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一句话里的良知]
余杰文集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句话里的良知

   
   一句话里的良知
   
   今年以来,大陆对新闻出版的控制进一步加强。武汉的《今日名流》被勒令停刊、湖南的《书屋》被撤换编辑,广州的《南方周末》遭到严酷的整肃,几名最优秀的编辑和记者被开除。有学者认为,现在是“六•四”事件之后舆论最不自由的时刻。至于这种状况将持续多久,谁也无法判断。经过了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专制统治,中国知识分子在精神上被阉割、在肉体上被折磨,许多人早已失去了抗争的勇气。然而,这一次他们不再沉默。他们不能沉默,因为继续沉默意味着将灵魂完全出卖给魔鬼。他们终于张开了喉咙,每人说了一句话。
   学者丁东宁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文学评论家邵建说:“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历史学家葛剑雄说:“任何时候我没有沉默的理由,任何时候我将尽力说该说的话。”
   学者赵诚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雍而溃伤人必多,故而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以言。’请当局者莫忘中华文明古训。”
   伦理学家肖雪慧说:“对周实、王平(《书屋》杂志编辑)和《今日名流》的勇士们表示敬意,最好的行动莫过于面对社会罪恶继续说自己该说的话。”
   学者智效民说:“刀俎之间见正气,书屋永自寓良知。”
   学者祝大同引用了《淮南子•说山训》中的一句话:“鸡知将旦,鹤知夜半,而不免于鼎俎。”
   学者吴思则正话反说:“我们自作自受。公平之至。”
   哲学家徐友渔说:“中国人为讲真话付出太多,牺牲太多,这对我们来说是悲剧,但也是光荣。”
   学者樊百华说:“思想言论自由有利于国家稳定、进步。”
   编辑李静说:“如果中国真有言论自由那一天,那么言论自由的道路,至少有一半是由怀抱自由理想、不计个人代价的‘编辑敢死队’铺成;如果中国永无言论自由的那一天,那有一多半是因为:无畏的周实王平们已经绝迹。如果说‘民主需要后援力量’,那么也许现在就到了我们一起作后援力量的时候?”
   学者张耀杰说:“近日刚好在阅读陈独秀的‘最后的政治意见”,这位自觉不自觉地为统一思想战斗过若干年的人物,到晚年终于明白了思想是绝对不可统一的,也绝对统一不下去。统一思想的根本原因还在于独裁政治:‘斯大林一切罪恶’,无不是‘凭籍苏联自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等‘一大串反民主的独裁制’而发生的。”
   学者王东成说:“让思想发出声音,让思想者成为公民。”
   还有更多的知识分子也发出了自己愤怒的声音。虽然他们的话无法在被官方所垄断的媒体上发表,但在网络上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次的“一句话行动”里所蕴含的良知和勇气,让我看到了饱受创伤的中国知识分子重新站起来的希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