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余杰文集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董建华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之后,中新网传来消息说:有学者相信宣布参选的现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将会取得八百人选举委员会中过半数委员的支持。而社会上盛传有可能参选的人士,例如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机场管理局主席冯国经等,都已经表明不会参选,冯更明确表示支持董的连任。
   同时,香港《文汇报》也报道说,董建华极有可能在没有竞争对手之下“自动当选”,然后经过中央正式批准和任命,正式成为第二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第二届行政长官选举由明年二月十五日开始接受提名,到二月二十八日截止。如果到提名期结束仍只有一位参选者获得有效提名,选举主任便会宣布这个候选人在选举中自动当选,毋须在预定的投票日,即明年的三月二十四日进行投票。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民主制度”?不用说两千年美国总统大选是怎样的如火如荼,就是刚刚结束的台湾立法委员和县市长选举,也成为全社会万众瞩目的一大盛事。现代民主的一大要义,就在于每一个公民应当享有并行使自己的选举权,这是他们参与政治生活的标志。台湾的选举固然有不少的黑金、暴力和表演的成分,但当我发现每一个选举人对选民毕恭毕敬的时候,我就对台湾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香港特首居然可以不经民众投票而“直接产生”。这种赤裸裸的专制行径居然还要打着“民主”的遮羞布,岂不是对六百万香港市民公然的羞辱?假如今日董建华顺利地“自动当选”,那么不难设想,明天阿猫阿狗也有可能“自动当选”——那么,香港变成“臭港”也就指日可待了。
   这才是香港目前面临的最大危机。这一危机比经济的萧条、治安的恶化、教育的滑坡更为可怕。近年来,香港市民普遍对政治冷漠,让这一危机变得更加严峻。在我看来,士民工商、三教九流,没有人躲得开政治——政治就像影子一样追随着每一个人。大家都躲避政治,其结果是让少数低能的、专横的、腐败的政治人物为所欲为、无法无天;而大家都参与政治,才能形成一股巨大的民间力量,对当政者构成强大的监督和制约,使之成为真正的公仆。现在,董特首既然能够“自动当选”,他哪里会把香港百姓的疾苦和呼吁放在心上?他只需要看江总书记的脸色就行了。香港市民已经忍受他四年多了,难道还要忍受又一个五年吗?
   香港的老百姓就快要沦落到大陆的老百姓的地步了——除了比大陆的百姓富有一些之外,同样是专制的奴隶。民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民主有赖于每一个人的争取和奋斗。已经沦为奴隶命运的我们,真要忠告单纯的香港同胞:醒醒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