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到澳洲没有几天,就有朋友打电话进来,其中一位是在澳洲政府工作,负责和中国官方打交道的。他说有高兴的事同我说,于是两人见面。他说的是关于澳洲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人权对话。我一开始还能集中精神听,但听着听着,我就分心了,不一会,竟然打心底里渐渐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反感和不舒服。
   
   他没有注意到,还在继续说,他说,中国政府在人权对话中表现了越来越多的灵活性和善意,澳洲政府很满意。特别是这次胡主席到澳洲来参加APEC会议,双方部下也达成了一些共识,估计两国的人权对话会有新的突破。最后他盯住我说,你们中国的人权会有改善的,相信我。
   
   我想他这次看到我皱眉忍受的样子了,他停下来,想了一下,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啊哈,我都忘记了,你刚刚从中国大陆来,你最清楚中国的人权状况,怎么样,你告诉我。

   
   我本来应该告诉他一些我所了解的中国人权状况,特别想让他们知道中国民间自发的维权力量越来越大,是中国维权运动中的重要角色。可是今天我突然没有了谈话的兴趣,我的心情被他所说的澳中人权对话完全破坏了。我没来由地郁闷起来。
   
   我对中国政府和西方政府展开的人权对话当然是知道的。据我所知,人权对话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是由美国发起的。美国当局以关注中国国内人权状况为由要求和中国政府展开政府对政府之间的对话,内容是讨论中国人权状况。
   
   可想而知,一开始中国政府是无法接受这种“粗暴干涉内政”的行为的,不但愤青和小左们,甚至包括一些社会精英也都义愤填膺。但这种不允许外国干涉内政的义正词严的抵制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人家手里有美元、有订单,你不谈人权,人家不谈买卖。不久后,中国政府不知道是进一步开放了思想,还是受不了商业诱惑,终于躲躲闪闪地展开了中美人权对话——先是副局长的级别,后来上升到副部长层级。随后,跟着美国屁股后面走的澳洲霍华德政府也依葫芦画瓢,终于也挤到和中国进行人权对话的谈判桌边。
   
   在人权问题上,我当然赞成全世界人民都有同样的人权标准,人权应该高于主权这些普世价值更是我竭力推崇的。然而,今天在面对这位白人,听他饶有趣味地谈论澳洲政府“威逼利诱”中国政府坐到人权对话的谈判桌上,大谈特谈13亿中国同胞的人权的时候,我不但高兴不起来,而且愈加郁闷。
   
   今天心情怎么了?是我对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不满?还是对中国政府被迫坐到人权谈判桌上去对话感到气愤?又或者是对13亿中国民众的人权被他们拿去对话感到悲哀?也许三者兼而有之吧!
   
   此时我真有点想对澳洲政府和眼前的白人提出我的不满甚至抗议,但我又不能确定我到底要抗议些什么。毕竟澳洲政府和美国政府一样,他们之所以关注中国的人权并不是布什或者霍华德发了善心,只不过是澳洲和美国民众不愿意自己选举产生的政权去和一个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做生意、打交道而已。我不知道他们和中国政府坐到谈判桌上进行人权对话是否真能改善中国老百姓的人权状况。但有个地方能够谈谈中国老百姓一直没有地方谈的人权问题毕竟不是坏事。这样分析下来,我就知道我不应该是为此事郁闷。我更不能为此事去抗议,否则我就扮演了我们共和国两位外交部部长的角色。我们的一位外交部长唐家璇对着全世界面红耳赤地宣布:“中国的人权是最好的,美国的人权并不怎么样。”另外一位外交部长李肇星比较含蓄,通过年轻的学生轻轻质问全世界:“我挨过饿,知道什么是人权,你挨过饿吗?”
   
   美国饿肚子的人越来越少了,更不用说政府官员和美国总统了;至于澳洲,由于有比较好的福利保障,几乎没有饿肚子的人了,可是中国政府(由外交部出面)还是一次又一次被人家叫到谈判桌上,就人权展开对话。我们的外长既不敢告诉人家,我们的人权比他们好,也不敢质问美国总统:你没有挨过饿,哪里知道什么叫人权?
   
   这种对话在我看来是和一百年前的不平等条约一样丧权辱国的,因为这种所谓人权对话是只谈中国人权,而不谈西方人权的。这就让我不明白了,按照咱外交部部长的说法,中国的人权比美国的还好,那为什么在人权对话中只谈论中国人权,却不去对没有挨过饿的美国人的人权作一番指导?
   
   写到这里,我想我知道自己为何突然郁闷了。聪明的读者也该明白了。让我郁闷和不舒服的是中国人权本来应该是我们普通中国老百姓的事情,可是现在却由美国和澳洲这些西方列强干涉进来,指手画脚,让我们的外交官甚至外交部长坐着喷气式飞机,口袋里装着人民的血汗钱,西装革履地去五星级宾馆“对话”。
   
   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屈服于西方列强的意愿?难道这个世界上——不论是西方政府还是东方的政权,有谁还不明白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人权问题应该由一个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对话来解决!
   
   难道中国政府看不到要进行人权对话的不是美国和澳洲政府,而是中国自己的国民吗?看不到权利被剥夺的上访者,被强制拆迁赶出家门的人,失去了基本生活保障的老者和弱者,受欺负和被侮辱的人,更不用说那些因为发表了一点不同意见而被剥夺了发言权的人……这些人都应该是我们政府进行人权对话的对象。和他们对话不但成本低,而且对建设和谐社会也大有裨益。可是,看一看呀,偏偏有那么一帮人,包括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外交部长,宁愿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而去同洋人对话!是他们骨子里还崇洋媚外,还惧怕外国人,认为中国民众和狗一样不能上到谈判桌上,还是他们嫌中国民众素质太低,不合适谈自己的人权问题?
   
   我想,如果说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侮辱中国一百多年的话,那么我得说,这种侮辱不但远远没有结束,而且,至今搞出的“人权对话”正是其延续。我们的子孙会如何记录这段历史呢?让我们试着不带感情地描述一番吧:在那段屈辱的历史上,美国和澳洲列强使用比战舰和大炮还要有效的经济杠杆,强迫当时的北京政府同列强进行人权对话,对话的内容竟然是要改善13亿中国民众的人权状况……
   
   看到这段未来历史书上的记录,我简直无话可说了。
   
   我呼吁美国和澳洲政府不要再干涉中国的人权了;我也希望我们的政府不再同美国、澳洲这些西方国家政府去搞什么人权对话。要改善中国人的人权状况,让中国人都活得有尊严,做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中国政府能够和自己的国民坐下来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