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让我们学会宽容]
余杰文集
·中国的柏林墙要立到几时呢?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温家宝该为北大的堕落负责吗?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职业吗?
·温家宝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耀邦对待魏京生与温家宝对待刘晓波之差别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温家宝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国情很特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那个杀人的日子与我有关
·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你们的结局会比昂纳克更好吗?——读弗雷德里克.泰勒《柏林墙》
·温家宝“三顾”北大应当见什么人?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宦官已绝,文妖不绝
·伪善是温家宝与季羡林最大的共通之处
·黄鼠狼给鸡扫墓
·屠童案背后的深层原因
·从毛泽东的木乃伊到胡温的御笔
·温家宝打造的“服务型政府”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上朝文网无穷密,鲁国春秋一字删——我被第二次传唤的经过
·取消国保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他们为何如流星掠过黑暗的夜空?——读《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
·刘晓波将像曼德拉一样观看世界杯
·既然缅怀杜重远,便当释放刘晓波——寄语叶公好龙的温家宝
·中国的信仰复兴、社会重建与制度转型——“以神为本”丛书总序
·奥巴马的姑姑与温家宝的家人为何命运迥异?
·神州处处皆酷刑
·一切祸患的根源都在中央政府——如何破解温家宝所说的宏观调控的“两难”局面?
·“大国”崛起,“寡民”沉沦——评央视《大国崛起》专题片及丛书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战胜恐惧的“萨米亚特”式写作——兼论我为何批评温家宝
·温家宝恢复了爷爷的私立学校,却恢复不了民国教育的自由精神
·这个少将不是人,天蓬元帅下凡尘
·我为什么批评温家宝?
·莫道人人说影帝,西游演罢是封神——温家戏班中“跑龙套”演员的“绝妙好词”
·谁是中国的形象大使?
·温家宝正面回应《影帝》一书?
·温家宝如何取信于民?
·温家宝不是赵紫阳
·太平天子言德治,末代之君反三俗
·当总理,还是当地质专家?——评温家宝在江西、湖南水灾灾区的言行
·温家宝缺乏胡耀邦的真精神
·温家宝真的“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年轻农民工”吗?
·美国强大非偶然,“中国奇迹”是空谈——读《周有光百岁口述》-
·《钱穆全集》变“残集”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温家宝及历届中办主任的荣辱升黜
·“攻占台湾岛,活捉林志玲”
·温家宝是遇罗克的同龄人
·日本强硬派抬头,要求制裁中国
·我们需要听听渔民的声音
·我们在地狱,孩子在天堂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能够输出什么价值?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撒旦是怎么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学会宽容

   
   让我们学会宽容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迷信暴力,有人却主张宽容。暴力与宽容,谁更有力量呢?
   作家房龙写过一本名叫《宽容》的书。他用整整一本书的篇幅来谈宽容问题,可见宽容在他心目中具有多么重要的地位。《宽容》是一本值得读上一百遍的好书。要是人们都按照书中所写的那样生活,多少杀戮和罪恶都可以避免啊。中国自由主义的先驱者胡适也说过:“宽容比自由更重要。”他在一个崇尚极端主义思维的国家中孜孜不倦地宣传宽容,有点“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味道。虽然胡适的学说至今没有在这片土地上获得认同,但他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种子。

   “宽容”是我们生活中最缺乏的一种品格,“不宽容”是我们的民族性中最糟糕的毒素。我在读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时候,最为叹息的是魔教长老曲洋和泰山派剑客刘乘风的悲惨命运。他们处于江湖上黑白对立的两极,却因为音乐而结交成心心相印的朋友。他们欲退出江湖、潜心音乐而不得。“五岳剑派”的盟主左冷禅强令刘乘风杀掉曲洋,刘誓死不从,最后导致了灭门的惨祸。两位老人重伤之下,合作演奏了“笑傲江湖曲”,真是伯牙子期、心心相印。我痛恨嵩山派那些拿着令箭、“以理杀人”的家伙,他们以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绝对正确的,他们认为他们生存的价值就是消灭所谓的“敌人”,他们不容许存在着与他们不同的生活方式。其实,看似势不两立的“正”与“邪”两派,骨子里都是一模一样的恶劣品行——“绝不宽容”。“恕道”仅仅是儒家的一个纸牌坊,而真正渗透进中国人的血液里的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二元对立思维,这也是一种典型的奴隶的思维。中国社会的许多悲剧即由此而产生。俄罗斯思想家别尔嘉耶夫认为:“人因恐惧而杀戮,这是一切屠杀的基点。个体的和国家的杀戮都建立在恐惧和奴役的基础上。这也是恐惧和奴役的命定后果。倘若人能成功地战胜奴性的恐惧,他就终止杀戮。”战胜恐惧是艰难的,在杀戮和暴力深重的中国,什么时候才能迎来宽容与和平呢?
   《笑傲江湖》并非“假语村言”,它写的是中国活生生的现实生活。看看网络上唯我独尊的语言暴力吧,听听街道上凶恶粗暴的口角争吵吧,即便是学术会议上的争论也很快就转移到人身攻击上来。宽容在哪里呢?老百姓不宽容,文人们何尝又宽容呢?张承志恨不得把所有他认为庸俗和贪婪的人都赶出地球,恨不得像当年参加红卫兵一样壮怀激烈地去“匡扶正义”;王朔则希望在他不喜欢的知识分子们的脑袋后面狠狠地拍上一块砖头,看着对方鲜血淋漓自己却在一旁“偷着乐”。很多时候,激烈争论的双方,归根到底却在坚持着一模一样的观念——绝不宽容。我每天都上网,但我极少参与网络上的聊天和讨论。“酷评”和“骂杀”之风是从网络上开始的。网络是一个不必替自己的言论承担责任的地方,因此人性的阴暗面来了一次大爆发。我不喜欢网络上大多数人说话的方式——粗暴无礼、冷嘲热讽、“有话偏偏不好好说”。许多现实生活中彬彬有礼的人一旦上了网,也立刻变成油腔滑调的王朔或者血气方刚的张承志。网络上的帖子相当一部分都像是“文革”时代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而作者居然大部分都是并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十八九岁和二十出头的“新新人类”。再看看现实生活吧:黑心的包工头将重伤的民工送进火葬场,望子成龙的母亲将孩子殴打致死,残忍的警察通过酷刑制造一系列“处女卖淫案件”……我们的社会为什么被毒化到了如此的地步?我们的心灵为什么被扭曲成了如此的程度?
   生活在不宽容的中国,我不禁想起一九九二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门楚女士来。作为一个遭遇悲惨命运的印第安女性,门楚女士一生都在为危地马拉土著的人权而奋斗。她经历了接二连三的、常人难以想象的惨痛:年仅十六岁的弟弟在遭受十六天的酷刑之后,被割皮和火烤而死;父亲被军队关在房间里,然后放火活活烧死;母亲被绑架,在遭受士兵几个星期连续不断的强奸和酷刑之后死去,尸体被扔在山谷里,被野兽吞吃。
   然而,门楚女士依然没有丧失对爱的信心,依然没有丧失对人性的信心。当她被提名为和平奖候选人的时候,她在奥斯陆见到了危地马拉陆军统帅罗得古斯。门楚这样写道:“我们相互打招呼,交谈了几句。这个杀死我母亲的人,对我被提名表示祝贺,并称这是国家的荣誉。我当时认识到,在深层我们都是人类,这就好像是会见一个远方的相识,当我与他说话时,我有一种平静的感觉。”正像《圣经》中所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7:14-15)宽容是人类身上神性一面的体现,是人性中非常优美的一部分。门楚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大宽容之中,获得了大自由和大愉悦。暴力在她的面前退却了,她的宽容使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我又想起了甘地。甘地在南非推行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时候,曾经主动请求面见行政长官斯穆茨将军。他站在将军的面前,平静地说:“我来告诉你,我要和你的政府斗争。”
   斯穆茨将军一定以为甘地听到了什么镇压的风声,笑着问:“你来就为这个?还有话要说吗?”
   “是的”,甘地答道,“我会赢”。
   斯穆茨非常吃惊,他最后开口说:“那么,你打算怎么赢我呢?”
   甘地笑了:“你会帮我。”
   多年以后,斯穆茨不无幽默地承认这的确是甘地的所作所为。靠自己的决心、勇气,特别是靠不屈服、不报复的坚韧和宽容,甘地最终赢得了将军的尊敬和友谊。甘地和他的追随者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南非政府不得不于一九一四年废除了对印度人最具歧视性的种种法规,并投票通过基本公民权。甘地说过:“真理停驻在每个人的心里。我们得在心里寻找它且受它指引,但无人有权强迫别人照他对真理的看法行事。”甘地还说:“一个真理力量的信奉者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作出高贵让步的机会。真理力量同一性萌生于人类需求的本质,也因此势不可竭。在其光芒照射下,敌对和冤屈变得微不足道,最终让位于充满希望的对和谐的追寻。”然而,中国虽然与印度接壤,但中国却是离甘地精神最远的国度。
   我们民族的历史需要像门楚和甘地这样的伟人来书写,我们民族的心灵需要宽容和爱的来滋润。宽容并非软弱,宽容乃是强大;宽容并非傲慢,宽容乃是谦卑;宽容并非投降,宽容乃是胜利。宽容是人类力量的源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