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皇帝套房”的诞生]
余杰文集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套房”的诞生

   
   “皇帝套房”的诞生
   
   
   

   大名鼎鼎的北京饭店近日推出了所谓的“皇帝套房”,以每天九千美元的“天价”吸引“顶级”客人的入住。
   《北京青年报》的记者这样描述“皇帝套房”的陈设:一进大门宛如进入皇宫,大厅悬挂着水晶吊灯,两侧摆着几十件陶瓷、玉和玛瑙制成的花瓶和艺术品,每件都价值连城。套间内最引人注目的是楠木做成的门、窗和家具上的镂空雕饰,尤其是卧室和书房间的一个落地木隔断,雕饰着流云、蝙蝠等繁缛、古典的花纹,模仿的是故宫葆中殿中的风格,显示出超凡的皇家气势。而书房的书柜上,摆着仿古的唐诗和四书五经,并配以精美的木匣子。连“皇帝”的大床也是仿照故宫样式的四柱架子床,睡衣则是明皇色缎制的——跟“黄袍”相比,唯一的不同就是上面没有绣龙,而绣上各种花卉。在会议室和休息室的墙上,堂皇地挂着若干金龙形的雕塑。
   北京饭店的有关负责人表示,该“皇帝套房”入住的对象是国外皇室成员和大企业的老板,“与总统套房不同,对于入住这里的客人来说,很多人家中就是总统套房,他们可能更喜欢东方色彩的皇帝套房的感觉。”该负责人还强调,“皇帝套房”除了装修上的特点之外,还有最大的一个卖点,即由于套房选址定在东楼西侧,从主卧的窗口看出去,是长安街和故宫,因此可以“住在‘皇宫’看皇宫”。
   纯粹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北京饭店推出“皇帝套房”的举措无可厚非。而且我也相信,他们绝非轻率地作出决定,而是在经过精密的市场调查和研究之后,才不惜耗费巨资专门装修完成这样的一个套房。有市场才会有需求,这是永恒的真理。我认为,北京饭店的市场营销人员对中国那些高居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们的心理有充分的把握。但是,我在佩服他们的聪明的同时,却又感到背后问题的严重性。
   首先,我想,那些真正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劳动成为超级富豪的中外民营企业家们,是不会有兴趣和舍得花钱入住“皇帝套房”的。日本经营之圣松下幸之助和香港首富李嘉诚,日常生活都十分朴素,一般都在公司跟职员们一起吃快餐。并不是他们有意彰显自己的“平民化”或者“作秀”,而是他们认为:人的价值不在于显示排场、显示自己比别人生活得更加奢侈。相反,人的价值在于运用自己拥有的财富,去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网易总裁、年轻的丁磊,跟同事一起合租一套普通公寓,经常乘坐地铁上班。他身价最高的时候是十多亿美元,足够天天入住“皇帝套房”,但他绝对不会选择这样的享受。福布斯杂志刚刚公布的中国大陆首富、希望集团总裁刘永行,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他的财富观,他说为了方便,通常买几百块钱一打的衬衣。我想,他也不会入住“皇帝套房”的。
   真正的资本家崇尚的是勤俭。德国大思想家马克斯•韦伯在他伟大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精辟地分析了资本主义在欧洲和北美的兴起的原因。他认为,新教所提倡的禁欲的、简朴的生活和勤勉的、持之以恒的劳动,对资本主义的扩张发挥了“巨大无比的杠杆的作用”。这种精神深刻地锲入到现代商业文化之中,无论是否是新教信徒,都沉浸于其中。因此,上面提到的松下幸之助、李嘉诚、丁磊、刘永行等人,他们的成功都有赖于“简朴的生活方式与巨大的财富的结合,导致了资本的迅速积累”。不难推测,一旦他们迷恋上“皇帝套房”之类的享乐,他们覆灭的日子也就来临了。
   那么,入住“皇帝套房”的会是些什么人呢?我的答案是:是些花“别人”(也就是纳税人)的钱不心疼的人。在今天的中国,谁有机会和权力花“别人”的钱呢?我不说大家都猜得到:是大笔一挥金钱滚滚来的前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是到澳门豪赌一掷千金的前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是靠走私获得数百亿财富的厦门远华案主角赖昌星、是一手遮天敛财数千万的前云南省省长李嘉廷……我想,他们对“皇帝套房”一定会有浓厚的兴趣,他们不会在意昂贵的价格,因为他们的财富本来就是“不义之财”。不信,如果将来有锲而不舍的记者想办法打听到入住“皇帝套房”的客人的名单,其结果一定与我的猜想相差无几。
   其次,“皇帝套房”代表了一种腐朽、没落、专制的文化和心态。“皇帝套房”与“总统套房”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皇帝”与“总统”有着本质的不同。总统是民主社会中选举产生的国家元首,总统来自民间,任职期满后又回到民间;皇帝则是专制社会中“君权神授”的大独裁者,皇帝来自于血缘关系的继承,通常终身掌握对民众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总统是现代政治体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是需要向选民负责的“最高级的公务员”;皇帝则是古代帝国权力的象征,是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的“天子”和“寡人”。在民主社会里,人人都有当总统的可能,人人都有权做自己的“总统梦”;而只有在专制社会里,人人都会像刘邦、项羽一样,在见到秦始皇出巡的仪仗队时,因羡慕而产生“我要取而代之”的想法。因此,“总统套房”显示的仅仅是房间的豪华与精美,而“皇帝套房”的背后则隐藏着一种阴暗而邪恶的民族心理。
   近年来,关于皇帝、太后和贵妃们的小说和影视比比皆是,杀人不眨眼的专制暴君们摇身一变成了慈祥的父亲和无私的公仆。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昨天是乾隆的风流韵事、今天是雍正的勤政爱民、明天又是康熙的丰功伟业。在广告中,从高级补品、保暖内衣一直到方便面,都晃动着皇帝和太监的面孔。那些以扮演皇帝出名的演员们因此捞足了银子。虽然我们已经告别皇帝九十年之久,但我们的文化和心理依然没有完全脱离皇帝;虽然我们已经剪掉头上的辫子九十年之久,但我们精神上的辫子却依然顽固地存在着。今天没有了搞复辟、当皇帝的可能,但某些官员和商人,却在自己主持的单位和公司里,让下属把自己当作皇帝来供奉。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到故宫、颐和园等对公众开放的旅游场所,穿穿仿制的龙袍、坐坐绚丽的轿子,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
   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文化土壤和精神状态,“皇帝套房”的赚钱怪招才得以催生。它不是我们的骄傲,而是我们的耻辱。它不是我们经济富庶的标志,而是我们文明存在的隐忧。它不仅不能证明我们的财富已经达到了“超英赶美”的程度,反而说明我们的精神生活需要一次全面而彻底的“文艺复兴”——否则我们永远也不配自称为“现代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