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伦敦的天空阴沉沉的,和我的心情差不多。由于只是过境,加上要见的两位好友不约而同出差,看起来我得自己呆一两天。开着机场租来的散发着廉价清新剂味道的小车一个劲地往人烟稀少的郊区开,终于在一个老旧汽车旅店停下来。住下后才知道这里离马克思墓只有40分钟车程。
   
   这是第二次拜谒马克思墓地,距第一次也有四年多了。那一次是和一帮朋友去的,热热闹闹,和此时孤零零只身一人形成鲜明对照。四年时间不算长,但物是人非,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自己。
   
   用半天的时间来瞻仰马克思的墓看似偶然,却也隐含必然,当我站在雕像前时,悚然发现过去几个月我都在为这次拜谒做准备。我刚刚从北京旅游归来,世界上最庞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x产党即将在北京召开第十x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当然还有一件事也值得一提,那就是过去几年我在多篇短文以及自己的小说中一提到马克思和他的主义,就气不打一处来,使用了我能够想到的竭尽讽刺之能事的词语。最近,有网友质疑我,你到底知道多少马克思主义?

   
   我知道多少马克思主义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按说,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学到大学都受马克思主义教育,而且一直很听话,成绩也很好,就算我不主动学习马克思主义,也应该被灌输和洗脑了。可是,虽然学政治的我在大学学习了不下六门马克思主义理论课,但其实我几乎没有读过马克思主义的原著。好像几年前,我才勉强读完了简写本《资本论》,还是半懂不懂的。当然,《共产党宣言》是读过好几遍的,也比较容易懂,特别是开头的那一句:“一个幽灵……”
   
   此时此刻站在马克思墓前,我为自己对他创立的理论知之甚少感到少许别扭,但也为他的理论给世界造成了那么多事件而感到不安。最让我感到造物弄人的则是这位一心要埋葬资本主义的伟人,却把自己埋葬在世界上最老牌也最具有代表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土壤里。是他老人家想看到自己的理论发挥威力,在这块最前沿的阵地上静静等待马克思主义者把红旗插白金汉宫的大门上?抑或是他已经有了先见之明,不愿意自己死后多少年还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被拖出水晶棺?
   
   这一天竟然没有遇到中国游客,整个墓地没有中国游客的时候也就显得静悄悄的,我也感觉到静悄悄躺在这里的马克思的灵魂在周围游荡,心情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我刚刚从北京来,当我走过天安门广场时,我没有办法不注意豪华气派的毛主席纪念堂,也不能阻止自己联想到躺在水晶棺里、由共和国卫队保护的毛泽东遗体。和毛泽东那种皇帝的尊贵、世界超级富豪的气派、民众列队瞻仰的规模相比,马克思的墓地显得如此的冷清和落寞。
   
   马克思在天之灵如果俯瞰大地,他也许会为自己墓地的渺小以及继承人加学生毛泽东的纪念堂的威风感到难堪和不平,不过他没有必要太过悲伤。躺在大英帝国的怀抱对于这位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来说虽然显得有些无奈和平淡,但他却能借此享受永远的平静。
   
   我们不能只看到风光的毛泽东,而忘记了马克思的另外两个弟子列宁和斯大林。列宁算是第一个爬进水晶棺材里打算让俄国人世世代代敬仰和怀念的马克思主义者,但他的尸体早就被人家拉了出来。至于他的继任独裁者斯大林,则差一点被鞭尸。当然,马克思主义者都是无神论者,只要能够用手中的权力保证自己寿终正寝之前不被推翻、不被打倒,死了之后就算洪水滔滔,又与他何干?
   
   可是东欧的马克思主义者齐奥赛斯库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他被暴动的士兵打成了马蜂窝,可谓马克思门下最不得好死的一位弟子。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马克思有先见之明,如果他不是躺在英国,而是躺在那些用他的主义和理论建立了政权的国家里,也许或早或晚,那些仇恨社会主义的暴民在处死了共x产党领导人后,会去挖他的坟。高瞻远瞩的马克思大概也看到了,只有推崇法治的资本主义英国,死人的坟墓才不会被活人随心所欲地挖开。而由他的理论搭建起来的国家的暴民鲜有不挖开自己的祖坟鞭尸的。
   
   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过去一个世纪,整个世界都和躺在这里的马克思密不可分,更不用说我这个远道而来的黄皮肤的中国人,还有13个亿的中国同胞。我想,也许我不必为自己对他的态度而感到愧疚,毕竟从生出来,我们就被这个躺在这里的人发现的一种主义和思想影响和控制,我们的幸福和痛苦,光荣、梦想和失望、绝望,喜乐和悲哀,甚至生与死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可是,如果真让我细说干系,我却无从开口,我既不知道是否该把1949年中国共x产党的胜利归功于静静躺在这里的他,也不晓得静静躺在这里很久的他是否该为东方那场惨绝人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负责;至于现在13亿中国人正在探索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否和他还有关系,以及有多大的关系,恐怕只有马克思的幽灵能够告诉我们了。
   
   《共产党宣言》里所宣称的“一个幽灵”——一个一度徘徊在欧洲上空的“共产党主义的幽灵”早就被马克思家乡的人民彻底赶出了欧洲, 然而,这个幽灵却仍然在13亿中国人的头顶上徘徊。有几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正如西方人口中弱智的民族一样,在马克思幽灵发出的黯淡的灵光中走向扑朔迷离的未来。
   
   这些年经常和国外学者争论中国问题,大多是理智的,但也有些时候过于激动,甚至争得面红耳赤。记得有一次和一位汉堡的德国学者争论,我说中国人的事情应该由中国人来决定,不由你们干涉。说到激动处我说,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从猴子变成人的时间估计也比你们长很多……那位德国学者也不示弱,反唇相讥,说,你们五千年文明的历史?你那个所谓现代化的国家至今还是靠我们一百多年前的一个理论工作者的几本书建立起来的,你们有几千万的人或被饿死或被整死,也都是因为我们一位住在妓院上面的老头写的那几本早就被我们德国人看不上眼的理论著作,你们的中华民族真有你口中宣称的那么牛?
   
   那次从争论到争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的话我仍然记忆犹新。社会主义国家确实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靠一位理论工作者的理论著作里提出的条条框框建立起来的政权,这一点毫无疑问。
   
   此时站在这里,看到他墓碑上的生卒年代,我心中再次升起了不安。马克思的主义和理论在他生前不但没有能够实施,甚至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重视。换句话说,他只不过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理论家,一个出色的学者,一个了不起的哲学家。他和所有的理论家、学者和哲学家的区别并不大。
   
   当然,时至今日,任何人都无法否认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伟大,他的学说中对于弱势的同情和关怀更是历史上所有理论家加起来都难以望其项背的;马克思对人类终极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和规划则更是空前绝后,我至今还深信不疑,当我们的物质生活都像产油国那样丰富,金钱又能像地底的石油一样源源不断冒出来,当我们的思想都像原始社会部落居民那样纯洁无邪的时候,消灭了私有制、消灭了家庭的无限美好的共产共妻的共产主义社会迟早会到来。
   
   可是,让我们看看上个世纪那些被这些理论吸引的领袖和人民,当他们万众一心按照马克思的几本书而精心建设一个又一个政权的时候,掌握了绝对权力的人却都先后站到了人类历史的对立面。这里就不说东欧卫星国家街道上的坦克车以及杀人如麻的苏联独裁者斯大林,看看红色高棉在柬埔寨犯下的滔天罪行,当代最邪恶的独裁者金正日还在那里洋洋得意地宣称只有他是马克思主义正宗的接班人,还有古巴的卡斯特罗,正在计划如何让自己的弟弟或者子女继续享受马克思主义带给他们家族的荣华富贵和绝对的权力……
   
   是马克思的主义和理论从一开始就错了,还是那些拿着马克思主义理论当大旗的人走上了邪路?
   
   对于这一切,我没有办法解释,我相信那些马克思主义权威也不一定说得清楚。我甚至想,如果躺在这里的马克思再次从坟墓里钻出来,他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个答案?
   
   他能够告诉我们,为什么发誓要解放全人类的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公平和平等的马克思主义却让中国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他能够告诉我们中国现在的公有制还是他那本《共产党宣言》里激起了亿万人民激动的公有制吗?或者他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国营大企业和垄断行业都集中在一小撮利益集团和共x产党高级干部子弟的手中?最关心弱势群体的马克思是否想到在当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弱势群体越来越大?马克思是否又预料到,在他要埋葬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通民众都在使用手中的选票当家作主的时候,社会主义国家古巴和北朝鲜的两位独裁者正在为下几代的古巴和朝鲜人民挑选奴役他们的主子?!
   
   就算马克思复活了,从坟墓里爬出来,他也回答不了,或者不会回答我们的疑问。他一定会说,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现代人的脑袋应该比他的好使,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可是,他老人家哪里能够想到,他发明的主义和理论仍然在统治和束缚中国人的大脑,被设为无法逾越的禁区而阻止中国人去自由的思考,更不用说拥有独立的精神。
   
   这一切,到底是马克思的可悲,还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