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余杰文集
·走出“黑名单”,活在光明中
·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从未存在过的“胡温新政”
·胡锦涛正在步齐奥赛斯库后尘
·像老鼠一样胆怯的“世界第一大党”
·中央电视台是党的喉舌,还是皇帝的尿壶?
·“反右运动”与中共的现代奴隶集中营(上)
·从图图与林义雄的会面看天安门事件的未来
·从赵紫阳与胡锦涛的分野看中共的未来
·秘密警察能捍卫“铁桶江山”吗?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独裁者的盛宴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
·温家宝的“大师梦”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兼论鄢烈山的文风问题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没有民营媒体,何来新闻自由?
·谁把网络当作洪水猛兽?
·我们为什么要有基本的是非判断?
·宣传部是个什么部?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给汉语以自由,给心灵以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在二零零五年澳洲墨尔本“亚太地区作家论坛”上的对公众演讲
·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关于郑北京“爆破作文”案件的感想
·在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度,作家何为?
·谁是说真话的人?——悼念刘宾雁先生
·谁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评谢幼田《中共壮大之谜》
·写作是一种捍卫记忆的努力
·这是纪念抗战,还是歪曲历史?
·专制之下无信史——评《东亚三国近现代史》
·两个母亲,一个时代
·“长征”与“鬼地方”
·中共向朝鲜学什么?
·监牢里的“正义——从郭光允和欧阳懿的狱中遭遇说起”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向两位同龄的女教师宋飞和卢雪松致敬
·“海龟”祸国论
·荆棘中的过客——评易大旗的杂文
*
*
18、《几番魂梦与君同》(同心出版社)
·《几番魂梦与君同——小山词中的爱欲生死》目录
·几番魂梦与君同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半镜流年春欲破
·不眠犹待伊
·唱得红梅字字香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人情恨不如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日前对媒体表示,如果有机会,他未来愿意为民进党和中国大陆牵线。他认为,两岸未来包括农业、经济、宗教等多方面都应该合作,民进党不应该有党派之见,应该乐见国民党帮忙伸出和解之手。

   此种言论在岛内引起轩然大波,即便身在彼岸的我也感到莫名惊诧。
   首先,中共当局是否主动授权马英九先生出面充当两岸和解的“牵线人”呢?两岸问题的主动权掌握在穷兵黩武的中共当局手中,而非台湾民进党当局所能左右。中共不愿放弃武力统一的野心,频频用导弹甚至核武器威胁台湾人民;而在台湾,再也没有一个人像当年的蒋介石那样有“反攻大陆”的梦想了,包括继承其衣钵的马英九主席在内。因此,如果中共根本没有抛出不武力犯台的橄榄枝,马英九的此番表白岂不有点自作多情?
   其次,说到党与党的关系,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才有着漫长的深仇大恨的历史,而民进党乃是仅有二十年历史的台湾本土政党,从来没有跟中共有过狭路相逢的经历。当年,国共两党同为苏联共产党卵翼之下的难兄难弟,共产党学到了苏联专制统治的精髓,国民党却“独裁无胆,民主无量”。于是,在逐鹿中原的大战中,共产党大败国民党,国民党丢失了天下。
   今天,参与过内战的老人大都凋零,国共两党相逢一笑泯恩仇,无论于两党而言,还是于两岸民众而言,当然是好事。但是,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频频访问大陆,为了个人的政治虚名和家族的经济利益,对中共点头哈腰、卑躬屈膝,颜面扫地。明眼人一眼便可以看出:两党不是平等相处,而是国民党自海外来朝,共产党赏赐礼物一二。
   如此这般,只会增长中共之狂妄,而将其沾满大陆民众鲜血的黑手伸向台湾岛内。中共何曾对国民党有过半点尊重?就在连战访问大陆期间,在中共宣传部的命令之下,关于“长征”题材的电视和电影大肆播放,国民党前辈人物被妖魔化成牛鬼蛇神,不肖子孙连战却像将头埋进沙堆中的骆驼一样,对此不闻不问。
   至今,死于国共内战的国军战士仍然被中共视为不齿于人类的“蒋匪”。而在美国,南北战争中失败一方的南军将士,墓地与纪念碑处处皆是,民众可以自由祭拜。即便是为抗战而死的国军将士,也遭到中共千方百计的掩盖和贬低。没有历史真相的还原与厘清,何来宽恕与和解?
   再次,马主席说,两岸包括农业、经济、宗教诸多方面都可以“合作”,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农业和经济我不懂,仅以宗教而论,大陆民众连起码的宗教信仰自由都没有,台湾如何与之合作呢?台湾朝野及宗教界可以做的,乃是促进大陆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拓展,乃是关注每一起教案和每一个因为持守信仰而被刑求的大陆同胞,而不是在不明真相的前提下枉谈“合作”。像星云大师那样到大陆去作秀,欣然成为胡锦涛的遮羞布,不应当成为马英九主席的“选项”。
   我所欣赏的马英九,是那位誓言“六四不正名,统一便免谈”的、柔中有刚的君子,但愿马先生不要自食其言。近年来,在中共的统战手腕面前,多少铮铮铁汉最后都成了没有脊梁的小人。前车之鉴,马先生不可不慎之又慎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