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余杰文集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笔者应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资深参议员布朗贝克的邀请,赴美国参议院办公大楼出席参议院保守派议员的每周例会并发表演讲。

   这次会议的参与者,除了若干共和党参议员及其助理之外,还有来自华府的各基金会、智库、非政府组织及媒体的代表共五十多人,许多人都是负责给国会、白宫和国务院起草相关报告的重要人士。布朗贝克参议员是本次会议的主持人,当他来到会议大厅时,首先便发现了我,主动走过来跟我打招呼。我们去年在他的办公室中曾经有过一场较长的会谈,他也是促成去年白宫接见包括我在内的三名来自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的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去年五月,我曾经与他分享过关于促成一份亚洲版的“赫尔辛基人权宣言”的建议。我认为,当年美国及若干西方民主国家倡导通过的“赫尔辛基人权宣言”,对于促进苏联和东欧地区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状况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今,美国也可以在亚洲尝试联合日本、印度、南韩等民主国家,通过一个亚洲版的、类似的国际公约,有力地推动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状况的改善。布朗贝克对该建议十分赞赏,并表示随后将召开国会、国务院等机构共同参与的联席会议,探讨实施该计划的可能性。此次一见面,他便说:“我还记得你的建议,你们去年在白宫的会谈非常成功!”

   余杰在参议院演讲,右边坐着的倾听者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资深参议员布朗贝克

   会议以严肃的祷告开始,与会者全部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此前,曾经有一位中国学者指出,美国法律规定不允许在政府机构内祷告,因为这是一种宗教活动,这样做违背“政教分离”的原则。其实,这种说法不一定符合美国政治的实情,对“政教分离”原则的理解也难说很准确。“政教分离”是指政府不将某种宗教作为国教,不得干涉公民对所信仰的宗教派别的选择,不得制定法律侵犯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不是说政治家和政府公务员不得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不得在其工作中彰显出其信仰来。美国的军队中有军牧,许多大学中有校牧,这并不违背政教分离的原则。美国政府一年一度的“总统早餐祈祷会”持续了多年,也从来没有人控告说此做法“违宪”;美国现任总统布什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在白宫中组织查经班,在空军一号上与高级官员们一起做礼拜,也没有遭到谁的非议。我发现,在此类国会会议之前,大家一起祷告,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并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到大惊小怪。

   会议首先讨论了一些美国国内的议题,如华府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基督教保守派团体“家庭研究所”的发言人介绍了如何制止堕胎泛滥的计划以及堕胎的严重危害性,波兰民主和自由基金会的负责人介绍了该基金会历史和运作情况,“威伯福斯项目”的负责人推荐了一部即将上演的关于基督徒、废奴运动先驱威伯福斯的新电影,一位科学家谈及在英国已经合法化的将人的细胞与动物的细胞融合的研究项目以及如何在美国禁止此类可怕的“科学研究”,一位教育界人士提及在阿拉巴马州新通过的中学教材中采纳了圣经关于世界来源解释等等。这些议题都是美国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非常关心的议题,接着大家一起讨论了如何在国会、行政机构以及公共领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让福音派基督徒的观点被决策者和更多的民众所接受。

   国际问题的议题之一是由笔者作题为《美国如何帮助中国推进宗教信仰自由》的报告。布朗贝克参议员向大家介绍说,主讲者余杰先生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的知名作家,也是北京家庭教会“方舟教会”的成员,去年曾经在白宫受到布什总统的接见,是中国推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的先锋人士。他说,非常欢迎余杰先生再次来到参议院与大家分享他的观点。美国政府刚刚发布的人权报告中,关于中国的部分显示出,近期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我们非常关注这一情况,并将作出各种努力来遏制这一趋势。

   我首先表示,很高兴来到参议院向大家介绍基督教近年来在中国发展的一些新的趋势,以及基督教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作用。我指出,从昨天开始,中国共产党正在北京召开一次重要的代表大会,中国共产党宣称他们的理论和组织仍然富有吸引力,他们拥有超过七千万的党员。但是,共产党党员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忠实的共产主义信徒,党员们都是抱着获得利益的想法入党的。与之相反,中国基督徒的数量不仅超过了共产党员,而且质量方面更是共产党所望尘莫及的,他们大部分都是虔诚而坚定的信徒。因为在今天的中国信仰耶稣不可能得到什么具体的好处,相反常常会有被逼迫的危险。尽管如此,中国基督徒的数量仍然以每年数百万的惊人数字增长,中国是继非洲大复兴之后,全球基督徒数量增长最快的地区。如果继续保持这样一种增长速度,中国有望在十年之后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上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国家。

   近年来,中国大批城市知识分子成为基督徒,他们当中有作家、律师、教授、记者、艺术家等,他们积极介入公共生活,公开表达信仰,有很多基督徒知识分子勇于参与各种人权活动。他们以温和、理性而坚定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他们相当重视马丁•路德•金所领导的美国黑人的民权运动的经验,以及罗马教宗保罗二世在苏联和东欧的民主化中所起的作用,他们也在学习和借鉴南非和南韩的教会在民主化中所扮演的不可缺少的角色。去年我在白宫做客的时候,就曾告诉布什总统说,在中国基督徒的数量达到两亿的时候,如果中国共产党崩溃、中国政局出现重大转机,基督教所倡导的非暴力、宽容和爱的价值,将大大降低发生流血冲突和暴力事件的可能性。而中国如果成为一个以基督信仰为主流信仰的国家,中国也必将成为一个美国在亚洲地区的甚至比日本还要亲密的朋友。

   我的报告的重点,是提出几点美国如何切实帮助中国实现宗教信仰自由的建议。我认为,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民主化,当然主要是靠中国人自己的努力和奋斗。但是,我们也需要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的有力支持。首先,我建议美国的高级官员、国会议员在访问中国的时候,应当争取会见中国家庭教会的成员,甚至参加家庭教会的礼拜活动。作为基督徒,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教会中参加礼拜活动,都是其信仰自由的组成部分;而作为中国的家庭教会,接纳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兼有政府官员、议员、记者等身份的基督徒参与主日敬拜,也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应有之义。过去,许多西方人到中国,担心与家庭教会的接触,会给对方造成麻烦,这已经是一个过时的想法了。其实,越来越多的接触,才是对家庭教会的支持,也能促使家庭教会尽早浮出水面、走向公开化。同时,西方的政界和宗教界人士也要尽量减少与官方的“三自会”来往,因为每次与他们的来往,便是对其合法性的一次确认和肯定。即便在不得不与此机构来往的时候,也可以将与家庭教会接触当作必要条件提出来。我也再次建议说,明年布什总统将去北京参加奥运会,美国的基督徒和教会要给总统传达明确的信息,建议他去一家中国的家庭教会访问,这一步将是历史性的突破。

   其次,我引用对华援助协会的报告指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差不多两千名基督徒因为信仰的缘故被关押在监狱中,其中许多人受到酷刑和虐待,他们的健康状况堪忧。还有很多基督徒虽然没有被捕入狱,但受到了当局的绑架、殴打、恐吓、监视等,近期发生的基督徒、人权律师李和平被毒打,基督徒、天安门事件中受害的残疾人士齐志勇被禁止出门参加礼拜活动,基督徒、维权人士华惠棋被毒打等事件等等,全都发生在奥运会前夕的北京,让人触目惊心,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纳粹当年的奥运会来。我建议,美国政府尽快整理出一张因信仰而被迫害的基督徒的名单来。在美国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与中国方面会谈的时候,每一次都将这张名单拿出来;而在下一次会谈的时候,一定要质询对方是否已经着手解决这些案件,有哪些案件有所纠正,有哪些囚犯在狱中的处境有所改善。能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人,能多救两个人就多救两个人。这是一项持之以恒的工作,是一项与中共当局比赛耐力的工作,绝对不能半途放弃。

   第三,我建议美国方面在收集每一个宗教迫害案件的同时,也收集到参与每一个案件的法官、检察官和警察的资料,并综合成一张与受迫害者名单对应的迫害者的名单。我建议美国政府命令驻华使馆,冻结这些参与宗教迫害案件的人员的赴美签证。这些人员,有的甚至获得了由美国方面出资的访问项目,这些手上沾着鲜血的凶手堂而皇之地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美国访问,简直就是美国的耻辱。或者,他们往往以商务考察的方式到美国来旅游,到拉斯维加斯去赌博,花费的当然是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日前,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宣布,冻结缅甸军政权中若干高级官员的赴美签证和在美国的财产;这样的做法完全可以在中国复制,要让那些参与制造罪恶的中国官员意识到,作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最后,我呼吁说,美国的基督徒们要为中国那些在监狱中的弟兄姊妹祷告,因为我们的自由息息相关,只要还有一个基督徒在监狱中,我们便是不自由的。比起各种政治手段来,弟兄姊妹的出于爱和怜悯的祷告,才是最有力量的。在我演讲的过程中,我发现布朗贝克参议员一直在认真地倾听和记笔记。当演讲结束的时候,他激动地走上台来与我握手,并提议说,我们现在便为中国的弟兄姊妹祷告。他与我并肩站在台上,亲自开口祷告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求您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为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祷告,为那些为义受逼迫的,被下到监狱中的弟兄姊妹祷告,为他们的家人祷告,愿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平安,愿他们的困境中有神的同在。”

   祷告完毕之后,布朗贝克参议员对与会人员说,余杰先生提出的几点建议都很重要。今天在座的议员们今后访问中国的时候,一定要把访问家庭教会列入行程之中。我们也将通过种种渠道向白宫方面传达余杰的建议,至少我本人便会联系布什总统,提醒他到北京观看奥运比赛的时候,尽量安排去中国的家庭教会。余杰先生提出的两种名单,我们要不断完善,并且将其激活,如果仅有名单而不让压力传达到中共那里,是没有用的。当他完成总结发言之后,再次建议与会人员鼓掌感谢我的分享。会议结束之后,布朗贝克参议员还邀请我去他的办公室继续讨论今天的主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