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余杰文集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山西奴隶童工事件曝光之后,全球媒体聚焦、全国民众声讨。

   我特别注意到,大多数评论者愤怒谴责黑砖窑的老板和地方的基层官员,许多人对中央政府的干预和最高领导人的批示表态“坚决支持”。比如,有一位《南方周末》的时事评论员认为,奴隶童工事件“是对于国家统一法制的彻底颠覆”,他甚至用“一场叛乱”来定义。他写道:“因为中央政府的强力干预,国家机器终于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解救开始了,调查开始了。既然是叛乱,就需要平叛,就需要动用国家暴力,对所有黑窑如秋风扫落叶予以彻底摧毁!对所有监工、对所有黑窑股东和老板,予以坚决镇压!”

   类似的论点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也层出不穷。有学者甚至认为此类丑闻的发生,是因为地方政府权力过大,地方政府为所欲为且欺骗中央政府。他们指出,中央是好的,地方是坏的,中央只是暂时被蒙蔽了,一旦中央清醒过来,就必然扭转乾坤,为老百姓报仇雪耻。这是中国自古以来形成的一种“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路。在这一思路之下,甚至有人建议加强中央政府的集权能力,中央越强大,政令越畅通,正义越彰显。

   我不同意这样一种舍本逐末、缘木求鱼的看法,也不同意这样一种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的批评策略。我认为,中央政府根本就不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受害者及其家属也不必对胡锦涛和温家宝感恩戴德。相反,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和中央集权的权力格局,才是中国人权灾难的始作俑者。黑砖窑事件并不是一场叛乱,而是中央政府默许甚至鼓励的,中央与地方官僚联手对民众实施抢劫之后的分赃行为。中共的特务系统和内参报道,堪称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搜集机制,胡温不可能被地方官员蒙在鼓里。

   我们不能依靠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实施监督和惩罚,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的利益与老百姓的利益是对立的。那种希望国家机器以暴力来“镇压”监工、黑窑股东和老板的呼吁,激情有余、理性不足,而且显示出某些中国知识分子法治观念的薄弱。中共的国家机器从来只会驱使坦克和全副武装的军队镇压民众的爱国民主运动,而不会开去捣毁成千上万的黑砖窑及黑煤窑。那些监工、黑窑股东和老板们,理应接受法律的制裁,而非国家机器的暴力“镇压”。公共知识分子在进行社会批评的时候,一定要避免使用被“党文化”污染的“党语言”。

   为受害者鼓与呼固然重要,但是对症下药更加重要。要切实保障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遏制奴隶童工现象的蔓延,不能靠加强中央集权的政体、不能靠最高统治者的良心发现、更不能相信温家宝的眼泪,而应当切实推进政治民主化进程、实现新闻自由、结束一党专政。

   ──《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