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杨恒均之[百日谈]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两年前,上任不久的中共总书记正式提出了建设和谐社会的理论,随即“和谐社会” 取代了他的前任江泽民的“稳定压倒一切” 。2005年2月19日,胡锦涛在中共中央举办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全局出发提出的一项重大任务,适应了我国改革发展进入关键时期的客观要求,体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要在推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扎扎实实做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各项工作。 这之后,特别是在2005年最后一个阶段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学习中,建设“和谐社会”成了共产党各级领导政治学习和工作总结的最主要内容。 2005下半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机关以及中共的御用学术机构纷纷举办“和谐社会”研讨会。
   胡锦涛的建设“和谐社会”取代了江泽民时代的“稳定压倒一切”的谬论。至少,胡锦涛口头上把构建“和谐社会”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政治目标和目的,给人民一些希望。不像江泽民赤裸裸地把“稳定”既当作目的,又作为手段——作为“压倒一切”的手段。只是在如何达成这一目标,即在中国构建“和谐社会”上,胡锦涛也陷入了困境,其结果是他又回复到江泽民走过的路,一条不可能有出路的死路。
   建设“和谐社会”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并列为四个建设。按照中共内部达成的共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六个基本特征,即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六个特征并不是并重的,按照虞云耀的解释,“民主法制居于首要位置和高一个层次,直接决定、制约和影响着其他特征。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首先应当是民主法制的社会。” 虽然不乏御用学者仍然在从马克思主义一百年前写的书中寻找如何构建“和谐社会”,但共产党内部的有识之士大多认识到民主和法治是到达“和谐社会”的最快捷而且也是惟一的高速公路。“民主是实现社会和谐的重要条件,法治是社会和谐的基本保障。” 问题在于他们所提的“民主”与“法治”和国际社会理解的民主和法治还有相当的差距。因为他们提的所谓民主是一党专政下的民主 ,或者说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 ,又或者充其量是党内的民主;他们所提的法制,也是在各级党委书记领导下的法制,毫无司法独立可言。
   那么,在中国式的民主和法制下要达成的“和谐社会”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很显然,自然是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这次中共没有使用惯用语“中国特色”几个字,但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
   构建和谐社会正如要求稳定一样,其本身作为一种政治目标和理想,无可非议。只是,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却并没有意志和能力从根本上去改变目前极其不和谐的社会现状。胡锦涛上台后,看到江泽民留下的是政治腐败、贪污盛行、物欲横流、社会不公等等,这使得他一度无奈和彷徨,结果造成忽左忽右。在他上台伊始多次的讲话中,透露出他对毛时代的眷恋。只要能够回到毛泽东时代,重新来一次纯洁中国人灵魂的文化大革命,就可以消灭腐败和社会不公了。像他那个年龄的大多数中国人一样(这里指那些没有受到残酷迫害的大多数人),胡锦涛对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怀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认为是一场浩劫,另外一方面,却时不时怀念文革中人民释放出来的单纯的热情。只要人民再次回到文革时代那种激情燃烧的岁月,和谐社会也就唾手可得了。
   2005年12月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隆重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人员大幅扩编,经费成十倍增加。虽然这个研究院是在江泽民时代就在规划中,但目前的成立显然得到了胡锦涛的支持。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成立伊始,其中一个重要的研究议题就是试图从马克思主义著作中找到建设“和谐社会”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
   这种本末倒置甚至倒行逆施的做法自然无法构建和谐社会。这使得这两年北京鼓吹的和谐社会基本上停留在共产党会议和官方媒体上。据中国公安部2006年1月19日公布的数据,2005年中国人因为土地纠纷、贪污腐败、环境污染以及拖欠工资等而走上街头示威抗议的事件频率创下纪录,其中针对政府人员和财产的暴力对抗事件增长的速度最快。2005年全年,中国平均每天发生240起骚乱事件,其中针对政府人员和财产,骚扰政府职能的暴力事件比前一年上升了19%。
   如果说公布的这一数字虽然让人震惊,却不容易生出形象的想象的话,那么2005年11月发生在广东汕尾地区的武警枪杀村民事件则给胡温的和谐社会当头一击。事实证明,自从胡锦涛两年前提出共建和谐社会之后,中国大陆社会不但没有能够变得和谐,反而是与和谐背道而驰。
   除了上面所说,中国共产党坚持一党专政,不思政治改革,不从根本上建设和谐社会之外,这里试图分析一下,中共当局在这两年是如何构建“和谐社会”的。其实,胡锦涛构建和谐社会的方法,和当初江泽民实现稳定的做法如出一辙。他们不是从制度上,不是从政治改革出发,而是凭借手里的两个“杆子”来实现理想蓝图的。这两个“杆子”就是“枪杆子”和“笔杆子”。
   构建和谐社会本来是一种政治目标,治国理想,一个执政党定下这样的目标,然后从政治改革入手,实行民主和法制,发展经济,减少贪污腐败,缩小贫富差距等等,这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正确之路,也是中共内部有识之士已达成的共识。 然而,中共当局由于坚持一党专政,不舍得绝对的权力,坚持为民做主,抵制司法独立,自己堵死了达成和谐社会的路。结果,他们提出的和谐社会始终是一个空中楼阁,一个供生活在当今极其不和谐社会里的民众充饥的画饼。
   从过去两年不难看出,中共提出了所谓政治目标,并没有真心要去实现,更没有意志决心来改变自己以求实现目标,却反而按照这个所谓理想中的和谐社会来请求人民,要求社会来适应自己。自从和谐社会的理论提出后,凡是有群众不满要抗议游行时,凡是有公民维权抗争时,凡是有异议人士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们都认定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这一点从各地媒体对群众维权指责中可以清楚看出。于是乎,为了实现和谐社会,北京当局不得不使用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围追堵截发泄不满的民众,终于发展到汕尾的开枪屠杀事件。
   按照北京当局一贯的思路,只要武装警察的枪杆子能够让示威游行的人不敢上街,和谐社会也就达成了。这一做法,和江泽民时代的“稳定压倒一切”异曲同工。江泽民时代为了达成稳定,不是从根本上解决不稳定的因素(这里应该包括绝对权力、权钱交易、贪污腐败、贫富悬殊等),而是把那些有可能危及他们绝对权力的思想和人都消灭掉、驱逐出境,或者关进监狱。表面上看,他们让社会稳定了,而事实上,则是用这种方法把不稳定的因素掩藏起来。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后,走上一条相同的道路。政治改革完全停止,民主建设没有起色,法律仍然是共产党用来统治、对付民众的工具,倒是握着枪杆子的武装警察频频出动——2005年是武装警察出动次数最多、出动警力最大的一年。 一个和谐社会又怎么能是靠枪杆子来构造的?
   本来是作为政治目的和谐社会在中共的实践中成了一种政治手段,一种达到某种目的的政治手段。这个目的就是中共一党统治下的稳定的政治局面,——也就是当初江泽民在位时更加赤裸裸提出的所谓“稳定压倒一切”。而且,中共再次使用搞政治运动的形式,开始构筑和谐社会。无论从哪一级的中共政府,都在人为制造和谐社会,这个所谓人为制造的和谐社会是他们理想中的空中楼阁,却是人民争取自身权益的桎梏。
   北京建设和谐社会是靠消灭所谓他们认为不和谐的音符开始的。公民维权属于不和谐音符,弱势群体抗争属于不和谐音符,连追讨工资的民工也不和谐,异议声音自然也和他们幻想的稳定格格不入,甚至连批评的声音也不利于建设和谐社会——于是在政府的“枪杆子”下,这些不和谐的音符或者被消灭或者被压迫,社会自然“和谐”一片了。
   共产党政权在挥舞“枪杆子”达成和谐社会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杆子——“笔杆子”。在构建和谐社会中,这“笔杆子”所起的作用,一点也不亚于“枪杆子” 。从国内这两年新闻报纸电视和广播等的宣传上看,中国的和谐社会已经蔚然成形——当然,他们已经构建成功的和谐社会只存在于他们控制的这些媒体上。
   这正是中共政府的一贯做法,一个目标提出来,不管现实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甚至尚处于风马牛不相及的状态下,他们的宣传攻势就先发制人。在短期内,让全国人民都感觉到,这理想已经近在咫尺。这正如当初提出赶英超美的雄伟目标,让中国人热血沸腾了一阵子,直到饿死了几千万人,才发现是画饼充饥。
   但不管怎么样,这和谐社会已经在中共的报纸上形成了。通过国内搜索引擎百度,输入“和谐社会”,立即有三百八十七万多条新闻跳出来,初步统计,几乎所有的国内报纸都有详细的介绍文章出现,其中不乏各地诸侯介绍他们成功建设了和谐社会的经验。与此同时,输入“公民维权”,则只有一千三百七十条新闻,大多还是国内的BBS留言。 大家都知道,和谐社会只是空中楼阁,而中共的宣传机构就是靠重复无数遍的宣传,让这空中楼阁进入到老百姓的心中。2005年本来是中国公民的维权之年,维权运动此起彼伏,可是,中国大陆处在一党控制下的媒体,几乎鲜有报道。
   靠枪杆子和笔杆子一边打压异议声音,一边愚弄中国老百姓,一直是中国政府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在枪杆子(专政工具)和笔杆子(媒体宣传)被一个政党或者利益集团牢牢控制住的时候,人民只能是媒体和宣传的受众,是受教育的对象,是沉默的羔羊。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了这一理论,这就给统治者造成可乘之机。枪杆子奴役的是人民的身体,而笔杆子却是对人民大众心灵的专制。在华盛顿杰弗逊纪念堂里铭刻着这样一句话:“我向上帝宣誓,我憎恨和反对任何形式的对于人类心灵的专政。” (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 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枪杆子只能做到对人类肉体的专政,笔杆子完成对人类灵魂的专政。
   在最初研究中国当代的政治问题时,笔者常常陷入迷茫,脑子里反复出现一个疑问:为什么会这样?例如,为什么中共当局要这样做?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幼稚,会搞这些早就被大家看穿了鬼把戏?他们为什么重复那些早被戳穿了的谎言?为什么不停地在全国搞那些可笑的洗脑运动和政治思想教育……等等。后来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了心理学和政治心理学,并对中国中下层人民特别是农民阶层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笔者才渐渐明白过来。
   这里还是拿和谐社会说事。且不要说今天与会的各位(指悉尼召开的“和谐社会”研讨会)对这和谐社会早有深刻认识,就是国内的稍微开放点的知识分子,甚至连共产党内部的开明人士如任仲夷等都在一开始就认识到,“和谐社会”必须建立在“人人可以说话”“人人有饭吃”的民主法制基础之上。 共产党决策层难道不能明白这样一些浅显的反复被实践证明了的道理?为什么他们还是反复玩那些可笑的伎俩,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稳定压倒一切”,又到目前这个换汤不换药的“和谐社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