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余杰文集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当日本修改教科书、掩盖侵略罪行之后,中国政府仅仅发表了几声不痛不痒的“声明”,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回应。中国外交部乃至比外交部更高的权力机构,几乎都是由亲日派所主持的,他们当然对“一衣带水”的邻邦搔首弄姿。当年,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在没有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乃至举行全民公决的前提下,悍然“代表”中国人民宣布:放弃日本的对华战争赔款。而今,中国政府却像乞丐一样眼巴巴地望着日本施舍的日元贷款——为了这点贷款,钓鱼岛也可以不要了。
   对于日本的教科书事件,韩国的反应体现出了一个国家的尊严和一个民族的尊严。4月9日,韩国采取了迄今为止最强硬的外交行动——召回了驻日大使。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大使将暂时呆在国内讨论教科书问题”。韩国外交部的高级官员也指出,日本的教科书是“事关韩日关系基础的非常严重的问题”,韩国政府要求日本纠正被歪曲的史实,为达到此目的,韩国政府“不惜采取强硬的措施”。

   与政府的态度相呼应,韩国民众也开展禁用日货运动。汉城和釜山的抗议群众焚烧了一个日本人的肖像,并呼吁韩国人抵制日本生产的卷烟、电子产品和影视制品。
   韩国是一个有血性的民族。在战后的半个多世纪当中,韩国对日本的态度从来就是正义凛然的。韩国虽然是一个小国,但即使在经济尚未腾飞的时候,它也没有放过对日本战争罪行的声讨。相反,作为亚洲大国的中国,却一直对日本态度暧昧。据李锐《庐山会议实录》记载,毛泽东居然对日本侵略中国表示感谢,认为日本的侵略拯救了濒临灭亡的中共。他公然说,当时在中国的土地上是“国民党、共产党、日本人三足鼎立”。毛泽东竟然将党派的利益置于民族的利益之上,他才是最大的卖国贼。所以,毛泽东以下,中国历届领导人对日本外交都显得无比软弱。
   古人云,外交应当“远交近攻”,这句话放在今天的国际关系之中仍然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中国政府却逆其道而行之,搞起了“远攻近交”。一次偶然的中美状机事件可以闹得天翻地覆,而日本军舰强行登上钓鱼岛甚至杀害一名捍卫钓鱼岛主权的香港议员,中国却默不作声。其实,原因很简单:与中国政府一样,日本政府也是一个没有原则的政府,它只需要同中国做生意赚钱;而美国人就讨厌了,他们老是要谈论人权问题——中国政府忍无可忍了:人权是我们自己的人权,“干卿何事”?为什么非得让中国在国际上颜面扫地?
   所以,与韩国有血性的、真实的民族主义相比,中国的民族主义是虚伪的民族主义。中国不敢用民族主义来应对面目日益狰狞的日本,却用民族主义来回击美国的民主和权、人权价值观。最后,酿成的苦果还得自己来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