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余杰文集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一篇民建中央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成思考危的访谈。成思危巧舌如簧地为中共的政协制度辩护,不承认“民主党派”是当局的“政治花瓶”。他说:“海外有些朋友问我,你既然是独立的党派,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跟他们解释说,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唱大合唱,就要有主旋律,这个主旋律就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成思危的这番表白,俨然是不以太监为耻、而以说谎为荣。所谓“八大民主党派”,确实是富有“中共特色”的制度创新。中共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实行独裁,又要戴上民主面具。五十年代,受中共“联合政府”宣传所迷惑的民主党派真心参政,却纷纷被打成不齿于人类的“右派分子”。读一读章伯钧之女章诒和所著之《往事并不如烟》(香港全本名为《最后的贵族》),即可见那些批评国民党不假辞色、傲骨铮铮的民主人士,在中共暴政下则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非挥刀自宫不足以苟存性命。老蒋是“独裁无胆、民主无量”,因此国民党的统治尚吞舟是漏;老毛则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因此在共产党治下连沉默亦是犯罪。
   “八大民主党派”党章的第一条皆为拥护中共的领导,这是近代政党政治中的“第二十一条军规”。一个政党既然要拥护另一个政党,它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呢?据说,民主党派的吸引人入党的时候,有人反问说:“与其加入你们,不如加入中共,要当坏人也要坏到底,不要像你们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成思危以加入共产党的“大合唱”为荣,但他有没有想过这是怎样一曲“大合唱”呢?且不说毛泽东时代的八千万冤魂,且不说天安门广场的血腥屠杀,就在眼前发生的对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香港记者程翔的非法审判,成副委员长真的一无所知吗?看来,太监当得太久了,渐渐就意识不到自己太监的身份了。
   成思危说:“‘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这是我参政议政的座右铭。”此语堪称“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真话是说谎者的座右铭”。成氏何时“慷慨陈辞”过——当共军的坦克将手无寸铁的学生碾得血肉模糊的时候,当共军的机枪对着一无所有的广东汕尾村民扫射的时候,你真的“慷慨陈辞”过吗?成氏何时“鞠躬尽瘁”过——当西部地区的失学儿童高达数千万人的时候,当上访村一夜之间被警察夷为平地的时候,你真的“鞠躬尽瘁”过吗?
   “虎父无犬子”是假话,“虎父”大都有“犬子”。成思危的父亲成舍我是近代中国报业杰出的开拓者,一生以说真话为己任。成舍我常对编辑记者说:“只要保证真实,对社会没有危害,什么新闻都可以刊登。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不负责任,打官司、坐牢,归我去。”因为说真话,成舍我险些遭奉系军阀枪杀,也多次受到国民党的恐吓,但他等来了台湾解除报禁又可畅所欲言的那天。但是,成舍我大概想不到成思危会是如此一个不肖之子吧?假如老先生地下有知,定然会唾其面批其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