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5)]
杨恒均之[百日谈]
[百日谈]之《叛逃》(小说)
·《叛逃》(引子)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5)

   9月6日
   
   上午工作两小时,中午准备和从南海赶过来的和讯网友张先生(网名:民主风暴)见面。张先生在看到我的博客上我和民工朋友聚会后,留言到:杨兄就在广州吗?我想有空过来拜访一下。我在这里没有朋友,欢迎我这个农民工朋友吗?
   
   其实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像这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我过去见他们,因为考虑到他们在各地打工不好请假,加上出门不方便。至于我自己,出去走走也是必要的,特别是到农民工集中的地区。可是今天我特别忙,有东西要做,明天又要出差。所以小张就过广州来见我。由于要转几道车,他路上总共花了两个小时。当我中午在五羊新村公共车站接到他时,我们两人都很高兴。

   他向我介绍了一些他的情况,我也介绍了我自己。小张(民主风暴)十年前来广州南海打工,现在夫妻两人开一个小店,也主要是为周围的民工服务。小张虽然已和那些打工的民工朋友稍有不同,但他仍然和那些民工保持密切联系。他还说到他们在QQ群上讨论中国问题和农民工前途的问题,有些农民さ哪昙椭挥卸嗨辏庑┒晕液苡衅舴ⅰR踩梦医徊饺鲜兜剑谋渲泄弥泄涞妹篮茫还馐蔷⒚堑氖拢筒忝裰谝脖匦攵鹄矗辽偎堑哪宰右鹄矗饪勘鹑死缇⒚牵窃对恫还坏摹?
   中午我带小张出去吃饭,邀上了唐荆陵律师和野渡兄。唐律师是一位实干的维权律师。这里引用他名片上的两句话介绍一下他。“法是人类社会治理活动中寻求确定性的努力的结果。”(唐律师)“我请读者同我一起向真理的上帝祈祷,求他赐给我思想、言论和行动中的非暴力的恩典。”(甘地)
   
   我很喜欢野渡兄楼下的那个餐厅,又便宜又好。野渡兄说上次一个日本的记者来采访他,在这里吃了一个冬瓜盅,回日本后还专门来电告诉野渡兄,他仍然在回味。呵呵,我们就点一个吧。
   
九月的记忆(5)

   
   四人吃的非常愉快,谈得也很热烈,都是围绕农民工的。我很高兴又多了一位农民工朋友,何况小张(民主风暴)是一位很有思想的农民工朋友。其实我有很多农民工朋友,有些因为目前正在基层做一些工作,不便多写而已。有些朋友以为我只和精英打交道,那是大大地误会我。我想在我周围的朋友中,很少有人像我一样,拥有那么多农民工和弱势群体的朋友。
   
   照片中人物:张先生(和讯博客名:民主风暴),野渡(吴伟),唐荆陵律师,杨恒均
   
   送走小张,下午急忙赶到一个朋友处,处理了一些生意业务。
   
   晚上和令狐补充、周虎城、冯三七、笑蜀兄到丽江花园酒吧聊天,明天要出差,我的事情也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按说应该很高兴。
   
   然而,中途两位在汕头打工的农民工打来电话请求我的帮助。她们两位找到了新工作,可是工厂老板不放,说如果走,两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她们两位打电话向我求救。虽然两个月的工资只有两千多元,但对她们并不是小数目,我从她们打电话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
   
   在我告诉了大家这一情况后,我们都停止了其他事情的讨论,立即开始商量如何帮助这两位女工。笑蜀兄更是亲自接通了两位女工的电话,询问具体情况,提出了几种方案。看到大家都这么投入地帮助两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女工,我在难受之中也感到不少欣慰。
   
   然而,我想我们却无法帮到她们,因为她们在请求帮助时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千万不能得罪工厂主。她们说宁肯不要钱,也不能得罪,因为以前发生过使用劳动局、报社或者警察的力量把工资拿回来后,第二天那位拿到一两千元工资的农民工被打得半死的事。两位女工说到这里,声音里充满恐惧。
   
   不能通过劳动局、不能使用报社、不能起诉,这些我们能够使用的正常途径都行不通,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女工给我出的主意是,让我出面求厂长放过她们,发给她们工资,让我假装是她们两人的哥哥打电话,让我去求那个厂长。
   
   为了两位女工,我一生中第一次给一位有钱的厂长低三下气地打电话,但那个姓王的老板一听到我提起那位女工的名字,就粗声粗气地大声说,我没有时间。然后就关掉了电话。
   
   我们没有办法帮到那两位女工,更无法保护她们不受到黑社会富人的迫害。她们只有放弃了。我知道,像她们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可我心里很难过。
   
   这些年我确实想帮一些弱势群体,可是除了写文章,我实际能够作的非常有限。有时不但帮不上他们,还弄得我自己情绪低落,茶饭不思。就像这次,我低三下气求那个厂长把可怜的打工妹的钱发还给她们,那个厂长却立即关了我的电话。
   
   我一生中也很少受到这种屈辱,按照是我以前年轻时候的性子,我真会拿起棍棒和他们干!莫非中国历史真地走不出几千年的恶性循环,莫非我的一位民工朋友说的是对的?他说,中国只有他们起来再来一次革命,把贪官和邪恶的富人干掉……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中华民族受不了的。求求执政党,求求富人,为了你们自己的子孙后代不被起义的民众屠杀,想想办法,保护富人,也保护穷人吧,限制一下你们的贪婪、控制一下你们的邪欲吧。
   
   我想,那位厂长关掉了我的电话,他关掉的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沟通渠道,关掉的是我想为富人说话的任何意愿……

此文于2007年09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