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余杰文集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访问日本,在离开东京成田国际机场的时候,遇到了一名男子向其投掷饮料瓶。当时现场一片混乱,该男子立刻被日本警方拘捕。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警察署宣布,该男子来自中国大陆,三十四岁,名叫薛义,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在薛义被日本警方拘押期间,约二十人赴日本驻华大使馆示威,要求日本政府立即释放这名“英雄”。示威者在使馆外拉起横额,高叫“李登辉是汉奸和日本人的走狗”等口号。这次示威没有受到警方的干涉,显然事先得到了批准。中共当局对游行示威控制极其严格,虽然宪法中规定了公民有游行示威的权利,但具体设定的《游行示威法》百般限制,几乎将此权利取消于无形之中。
   不过,当局对某些对其“无害”的甚至“有益”的游行示威,往往网开一面。比如,中美撞机事件之后中国民众围攻美国使馆、反日风潮民众中围攻日本使馆,即便其间出现了若干暴力行为,警察亦袖手充当旁观者。当局居高临下地赐予民众“爱国权”,且在背后煽风点火;而一旦引发国际舆论的反弹,便立即号令收兵,潮水般的大众顿时作鸟兽散。可以说,在几次“御赐爱国运动”中,官家的运作均达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日本电视上反复播放薛义在被捕的瞬间的画面。这名略显肥胖的中国男子,顽童般地对着镜头吐舌头、做鬼脸,不像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士,倒与日本右翼的暴力团的成员的流氓外表十分相似。此人究竟是英雄,还是泼皮,明眼人大致可以判断之。其言行举止,究竟是为国增光,还是败坏国人的国际形象,稍有常识之人自有结论。
   在缴纳了二十万日元的罚款之后,薛义被日本警方释放。于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旗下、历来以“爱国”著称的《国际先驱导报》,立即对其作长篇专访,企图塑造出又一个“爱国英雄”来,以安慰那些本已无国可爱的民众。
   表面上看,薛义是一个莽夫,其实他是一个聪明人。他完全知道什么是可以批评的,什么是不可以批评的。装腔作势的反日、反台的言行举止,自然能得到官家的赏识,更能得到愚民的欢呼。而一旦批评中共当局,便立即会被打入另册、永远不得翻身。中共驻日本使馆工作效率低下,在薛氏向日本警方提出会见使馆官员的要求之后,整整等待了两天时间,“祖国的亲人”才前来探监。尽管如此,曾经望穿秋水的薛义,不敢有丝毫怨言,在接受采访时,首先便对使馆表示感谢,也就是向党和政府输诚。分寸拿捏得相当准确。
   面临可能被日本政府被遣返回国的命运,薛义表示并不后悔。他如此描述当时的举动:“李登辉的支持者都站在安全线外,我并没一直和他们站在一起。买了饮料后,我回到旅客休息座位上等候。在听到李的支持者高呼他名字的时候,我以比平常稍快的速度走到人群背后,找到一个相对来说人较少的位置,同时喝了一口饮料,以降低李的支持者和警察的戒心。事前我并没有任何明显举动,所以他们不知道我的目的,也没人阻拦。”于是,他顺利地发出了那“惊天一掷”,终于一举成名。
   那么,薛义为什么要选择李登辉作为袭击对象呢?他的回答是:“日本警察曾问我,周围有那么多人,而我为什么偏偏要把饮料瓶投向李登辉?我当时就说了‘擒贼先擒王’这句话。”参与日本驻华使馆前要求释放薛义的示威活动的冯锦华,即当年因为到靖国神社侧门泼油漆被日方遣返的“爱国志士”,也有类似的解释:“像李登辉这样的民族败类,只会受到人民的唾弃。薛义的行为是代表中国普通人发出了质朴的声音,对‘台独’表达谴责,这是最重要的。”李登辉是不是“民族败类”,仁者见仁,智见智。薛冯二氏有何资格代表“人民”作出斩钉截铁的宣判?没有经过他人的授权而妄自“代表”,这本身就是一种专制主义思维。薛氏在现场也看到了有许多李登辉的支持者,他为何不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个“民族败类”居然有众多的支持者?这个被他们认定为“民族败类”的人,为何被另外一些人看作是台湾的“民主之父”?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一种文明的方式来处理政见上的分歧,偏偏选择暴力手段来恐吓及威胁,这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恐怖主义分子的行径有何区别呢?
   这些对李登辉恨之入骨的爱国者们,依然将李登辉当作“台独”的代表人物。其实,他们的资讯早已过时了。他们全然不知,近年来李登辉已经从“台独”立场上大幅后退,甚至主动提出访问大陆并与大陆和谈的愿望。他在两岸问题上的观点日趋务实,与陈水扁拉开了距离。因此,李登辉受到台湾岛内深绿阵营的严厉批判。此次薛氏以如此小儿科的手段袭击李登辉,反倒让深绿分子们在一旁偷着乐。此种做法不仅不能改善台湾民众对大陆的看法,相反将使得台湾民意更加疏离于大陆。“台独”意识的抬头,至少部分是天安门屠杀的血与火逼出来的,也是若干薛义式的“武林高手”逼出来的。
   但是,在彼岸,爱国永远是一把“政治正确”的“尚方宝剑”。薛义宣称:“我一直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如果不做(这件事),我不知道今后将如何面对自己。”薛义在接受访谈时还说:“爱国可以具体到很多方面,身在国外,应该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人和中国的形象。爱国不是空喊口号。面对对手,该示强的时候决不应示弱。”说得倒是头头是道,其“掷瓶”之举却是打自己的耳光。强大的中国不是用饮料瓶子便可以砸出来的。薛义的所作所为,让日本民众和台湾民众看到了某些大陆人丑陋、野蛮的嘴脸和扭曲、变态的心理,他们也许由此而蔑视、歧视那个“不文明的国家”。所以,其投掷瓶子的举动,不是张扬国权之举动,乃是匹夫之勇;不是爱国,乃是害国。
   百年以来,中国饱受西方欺负,更是沦陷于专制暴虐的“自我殖民主义”。此悲剧命运,“爱国贼”们功不可没。杂文家易大旗在分析这类“爱国贼”时指出:“他们的心理是扭曲的,其‘国家主义’的民族情结,由自恋成癖到自虐成狂,他们把自己的民族想像成一个含怨之妇,想像成一个披散着长发吊着长舌的、被人勒死的厉鬼,终日追魂索命,清算十代以上的血仇。”从童年时代开始,中国人便生活在一个被仇恨所毒化的社会氛围之中,却不敢对每天都在伤害自己的当权者说三道四。许多国人一说起台湾问题来,便如同好斗的公鸡一样眼睛充血、羽毛竖立;但是,对于身边被当权者欺辱、掠夺乃至杀害的同胞,却视若无物、冷漠如冰。于是,他们的爱国主义便呈现为“舍近逐远”的选择:遥远的日本、台湾、美国成为他们发泄心中怨愤的对象,同时还能让自己显得如此“爱国”,何乐而不为呢?
   “台独”所伤害的仅仅是一个抽象的“大中华”的概念,“台独分子”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大陆民众的切身利益。是谁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山西奴隶童工事件?是谁命令荷枪实弹的军队杀害天安门广场上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是谁迫使一个村子又一个村子的农民因卖血而染上不治之症艾滋病?是谁生产并销售有毒奶粉导致数百名“大头娃娃”的出现?是谁向俄罗斯卑躬屈膝并签订条约出卖大片国土?是谁感谢日军发动侵华战争帮助中共夺取了江山?是谁造成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饿死三千万人的大饥荒?该不是李登辉和“台独分子”吧?
   此次“掷瓶事件”,难以被炒作成又一次反日运动的借口。因为薛义本人也不得不承认,日本警方对其处置完全符合法律,他在拘留所的生活也清闲而平安,不仅享有良好的饮食,还读书和锻炼身体。他说:“日本警方的态度还算友善。私下里他们中也有人对我说,你的心情的可以理解的,但是扔饮料瓶是不对的。”薛大英雄也许不知道同胞陈光诚在自己国家的监狱中的遭遇。陈光诚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是一位受过医学高等教育的盲人。本来,他可以通过行医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他勇敢地站了出来,为那些受歧视的残疾人,为那些被强迫堕胎的农妇提供法律帮助。于是,陈光诚被投进了监狱,并多次遭到警察的毒打。即便愤而绝食,即便律师抗议,也无助于改变其在狱中的恶劣处境。两相对比,日本与中国,哪个国家更加文明、更加法治、更加尊重人权呢?薛义先生何不尽早回到祖国,尝尝在祖国坐牢的滋味呢?
   从泼油漆到掷瓶子,当然都是“个人行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中共当局在背后策划和驱动。温家宝刚刚在日本完成了“破冰之旅”,胡锦涛刚刚接见了中日两国青年文化交流的代表团。此时此刻,中共当局并不愿与日本的关系继续恶化。因此,“掷瓶事件”所出现的时刻,并非中共所惬意的时刻。但是,其思想渊源则是近二十年来中共当局极端民族主义的宣教。在此意义上,当局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那么,谁是真正的爱国者呢?怎样做才能让中国成为受世人尊敬的“人国”呢?如今,对于真正的爱国者来说,并不需要将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也不需要将饮料瓶向李登辉头上扔去,需要的乃是贴近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贴近这群多灾多难的同胞。正如易大旗所说:“真正值得尊敬的爱国者,是使自己和所有同胞成为其‘人’的有志之士,他们从平凡的事体做起,关注家乡社区的建设,从一草一木乃至为细微末节之每一平方厘米的民主权益而抗争;他们当然从未忘却同胞的‘生存权’,以我之见,他们关注的多有‘非政治化’的问题,如教育、环保、艾滋病等等;他们热爱中华文化,又为这种文化融汇到世界文明潮流而努力,他们并不抗拒‘全球化’,却又警惕强势资本财团的无限扩张,捍卫个性、个人尊严和抵御‘麦当劳’的文化趋向;他们直面人生,为劳苦大众的不平而疾呼,决不对一切侵犯人权的权势者低下自己的头颅。”由是观之,薛冯之流的“爱国贼”显然不在其中。
   清朝末年义和团的符咒没有振兴中华,毛泽东时代红卫兵的打砸抢也没有振兴中华,九十年代愤青遍地“说不”的唾沫也没有振兴中华。泼皮式的爱国于今可休矣。在日本居住的数十万华人华侨中,亦有若干我所敬重的爱国者。比如东北汉子班忠义,数十年如一日为中国和韩国的日军性暴力受害者呼吁和募捐,他每年都跋涉万水千山,将捐款亲自送到每一名受害者的手上;又比如湖南女子刘燕子,自费编辑发行中日双语的文学刊物《蓝》,该刊物堪称目前最佳的中日双语文学刊物,对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薛冯之流,对镜自照,不觉得自己的丑陋吗?
   批判专制的渊薮,盗来自由的火种;打破铁屋的黑暗,带来民主的新风。此方为爱国之正道。
   愿与有识、有志、有勇、有智之同胞在此路上同行。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观察》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