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建利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杨建利文集]->[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
杨建利文集
2001
·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
·雕虫小技不能排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危机
·推介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
·没有文明化就没有现代化
·打破暴力恶性循环——第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词
2007
·天安门的回响
·关于李和平事件的声明
·维权运动——开发集体行动合法性资源
·在国际特赦2007年会上的致词(翻译稿)
·有条件抵制奥运和取消出入境黑名单
·坚强的善良——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第21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的主题演讲
·开展全民说真话运动
·战胜恐惧——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肯尼迪论坛演讲稿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

杨建利

   推介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是在“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持的一系列“未来中国宪政结构”学术讨论会的基础上起草的,它提出了一种未来中国具有邦联特征的联邦制的宪政民主的构想。这部宪草是在严家祺教授的主持下,数十位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和海外各民族的学者参与讨论和起草完成的。

   自发表以来,该宪草受到了各界的关注。1996年,在本基金会举办的第二次“汉族学者和达赖喇嘛对话”中,达赖喇嘛向基金会董事长刘凯申博士以及严家祺、张伟国等先生表示,该宪法草案的精神是可以接受的。1999年2月,我访问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拉萨兰,在和达赖喇嘛的会见中他再次充份肯定了本基金会在宪政设计方面所做的努力;国民党方面的学者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本基金会的这项研究工作;台湾民进党有关人士自1999年开始参与本基金会举办的学术研讨会,并开始对该宪法草案进行研究;许多港台和海外的学者在他们的相关论文里提到了本基金会推出的这一宪政构想;在去年本基金会举办的第一届族群领袖研习营上,大家也对此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此期间,本基金会不断收到来自各地各界的意见,其中中国大陆著名思想家吴稼祥、刘军宁、王力雄、龚祥瑞(已故)等先生都提供了至为宝贵的建议。我们借《议报》发刊之机,再次向大家推介该宪法草案,期望更广泛的参与和更深入的讨论。

   也许有人会说,在中共专制政权仍然统治着中国的今天就来谈论未来民主中国应采取什么样的国体和政体,似乎有“提前消费”之嫌。其实不然,任何经过严肃思考和充分研讨的目标设计对行动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而且,历史上的许多例子也告诉我们,由于事先没有对未来可能的选择作充分的酝酿,等历史时刻到来的时候,有机会影响那段历史走向的人们,或者由于目标不清盲目推进,或者由于缺少共识被为一人一己之私着想的野心家所误导,把历史引向了歧途。因此,关于未来中国民主宪政的讨论是非常必要的,而且事情还不能止于讨论,中国更需要一个宪政民主运动。

   简括地讲,宪政民主运动其实包含两方面内容。首先是要树立较清晰的大的宪政目标,其中包括国家范围、国家结构和政体;再则就是推动各种政治力量和利益群体,包括族群和地区群体,参与共同建造、实现此大的宪政目标。大的宪政目标是指几条概括性的宪政原则,比如说联邦制,而不包括具体的细节,比如说议员任期等。未来的宪政民主几乎所有具体制度安排,甚至包括某些大的宪政原则,都需要一个各政治力量和派别,各利益、民族和地区群体都参与的宪政过程来建造和实现。最后实现的宪政安排基本上是不同利益在这个过程中妥协的结果。从学者的眼光来看,这样的结果常常不是最好的安排,但是这个宪政过程是不能省略的。比如说,其实任何一位训练有素的宪政学学者关起门来,认真工作一段时间都能撰写出一部很好的宪法,一个人写的东西还很可能是逻辑矛盾最少的,但是这样的不经过宪政过程的宪法大家是不会珍惜的,是没有公信力的,因此,也就无从实行。打个比方,宪政民主这个孩子必须大家一起来生,最后生出的孩子是大家的,大家才会珍惜、爱护、保护和信任它。宪政民主运动就是要推动实现宪政民主的宪政过程,而只有通过这样的广泛参与的宪政过程,我们中国人才能建立起以前从未树立起来的宪政习惯和法治精神。

   树立大的宪政目标就是为了启动这样的宪政过程。正象张伟国先生在《创刊词》里所说的那样,中共统治下的政体是有宪法无宪政的专制体制,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所有难题都源于此。由于利益的捆绑,中共至今没有明确提出宪政民主的目标,在这样的政治格局下,民主力量责无旁贷地应该成为实现宪政民主的过程的启动者。树立一些宪政民主目标为民众思考讨论甚至参与选择提供蓝本也是宪政民主运动的重要部分。我们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提出“带有邦联性质的联邦制”的宪政民主构想,引起海峡两岸(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各民族广泛参与的讨论,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许多中国老百姓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目标不甚清楚,甚至怕民主化带来国家解体。宪政民主运动是向前看的运动,我们相信“民主而不分裂,统一而不极权”的目标是符合中国大陆民众的愿望的,这样的目标无疑是会增强民众对民主化的信心的。

   目前,中国大陆面临着两种危险。一是,现行党国秩序的瓦解可能带来国家的崩溃和解体;再则,就是中国当局不断阻止民主化进程所造成的中国的法西斯化。中国的唯一出路就是各民族、各地区、各种政治力量共同努力启动民主化进程,一起建造一个带有邦联特征的联邦制中国。这不仅是符合大陆汉族人民的利益的,也是符合大陆其他各族人民以及台湾、香港、澳门人民的利益的。希望朋友们传播这个重要理念,建立共识,形成力量,以完成联邦宪政民主的制度建设。

   我们期待着各位的高见和行动。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

   主席 杨建利

   谨识 2001年8月1日

   Tel:

   Fax:

   Email: [email protected]

   Address: 658 Washington Street,Brookline,MA02446,USA

   

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

   为了结束中国历史上的专制政治,改变中央集权制,建立法治,保障国民的自由与权利,增进全民福祉,维护各民族各地区的和平与安宁,特制定本宪法。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为自由、民主、法治的联邦制共和国。

   第二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主权属于全体国民。

   第三条 具有中华联邦共和国国籍者为中华联邦共和国国民。

   第四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由自治邦、自治省、自治市及特别区(以下简称:邦、省、市、区)组成。

   第五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各民族有保持与发展其文化、宗教及语言的权利。

第二章 国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

   第六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国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因性别、出身、语言、民族、宗教、财产、党派、政治见解有所差别。

   第七条 国民之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除现行犯之逮捕有法律另定外,任何人非司法或公安机关依法定程序,不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受讯问刑罚,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讯问、刑罚得拒绝并依法追究之。

     国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时,其逮捕拘禁机关应将逮捕拘禁原因告知本人及本人指定之亲友。并在法律规定之期限内移送该主管法院处理。本人或他人亦得申请该管法院,于法律规定期限内向拘禁之机关提审,法院对于此项申请,不得拒绝。逮捕拘禁之机关对法院之提审不得拒绝或拖延。

     嫌疑犯之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有接受公正之法庭独立公开之审判,并进行辩护的权利。不得施以残忍,不人道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不得强迫自证其罪。

   第八条 国民之住宅不受侵犯,任何人非经法律程序不得强行进入或进行搜查。

   第九条 国民除现役军人外,不受军法审判。

   第十条 国民有居住迁移之自由,自治邦与特别区得依据各邦或各区情况,管理本邦或本区之人出境。

   第十一条 国民有言论、讲学、著作、出版及经营新闻媒体之自由。

   第十二条 国民有秘密通讯之自由。

   第十三条 国民有集会、结社、设计、旅游、示威之自由。

   第十四条 国民有组织政党,开展政治活动的自由。政党须合法注册,政党的经费来源和财务开支须依法呈报。

   第十五条 国民有宗教信仰之自由。

   第十六条 国民有选择职业之权利。

   第十七条 国民有组织工会,参加工会及罢工之权利与自由。

   第十八条 国民有依法获取资讯之权利。

   第十九条 国民有请愿、申诉之权利,有诉讼之权利。

   第二十条 国民年满十八岁有选举权,年满二十岁有被选举权。

   第二十一条 国民的财产权应予以保障。除非为公共目的,依法定程序,并予以合理之补偿,不得剥夺任何人之财产。财产权之行使应无损于公共利益。

   第二十二条 国民有受国民教育的权利与义务。

   第二十三条 国民有依法服兵役之义务。

   第二十四条 国民有依法纳税之义务。

   第二十五条 凡国民之其它权利及自由,不妨碍社会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宪法保障。

   第二十六条 以上各条所列举之自由权利,除了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第二十七条 凡公务员违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权利者,除依法律受惩罚外,应依法负刑事及民事责任。被害国民可就其所受损害向国家请求赔偿。

第三章 联邦结构

   第二十八条 中华联邦共和国包括:

     内蒙古自治邦、台湾自治邦、西藏自治邦、新疆自治邦、宁夏自治邦、广西自治邦;山西自治省、山东自治省、四川自治省、甘肃自治省、江西自治省、江苏自治省、吉林自治省、安徽自治省、河北自治省、河南自治省、青海自治省、陕西自治省、海南自治省、浙江自治省、湖北自治省、湖南自治省、贵州自治省、云南自治省、黑龙江自治省、福建自治省、广东自治省、辽宁自治省;上海自治市、天津自治市、北京自治市;香港特别区、澳门特别区。

   第二十九条 凡联邦宪法未规定由联邦行使之权力,保留各邦、省、市、区和全体国民行使。

   第三十条 各邦自行制定宪法。各省、市、区自行制定基本法,邦宪法及省、市、区基本法均不得抵触联邦宪法或侵犯各邦、省、市、区的合法权利。

   第三十一条 下列事项由联邦立法并执行之:

     (1)外交、宣战和媾和;

     (2)国籍;

     (3)国防与军事;

     (4)联邦财政与税务;

     (5)联邦法律及司法制度;

     (6)国民院议员选举;

     (7)联邦公务员制度;

     (8)联邦公安警察制度;

     (9)联邦海关与出入境管理;

     (10)航天、航空、海运、跨邦、省、市、区之内河航运、国道、国有铁路的管理;

     (11)联邦中央银行之设立和全国货币之发行;

     (12)邮政、电讯之管理;

     (13)度量衡及全国性调查统计之监管;

     (14)著作权、专利、商标及其他知识产权之保护;

     (15)其它规邦、省、市、区关系之事项;

   第三十二条 下列事项由各邦、省、市自行立法并执行:

     (1)法律及司法制度;

     (2)教育制度;

     (3)联邦院议员产生办法;

     (4)农、林、牧、渔业、矿业、工业、商业和服务业之管理;

     (5)财政与税赋;

     (6)土地制度与自然保护;

     (7)劳工、社会福利及社会服务之管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