严感开始做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