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致明报]
余杰文集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致明报

     
   今年二月,我在香港出席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期间,香港科技大学理学院的一位教授邀请我去科大与学生座谈,介绍大陆的言论自由状况和维权活动的进展。理学院由于学科的限制,不方便安排此次活动,这位学者便与人文学院联系。谁知人文学院的负责人一口回绝,其理由是:“如果我们出面安排此活动,便是向外界表示,我们认同余杰的观点。”这样的回答不仅让理学院的教授难以理解,也让我深感困惑。近年来,香港积极发展高等教育,香港大学、中文大学、科技大学、城市大学等,已在亚洲名列前茅,正向着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迈进。我以前曾到科技大学看望丁学良教授,丁教授带我参观了科大旖旎的风景,海浪沙滩、蓝天绿树,比起北大的亭台楼阁、湖光塔影来,又是另外一番风情。丁教授还赠送给我一册科大创校校长孔宪铎先生所著的《香港科技大学十年》,书中所记述了当年在一片乱石滩上创办科大的筚路蓝缕的历程,让我感佩不已。科大不惜重金在全球搜罗一流学者,其学术水准迅速让人刮目相看。然而,此次在科大不愉快的经历,使我对科大的前景产生些许的怀疑。用北大老校长、中国现代高等教育的奠基人蔡元培先生的话来说,大学的精义在于“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大学只是为各种不同的观点和声音提供一处“众声喧哗”的平台而已。蔡元培时代北大的课堂上,既有新派人物陈独秀,也有旧派人物林琴南,如果按照科大人文学院负责人的推理,蔡元培究竟是新派还是旧派呢?如果蔡元培只允许跟自己观点一致的人到北大来讲课,北大还能够孕育出新文化运动的辉煌吗?科大人文学院的负责人当然有不同意我的观点的权利。比如我对中共当局一党独裁的批评,让许多惟北大人马首是瞻的香港文化人不敢与我来往;比如我应邀赴白宫与布什总统讨论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问题,也让某些民族主义者视为“卖国”之举。但是,因为不赞同我的某些言行,便封杀我与学生的座谈,这与中共当局的文化专制主义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香港回归之后,虽然中宣部未曾进驻香港,但“自我检查”机制已然侵入社会各阶层。以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曾有香港媒体因我的文章“过于尖锐”而拒绝发表,曾有某神学院出于“安全考虑”而取消我访问计划,此次科技大学将公开的座谈改为闭门讨论,再次让我认识到,“自我检查”已经不是一个人、一个机构的问题,而是整个香港社会必须面对的问题。一所不能够容纳不同观点的大学,是没有前途和活力的大学。天安门屠杀之后,中共当局以纳粹的方式控制大学,扼杀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使大陆所有的大学都如同死水一潭。香港的大学若重蹈此覆辙,诚可悲也。美国密歇根大学校长詹姆斯•杜德斯达在《二十一世纪的大学》一书中指出:“大学既是社会的镜子,又是社会的灯塔,大学的独特职责在于帮助我们的国家建立多元文化、多种社会的有效模式。我们必须达到一个新境界,使校园内外不同种族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都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宽容,实现自由价值。”我愿意将这段话转赠给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的负责人,并与之共勉。──《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