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铁磨铁》目录]
余杰文集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磨铁》目录

   目录
   
   
   读友(代序)
   

   第一编 优孟之伪
   优孟中国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皇帝套房”的诞生
   清官神话
   斯大林与老教堂
   铁蝴蝶飞不动了
   日本人的“自尊心”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巩俐上北大
   池莉:名字的霸权
   
   第二编 文学之魅
   圣诞树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诗歌天堂
   巨人的孤独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大地的孩子
   幸运杜内
   “风流”奈保尔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评老村《人外人》
   拼贴的印象,疲惫的中年
    ——评韩少功《暗示》
   
   第三编 生命之光
   你是一颗星
   ——致李尚平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
    ——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病中的曼德拉
   让我们学会宽容
   少年科比
   阿富汗的电视机
   楼兰律法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教育者的伤痛
   “大综合”与“填鸭式”
   北大与清华
   “差生”歧视可休矣
   讷言者说
   
   第四编 时代之惑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谎言是怎样炼成的?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航空公司为什么不道歉?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谁把教师当“蜡烛”?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怎样做一个演员?
   记忆在哪里错位?
   谁在造墓?
   龙永图的悲与喜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大学中的黑洞
   
   第五编 人物臧否
   晏阳初与李昌平
   卢跃刚的恐惧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
   ——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记忆与呼喊
    ——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曾国藩的“温情”
   赵薇和她的敌人们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小兵的国葬
   
   求索爱的光芒——答康志刚问(代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