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光与光的背面》之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余杰文集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与光的背面》之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那些监督政府的民间组织
   在民主社会,有了解、被告知政府在做什么和为什么这么做的基本权利……隐秘暗昧是有腐蚀性的:它与民主的价值准则背道而驰,且损害民主进程。隐秘建立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互不信任的基础之上;同时,它又加深了这种互不信任。

   ——斯蒂格利茨《透明度在公众生活中的作用》
   美国是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在政府与公民个体之间,存在着一个宽阔的公共空间。在这次美国之行中,我观察到了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现象:美国大大小小的非政府、非盈利性的民间组织居然如此之多。在美国的政治生活和公众的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这类民间组织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有一位美国学者这样说过:“在许多美国普通民众心目中,可以没有政府,但不能没有非政府、非盈利性的民间组织。”
   在华盛顿,我先后访问了几个非政府、非盈利性的民间组织,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个机构是“政府职责促进会”(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Project,简称GAP)。在华府市中心的一栋高级写字楼里,我会见了该组织的负责人克拉克先生(Louis A.Clark)和负责法律事务的律师马丁先生。
   克拉克曾经担任政府官员,后来参加GAP。他告诉我:“这是一份具有相当的挑战性的工作。”GAP成立于一九七七年,其经费来自于一些独立的基金会,因此它挑选一般项目都不考虑盈利,只有少数的研究题目能获得一定的报酬。该组织关注的焦点是政府和法人的责任问题,致力于保护公民的知情权,促进政府承担自身责任,其研究领域包括武器监督、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工人健康和国家安全事务等。近年来,GAP主要从事以下三件方面的事务:第一,为那些因揭露政府强力部门以及大公司内部的阴暗面而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雇员们提供免费的法律帮助,帮助他们打赢“蚂蚁撼大象”、“牛犊顶橡树”的官司;第二,通过传媒将搜集到的关于腐败的信息向全国公众传播,让腐败分子无处藏身;第三,向国会提出议案,促进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虽然GAP只是一个小小的民间机构,但触动的却是高官显贵们的切身利益,因此他们不无骄傲地自称为“吹口哨的人”。目前,GAP一共拥有二十六名正式的工作人员,以及五十个大学生志愿者。他们在华盛顿和西雅图设有两个办公室。
   马丁在法律界大名鼎鼎,如果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他可以轻轻松松地拿到百万美元的年薪,他却宁愿来到GAP来工作,每年只收入十多万美元。马丁说:“这份工作很有意思。”看来,美国有不少不受金钱诱惑的理想主义者,在许多美国人心目中,钱并非唯一重要的东西。
   马丁向我介绍了由GAP经手的一个著名的案件:在华盛顿州某处的一个军事基地,出现了严重的核污染事故。军方一直试图掩盖这一情况。在军事基地工作的雇员们发现了真相之后,开始团结起来,一起控告军方在事先没有告知的前提下让他们到有放射性危险的地方工作。这是一个艰难的官司,军方动用了一切力量阻止调查的深入。而马丁率领着一群GAP的律师们义务接手此案,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替这些受害的雇员打赢了官司。
   马丁指出,这还只是冰山的一角。美国是全球最广泛利用核能的国家之一,核电站一方面给公众带来廉价的能源,一方面却产生核废料遗漏的问题。美国是除了俄罗斯之外核废料污染最为严重的国家。这些核废料的毒害将是长期的,一般要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才能发现。因此,马丁强调说:“我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检查,否则今后这些核废料将贻害无穷。GAP曾经组织了全国三百名顶尖的物理学家参加一项关于核废料遗漏情况的调查,并向政府提交了详细的调查报告。可是政府仍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以改善这一状况。”
   听了他讲述的这一切之后,我感叹说:“这个故事有点像好莱坞电影《鹅塘暗杀令》。”对美国社会的观察和评论,其前提应当是老邱吉尔说的那句名言:“民主制度仅仅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如果把美国的民主制度过于理想化,就看不到光芒背后的黑暗,看不到美国社会中亦存在的贪污腐败和官僚主义。民主制度仅仅是一种能够最大限度地约束人类自身的罪性的制度,它无法消灭人的罪性。
   马丁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说:“我们的经历虽然没有电影中那么危险,却比电影讲述的故事更加复杂。”他告诉我,全美共有一百七十七处储存核废料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至少一个像国会大厦的圆顶那么大的钢桶。在这些钢桶当中,有三分之一正在泄露核废料。这些有毒的物质渗透到河流和土壤之中,给当地居民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危险。近年来,先后有六百多位工程师提交了厚厚的报告,但政府依然无动于衷。政府的反应既有官僚主义的惯性,其背后还涉及到这样一个问题:军方将处理核废料的工作承包给某些民间企业,而这些民间企业在操作的过程中又偷工减料。军方的官员由于拿到了回扣,便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马丁睁大眼睛、提高了声音说:“我们既要告这些民间企业,也要告政府的不作为,GAP将锲而不舍地告下去。”
   深谙政府运作程序的克拉克认为,捍卫民众的知情权是解决这类问题的关键。像如何处理核废料的问题,由于非常专业化,加之政府又有意掩盖,所以民众才不知不觉地丧失了知情权,问题也就越演越烈。美国的开国先贤麦迪逊说过:“想要当家作主的民众必须用知识的力量将自己武装起来。一个民选政府若无大众化的信息或无获此信息的途径,那就不过是一场闹剧或一场悲剧的序幕,亦或两者兼而有之的序幕。”《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杰斐逊也说过:“如果一个国家期望在文明的状态下保持既愚昧又自由,那么这种指望从未也永远不会实现。……如果我们要防止无知,又要保持自由,那么每个美国人的责任就是要博闻广识。”因此,GAP的工作重点是扩大公众的知情权、调动公众关注政府事务的热情:公众知道得越多,才能享有更多的自由。
   克拉克还谈及了“九•一一”之后的航空安全问题。在“九•一一”之前,航空安全的漏洞很多。此后,美国政府成立了庞大的“国土安全部”,在安检方面做了很多改进。但是,据GAP聘请的专业人员进行的测试,乘客携带武器等危险物品上飞机,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都没有被检查出来。这一测试结果呈报有关方面之后,却不允许公开发表。因为政府害怕这个数据会严重打击公众的安全信心,进而使得已经陷入困境的航空业和旅游业雪上加霜。对此,克拉克严厉地批评说:“政府看重的是经济的复苏,而我们看重的是民众的生命安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与政府是对立的。”
   接着,克拉克还谈到了森林砍伐和儿童疫苗的问题,并拿出了一大堆触目惊心的统计数据来。在森林砍伐问题上,某些伐木公司早已超过了砍伐的指标,却依然在大肆伐木。而政府疏于管理,公众也漠不关心,导致了森林资源受到掠夺性的开发。儿童疫苗的问题更加可怕:有的儿童疫苗药品尚未成熟,就开始在学校中广泛使用,这是某些药品制造企业的利欲熏心,也是负有监管之责的卫生和教育部门的严重失职。总结这些事实,克拉克忧心忡忡地说:“普通公众过于相信政府的能力,其实我们的政府在许多重要的领域几乎无所作为。我们的国家看上去很强大,其实是一艘有很多漏洞的船。我们指出漏洞来,船长肯定不高兴,但我们要对所有乘客负责。”在美国,政府有政府的立场,民间组织和公民个人也有自己的立场,而这两者之间经常是对立的。美国政府不会因为某人批评它,就给这个公民扣上“卖国”的帽子。相反,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对政府批评最为激烈的人,往往是最爱国的公民。
   比较美国的各个民间组织,我发现从表面上看,GAP努力的方向显然与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相反:ACLU要让政府少管事,让政府“还政于民”;而GAP则是要促进政府积极施政,改变政府在某些方面“不作为”的态度。然而,他们的工作在本质上却又是异曲同工的:都是监督政府、捍卫民权,兢兢业业地充当“吹口哨的人”。
   我们的交谈刚刚进行了一半,一位穿着橙色衬衣、满面胡须、身材魁伟的老人走了进来。马丁向我介绍说:“这位是美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帕斯特教授(Ted Postol)。帕斯特教授受雇于国防部,从事导弹防御系统方面的研究工作。前不久,他在报纸上撰文揭露该系统研制过程中的营私舞弊行为,几乎引发了一场地震。”帕斯特教授的文章发表后,受到了国防部的巨大压力,便向GAP寻求法律方面的帮助。今天,帕斯特教授恰好到华盛顿来与GAP的律师们会面,中间还可以抽上半小时的时间与我会谈。
   帕斯特教授很乐意向我这名外国访客谈他的故事,他没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也丝毫不觉得向一个外国人讲述自己政府的丑闻有什么不妥。他告诉我,他所在的部门经费动辄上亿美元,许多武器研制项目都承包给民间的公司来做。而军方高级官员与这些公司在背后达成了若干默契,一起从中谋取私利。比如,一项导弹实验,按照规定必须发射三次,他们就偷工减料一次,而在报告中巧妙地遮掩过去。别小看节省了一次试验,从中就可以省下数百万美元的巨款,供少数核心成员瓜分。而最后的结果是:仅有两次试验,系统无法辨认导弹的真假,使得国家数亿美元的经费付之东流。
   “这还只是冰山的一角”,帕斯特教授气愤地说,“总得有人站出来揭露这一切。”他是受了罗琳(Coleen Rowley)的鼓励才这样做的。罗琳是联邦调查局的女特工,因揭露联邦调查局内部的腐败现象而受到打压。最后,她面对媒体说出了自己经历的一切,并把联邦调查局送上了法庭。一个弱女子打破了联邦调查局内部神圣的“潜规则”,罗琳被《时代周刊》评为二零零二年的“年度风云人物”(同时当选的还有揭露安然公司黑幕的女主管等两位勇敢的女性)。当时,“罗琳事件”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后,也曾得到GAP法律部门的援助。正是有了无数个像GAP这样的“民主和自由的后援力量”,才使得更多的罗琳和帕斯特这样勇敢的公民挺身而出。
   与GAP相似,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社会公正与全球沟通中心”(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and Global Access,简称ICIJ)也是一个行使监督权的非政府、非盈利性的民间机构。它就像一双警觉的眼睛,时刻紧盯着政府和大企业的所作所为。
   在ICIJ总部的会议室里,前来接待我的是资深编辑卡拉瑞女士(Marianne Carnerer)。卡拉瑞女士大约三十多岁,是一位来自南非的新移民。一起与会的还有在这里充当志愿者的几名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他们的专业有新闻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ICIJ的工作为他们的专业实践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大舞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