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杨恒均之[百日谈]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六月二十二日是星期五,也是这个冬天最冷的一天,加上股票大跌,我一天都没有心情打开电脑。到了晚上,打开电脑,一开信箱就被莫明其妙的几十个邮件弄糊涂了,后来看连了十几个就不再看了,全是攻击我“破坏民族感情”、“破坏和谐社会”和“自己得不到诺贝尔和平奖,就攻击人家”等等的攻击帖子,后来几个干脆就开骂了。
   我立即想到是我的某篇短文惹了祸,于是我进入到我在国内新开的也是唯一的一个博客——和讯博客,发现这里已经有几十个帖子等着我,一开始还是比较理智的,试图教育我,可是后来就干脆开始辱骂了。
   写文章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我查了一下,原来是我的放在博客里的那篇《达赖老矣,尚能饭(返)否?》的文章惹了祸。有人留言说他们为这篇文章已经吵了整整一天架,他们恨我,问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质疑我是为了牟取私利,还是为了浪得虚名。语言越来越难听。
   经过我分析,我发现这几十个帖子又不像是吵了一天架的缘故。而我这篇文章不过是心情日记而已,除了在这国内这个博客和国外两个自己的博客刊出外,并没有发表,怎么会引起这帮人一路追到这里,又查到我的信箱?后来竟然发现其他的网站也都留下了他们攻击我的帖子。
   我于是追踪来源,结果发现,我这篇文章除了被转贴到一些论坛外,竟然上了西藏自治区“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http://tibet.cn/)的首页,而且,是这两天编辑重点推荐文章的首篇。我这才知道祸由何起。

   知道了根源后,我非常好奇,想知道攻击我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这一仔细研究才让我大吃一惊,原来竟然都是一些藏民意识浓厚,把达赖作为宗教领袖的国内藏民。我心里真不是滋味。由于他们语言过激,担心有可能影响我在国内的博客,我把这些留言都删除了,并改变了博客设置,不再允许匿名发言。但我还是觉得在这里应该解释一下。
   第一, 我写文章的原则是不畏强权,原则上不欺负弱者。在我的同一个博客里,上至总书记,下到局长‘处长,我该讽刺就讽刺,该批评就批评,大家可以把所有的文章调出来看一下,我是不是在吹牛。我不会因为你是美国总统或者你是教皇或者你是上帝我就闭上嘴巴,同样的道理,我不会对达赖有所保留,更不会客气。
   第二, 达赖作为宗教人物,作为活佛,我非常尊重,我绝对不会对他的信仰指手画脚,我也没有这个资格。但是,他也是一个政治人物,那天我听他演讲,他不是讲法,而是在讲政治问题,讲对中国问题和西藏前途的看法。我有权利对山西省长提出意见,也自然有权力对西藏的一个领袖或者想返回西藏的领袖提自己的看法。
   第三, 我对达赖的意见在于他在二十分钟演讲中,竟然多次半开玩半认真地说他如何相信社会主义理论,如何对那时他在国内当活佛又“有机会”见另一个活佛一样的皇帝的得意之情。我认为达赖在很多问题上非常模糊,要知道,目前在我接触的中共领导之中,没有一个像他那样公开挺毛,甚至为某某时代歌功颂德。
   第四, 那些攻击我的自称藏民的人模糊了活佛和政治人物的区别,发信及留言让我闭嘴。他们如果真是藏民的话,让我想到了可悲的前景,那就是一旦这位活佛成为精神和政府领导人,还有人敢出来批评他吗?虽然他说自己要政教分离,我也相信他做得到,但那些狂热到连我一篇短文都无法容忍的藏民能做得到吗?
   
   更让我不解的是,我的文章可以上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办的网页的首页,而且至今被推荐,连那些被指责为极端不容忍言论自由的政府都可以容忍我这篇文章,难道那些攻击的人都无法容忍?他们是否读了我的文章,是否知道我在写什么?我自认为虽然对达赖有所讽刺,但我的文章却是实实在在为藏民着想的。难道任何事情一涉及到宗教,就失去了理性?这真让人难以接受。
   在这里我想声明一下,《达赖老矣,尚能饭否?》是我的日记,我有权力写作并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任何人都可以评价和批评我的文章,但请停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并停止破坏我的信箱。
   谢谢。提醒你们一个常识,不要为自己制造敌人,更不要为自己崇拜的人制造敌人!
   (杨恒均2007-6-23于和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