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被背叛的蔡元培]
余杰文集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背叛的蔡元培

   
   被背叛的蔡元培
   
   今年是蔡元培先生逝世六十周年。六十年以前,蔡元培病逝于香港,那时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之中,先生也许并不忍心闭上他的双眼。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尸骨将永远留在这南国的小岛上,再也不能重返魂牵梦绕的北大校园。更加可悲的是,蔡元培先生的精神与思想,也从此被背叛与放逐了。
   “五四”前后的十年,蔡元培在北大倡导“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使得中国现代的“大学理念”得以形成和展开。陈平原教授指出,比起光复会会长、教育总长和中央研究院院长这些更加显赫的职位来,作为“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在现代思想文化史上的意义更为重要。

   然而,如今的北大校园内,找不到丝毫纪念蔡元培的讯息。由几位退休教授发起的纪念蔡元培的学术讲座,已经贴出了海报,不知什么原因,又被临时取消。也正是在这样的冷清与寂寞中,一本名叫《校园风景中的永恒——我心目中的蔡元培》的书面市了。两年前的北大一百周年校庆,恰逢蔡元培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由北大师生自发组织了《蔡元培》话剧的演出。这次演出,旨在弘扬老校长的精神与思想,与官方声势浩大、铺张浪费的庆典活动形成鲜明的反差。以致于演到最后一场时,有关部门借故撤除道具。来自教师和学生当中的演员们,含泪坚持演完了全剧,使得最后一场几乎没有道具的演出获得了最好的效果。这本书正是记载了两年前的纪念活动,集中了新一代师生对老校长的尊重和向往。
   1989年以后,北大陷入了连微澜也没有的死水之中。刚刚调至江苏省主管宣传的前任党委书记任彦申,以粗暴压制不同意见、干涉学术自由、大兴“一言堂”而让北大师生痛恨,却又对之无可奈何。任彦申在离任前的一次讲话中大肆宣扬思想钳制,赤裸裸地威胁师生说:“有的教师在课堂、讲座和发表的书刊中,散布了许多出格的言论,看来不是偶然的失误,而是比较连贯、比较系统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在一系列政治问题上同党和政府唱反调,表现出一种离心离德甚至怨恨的情绪。”比起高风亮节、让人如坐春风的老校长来,这名官僚一手遮天、磨刀霍霍的嘴脸跟“教育”哪里沾一点边?他进而恐吓说:“北大的教师,不是自由职业者,不是自由撰稿人,不能随心所欲地发表有损北大声誉、损害大局的言论。”这是公然违背《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言论。人们怀念蔡元培,其实也就是对现状的不满。贤者已逝,风雅难追。思想的自由和学术的独立,何时才能重返北大乃至其他的大学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