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余杰文集
·向香港新闻界的“巾帼英雄”致敬
·新华社如何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
*
*
其他新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百姓为何痛恨警察?
·鲁迅和他的敌人仍然活在今天——论鲁迅思想的精华与软肋
·生态危机源于信仰危机
·李鹏连说谎的自由都没有了
·警匪联袂的江湖
·历史大视野中布什总统的是非功过
·谁在用谎言折腾我们?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鲁迅与当代文坛
·七十年代人,仅仅是同龄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岁月的温情与锋芒——序吴藕汀《药窗诗话》
·我们需要拥抱吗?
·夏瑜的自觉
·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以民间文化交流解中日之结——中国作家余杰与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的对话
·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菩萨能够保佑贪官吗?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下)
·律师也要讲政治
·集权专制没有真正的智囊
·没有自尊,何来贵族?——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这是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
·黑帮老大过生日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关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
·问鼎奥斯卡奖的《建国大业》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导读
·感谢开胸验肺的伟大祖国
·金大中的国葬与刘晓波的入狱
·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不要忘了缅甸,不要忘了昂山素姬
·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胡锦涛是毛岸青的兄弟
·齐奥塞斯库的幽灵在中国徘徊
·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神圣性
·将独裁者毛泽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重要?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去“党国”的神圣化是中国实现宪政的第一步
·中国的柏林墙要立到几时呢?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香草山》(修订版)代跋
   在“纪实”与“虚构”之间
   问:在读者们的印象中,你的文章大多是针砭现实、挑战黑暗的杂文,你的形象也一直是一个怒发冲冠、慷慨激昂的社会批判者。这一次,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擅长的文体和固定的文风,转而写一部以爱情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呢?
   答:我认为,像一颗水晶从各种不同的角度看都有不一样的光泽一样,每一名写作者的生命也都具有独一无二的丰富性和独特性。我承认在生活中我有“战士”的一面,但一个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比尖锐、锋利、刚强这些特征更接近我生命本真状态的,应该是爱、温柔、悲悯这样的一些气质。可惜的是,在我前几年的作品中,虽然也有不少表现后者的作品,却被大多数读者朋友所忽视,而只有很少数读者注意到。因此,我想通过这部作品凸现一个更加完整和丰富的自我形象,读者阅读之后也许会惊叹说:“原来,他是一个如此温柔的人!”
   《香草山》中所描述的这段生活经历,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直接导致了我对人生的认识发生了重大的转化。概括而言,就是我曾经放在《香草山》封底的一句话:“与其诅咒黑暗,不如让自己发光。”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参与着光与黑暗之间的征战,我们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能保持中立。《香草山》中所讲述的故事,是我生命的定格和记忆,也是我与黑暗战斗的履历的一部分。
   那么,当黑暗与光明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当光来到世间、黑暗却不接受光的时候,我的选择是什么呢?我的选择很简单,便是:“与其诅咒黑暗,不如让自己发光”。这绝对不是一种随随便便、轻轻松松的“说法”,而是从我的内心深处生长出来的、一棵正在成长中的树苗。在我今后的创作中,读者朋友一定会从许多细节里发现这一明显的转变。
   在《香草山》中,我着力描述的是一个发生在现代社会的、古典形态的爱情故事。我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对自己爱情的基本看法:爱在生命中是第一位的,没有爱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人生。我这里所说的爱,既包括男女之爱,也包括对亲人、对友人、对土地和对冥冥之中那个伟大的“神”的爱。现代社会最大的悲剧便在于:人类逐渐失去了爱的能力,人们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也不知道怎么样接受别人的爱。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对爱失去了信心,他们不再相信在这个荒芜的世界上还能够找到真爱。看吧,我们陷入了一种何等可悲的处境之中!
   这样的状况必须加以改变。《圣经》中说:“我们既然属乎白昼,就应当谨守,把信和爱当作护心镜遮胸,把得救的盼望当作头盔戴上。”(《帖撒罗尼迦前书》5:8)我希望《香草山》能起到某种抛砖引玉的作用——使读者朋友们更加珍惜和重视爱。
   问:据说,《香草山》是一部“自传体”的爱情小说。其中涉及到的某些事件(如与余秋雨关于“忏悔”问题的讨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官司),都是与你相关的、曾经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真实事件。那么,我们有这样一种好奇心:这本书里的“自传”成分究竟有多大?
   答:我在写作《香草山》的时候,调动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生命体验,包括童年时代的那些温馨而忧伤的生命体验。我可以告诉大家,书中涉及我个人生活的部分,尤其是男女主人公“廷生”与“宁萱”的爱情故事,几乎全部是真实的生活经历;涉及主人公的家族历史的部分,则有一定的艺术加工的成分。
   《香草山》的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那个名叫“宁萱”的女孩。她曾经是一位仅仅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的女孩,现在她就存在于我的现实生活之中。这是一个神迹。感谢上帝,让“宁萱”进入、改变和提升了我的生活。其实,这本《香草山》是我们俩人一起完成的,其中许多篇章确实是出自于“宁萱”自己的手笔——我认为(若干读者也都认为),“宁萱”的那部分比“廷生”的这部分写得好。我听到这样的评论心中很高兴。
   《三国演义》的作者标榜说《三国演义》是“三分历史,七分虚构”,《香草山》可以倒过来说,是“七分真实,三分虚构”。我很喜欢王安忆一本小说的名字——《纪实与虚构》。这正是文学的本质所在:文学就是在纪实与虚构的张力之间的挣扎、寻找和追问。文学与科学一样,显示人类凭借着自身的想象力究竟能走多远。
   《香草山》虽然有很大的自传成分,但它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典范的“自传”。在写作的时候,情节始终被我压制在次要地位上。《香草山》描述中心环节的是两个青年人的生命轨迹,是一部乐章中两个相互独立又互相呼应的声部。这里没有惊天动地的起伏和悲情,一切似乎自然而然地就水到渠成了。马克•吐温在与吉卜林谈话时指出:“尽可能接近生活,一个人在写他自己时是这样的。……写自身不符合人的自然天性。但读者仍然从自传里得到了大致的印象,这个人是骗子还是好人。读者说不出其理由,就像一个男人无法解释为什么他认为一个女人可爱,而这女人的头发、眼睛、牙齿或身材是什么样他都记不起来。读者得到的印象是正确的。”在此意义上,我试图用自己的生命体验来唤起别人沉睡的生命体验。我希望,读者阅读的时候不要有发现“个人隐私”的欲望,那样你一定会大大失望的。
   我想写作一种新的“小说”
   问:我发现,《香草山》的写法与一般的小说不同,它是由书信和日记连缀而成的。采用这种结构方式,议论和抒情的部分比重很大,会导致故事性被冲淡。你在写作第一本小说的时候,在形式上就敢于这样随心所欲,有没有担心被读者和评论家指责为“根本不懂得怎么写小说”?
   答:《香草山》的形式,并不是我刻意求新。《香草山》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书中的许多情书和日记,都是当时真实的“历史文本”,具有某种“原生态”的意义。在将这些文字网罗进《香草山》的时候,我尽量不作加工和修饰。近年来,随着电话和网络的普及,书信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但我始终认为传统的书信中承载着最深沉、最真实的感情。所以,我“就地取材”地在这部“小说”中使用了大量的书信。
   当然,在结构全书的时候,我还是作了一些精心安排和设计。比如,全书分为九章,每一章又分九节,一共是九九八十一节。其中的某些章节可以独立出来当作单独的文字阅读,一点也不会给人断裂和零碎之感;所有章节又像多米洛骨牌一样,如果连接起来阅读,亦能给读者浑然一体、一气呵成的感受。
   至于这本书是不是“小说”、是否符合传统意义上对“小说”的严格的定义,并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在我心目中,小说从来没有既定的“模式”——即使别人认为有所谓的“模式”,我也不会按照它来写作。我只会遵从内心的要求来写作,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我不害怕这本《香草山》成为一个不被小说研究专家认可的“四不象”。
   另一方面,我也认为,经过二十世纪这一百年来的迅猛发展,现代小说离传统小说的形态已经很远很远了。每一本“不像小说的小说”的出现,都是对小说概念之内涵和外延的一次重要拓展。在刚过去的二十世纪里,小说在历次形式上的创新,与这个世纪所发生的诸多革命风暴一样,让每一个参与者都目瞪口呆。许多以“怪”的方式轰动一时小说,后来却成为一种经典、一种范式。小说本来就是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种体现,我们自己又岂能执著于“什么是小说”的“伪问题”,并因此“作茧自缚”呢?
   问:《香草山》的抒情性很强,它没有一个曲折的、扣人心弦的故事。你的写法与一般读者的阅读习惯之间有差距。你会不会担心遭到读者的拒绝呢?
   答:从某种意义上说,《香草山》是一部抒情化、诗化的“小说”。它没有体现出我“讲故事”的能力,而体现出了我在抒情方面的能力。
   实际上,这种写法并不是我的“首创”。早在四十年代,沈从文对此就有了明确的追求。当时,沈从文提出“抽象的原则”的命题,小说的基本功能是把“机智的说教、梦幻的抒情,一切有关人类向上的抽象原则学说”,“综合到一个故事发展之中”,从而把人的“生命引导到一个崇高理想上去”,进而影响“国民心理”。他已经开始酝酿一套崭新的小说理论,并在《看虹录》、《烛虚》等作品中进行了可以说相当“勇敢”的实践,这些作品具有浓郁的哲学化和诗化的特质。可惜的是,由于历史背景的变迁,沈从文的这一可贵的尝试被迫中止。他从此搁笔,转而从事历史和文物研究,并得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幸存下来。
   我认为,“小说就是故事”是一种极其糟糕的小说观念,这种观念却成为中国长篇小说的主导模式,这跟中国小说脱胎于史传有关。这也是导致中国的长篇小说长期在一个较低的水准上重复创作的重要原因。因此,我愿意承接沈从文的努力,致力于改变评论界对小说的既定观念、也致力于改变读者单一的阅读习惯。我想通过《香草山》这本并不高明的尝试之作,告诉读者朋友们这样一种思路:读小说并不是读故事。或者说,“读故事”的期望,仅仅适用某一小部分的小说。
   至于说《香草山》会吸引多少读者,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只要是好的作品,就会有读者喜欢,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灵魂相似的人,他们分散在各个不显眼的角落里,他们在倾听着某种呼唤。我认为《香草山》超越了自己此前所有的作品——无论是在语言表达上,还是在思想呈现上。所以,我丝毫不担心它会受到冷遇和排斥,我坚信它会赢得知音。
   没有“色情”,只有“纯情”
   问:李敖最近也推出一部长篇自传体爱情小说《上山•下山•爱》,李敖由杂文走向小说,却又不彻底,依然露出杂文家和学者的马脚。有人批评李敖的这部新作是“掉书袋”。你与李敖同时写作爱情小说。其间是否有某种巧合?
   答:我不愿意被定位为某种文体的写作者,比如杂文家、散文家等,我更愿意探索自己从前不曾涉足的那些领域。在这个意义上,成功或者失败倒不是最重要的。
   关于李敖的小说,我曾经评论过,他的第一部小说《北京法源寺》不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政论。小说中不是不可以发表大量的议论,但小说中不能仅仅有议论。李敖与其费力不讨好地写一本蹩脚的《北京法源寺》,真不如老老实实地写一本《戊戌变法史论》。后者才是他作为历史学者的长项。我不敢说我的杂文比李敖好,但我在看过他的《上山•下山•爱》之后,我能自信地宣布:我的小说肯定比李敖的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