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杨恒均之[百日谈]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我还是说自己的经历,我从小就很想当一名作家,这算是我的梦想。大家知道在那个时代,当一名作家是无上光荣的。全国人民都把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一起献给了党和毛主席,老毛也就靠一个红本本、四五份全国性大报纸,以及八台样板戏干出了空前绝后的事儿:把世上最难驯服的人类的思想高度地统一了。
   在那个时代如果能够当一名作家,如果你能够有郭沫若歌颂红太阳的激情,又或者有写出金光大道这样的乌托邦的生花妙笔,你祖宗三代都会荣耀的。
   时过境迁,虽然改革开放后作家在中国大陆的地位每况愈下,弄到今天,几乎要和娼妓相提并论,可我还是痴心不改,愿意混进作家的队伍里。
   我是学习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政府部门工作,后来在好几个党政部门混过。平时闲来无事,最喜欢看的就是国外的政治和间谍类的小说,还有好莱坞大片。看多了,就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堂堂的中华大帝国,竟然没有一本这类题材的小说作品。这一发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我们不是总抱怨美国人以好莱坞大片为武器对古老的中华文明搞文化侵略吗?我们自己怎么不也搞一些类似的作品?看看中国的大片,不是秦始皇,就是清皇帝,就是写中国人的也要把场景推回到古代,当然也有进步,最近开始改编莎士比亚了。
   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萌生了写政治小说和间谍小说的念头,当时想从官场小说写起。不过,当我一有了这个念头,我也立即产生了打消这个念头的念头。原因很简单,我一直在党政机关部门工作,我的朋友也大多在政府部门工作,我想如果我写政治小说和官场小说,虽然一定会比那些没有经验的作家写得更深——当然不一定是更好,可是正因为我了解太多,我也清醒地认识到,就算写出来了,要想出版的话,也是很困难的。既然无法出版,写那些劳什子干什么?

   于是,我只好憋着,十几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提起笔,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
   我第一次知道网络是在一九九七年,当时主要是用来看新闻。认识网络好几年后我才认识到网络不但是一种新的媒体,也是一个平台,一个你可以表达意见的平台(例如论坛,交友),后来更发展到博客,成了你可以随时出版自己作品的平台。说起这些,要感谢博讯网,我第一篇文章和那些小说都是在博讯发出来的。
   网络的出现改变了我,在我发现可以把自己写的作品贴到网络上时,我的创作热情一发而不可收拾。在短短三年里,我在没有拉下自己的工作的前提下,用业余时间一口气写了近两百万字的文学作品,把我的家人和朋友吓坏了,其实,我自己暗中吃惊。有几位看到我的书的编辑都懵嚓嚓,一位编辑说,怎么回事,好像洪水暴发,一下子写了这么多?是以前憋的吗?
   这真是一针见血,我确实是憋的呀,满脸沧桑,满肚子鬼主意,一脑袋的分泌物,足足憋了一二十年,没处发泄,现在有了互联网,我还不一次泄过够,更待何时?
   我写作就是要发泄,发泄我大脑的分泌物——所谓想法和观点。我是文学的门外汉,不会咬文嚼字,甚至连基本语法都没有弄太清楚,常常用错标点符号。可是,我有感而发,我说真话。这不,折腾了两年多,总算搞出了十三亿人中第一部政治间谍小说——我在这里强调十三亿中国人的第一部,听起来挺牛屄,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是想挑战——挑战我自己,也挑战那些限制人自由协作的中宣部以及自我设限的作家。
   对于有独立思想和自由意志的人,写作并不需要多少才华,你需要的只是一点点勇气而已。
   互联网的出现给我这种崇尚自由写作的人提供了方便和机会。如果你不是卖文为生,不用一边数字数一边算计银行进帐的话,如果你不想自己的思想被编辑和出版社领导阉割的话,大可把互联网当作你的出版社。
   大陆作家的财富排行榜出来了,首富余秋雨也就一千多万,听着让人心酸,你们知道人家陈良宇的排名最后一位的情妇年收入是多少吗?绞尽脑汁用文字来吮痈舐痔,还不如人家小姑娘直接用嘴巴来的快捷。所以我说,想发财的人千万不要选择写作这个行业。
   至于说到名声,我前一段时间看到一个德国人说大陆的文学作品特别是小说都是垃圾,我很生气,这个德国人难道不知道造成这些垃圾的罪魁祸首也是一个叫马克思的德国人吗?后来有人说,德国人的原意不是这样的。那么我来说一句,在目前大陆的出版制度下,能够出版的涉及到政治的文艺作品,很难有好东东,更不要说传世之作了。有那么一部分趋炎附势的作品不但确实是垃圾,而且还是毒垃圾。
   上面说了,既然在大陆写能够通过审查而出版的政治类文艺作品又无钱又无名,还不如不要自我设限,让大脑在虚拟的空间彻底解放出来,畅所欲言,像那些乳臭未干、想唱就唱的超女一样,作家们应该想写就写,想发表就发表,只要你说道的是真话,总有人阅读和欣赏的——,说到这里,我得停下来祈祷一下:感谢虚拟的互联网,使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个自己的出版社,让我这个俗人成了心中向往的作家,能够和大家一起讨论文学。
   我说过,当作家虽然是我的梦想,可我也不会一直写下去,有朋友问,你什么时候收手?我说,等到中国大陆出版自由了,高潮到来,我就停止写作,不再发泄了。
   为什么?很简单,中国十三亿人人才济济,能写会道的不计其数,等到大陆出版自由了,等到我的书能够出版了,谁还会看我的?我一没有文采,二没有耐心,思想也不够深——我是自知之明。记得我开始写书时,很多朋友说,你写的那些东西谁不知道?那些观点我们也明白,只是没有写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话很对,“只是没有写而已”,我说,你缺少的是勇气,你怕丢掉工作,你怕受穷,你怕成为异类,你怕坐牢——这些事都发生过,在中国历史上和现实中。
   我现在拥有的只不过是一点点勇气而已。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度,在一个动不动就因言获罪的国家,真正的写作最需要的是一点勇气,当然还有良知和爱心也不可少。
   我也不必太谦虚,特别是作为一名三年前才开始业余写作的半路出家人,我还是很自豪的。如果你把“政治间谍小说”几个字输入谷歌(Google)搜索,就能够看到,已经至少有了一套这类书,那就是“致命”系列,而且国内的读者也很喜欢。
   书在互联网上流传,作者没有任何收益。但我还是很高兴,至少我能够通过自己的书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我不知道所有读者的想法,但至少有些读者读了我的书,理解了我在说什么,我提请他们注意到了情报机关的误导、弱势群体和国家安全以及中国要崛起和政治制度的联系等等。
   这些都得感谢互联网。
   当我了解了互联网诸多性能后,我认为再保持沉默就是不应该的,特别是对于那些自认为有良知和独立性的知识分子。邓小平上台前,中国的文人和作家没有权力保持沉默,你必须表态,必须认真学习毛主席的书,必须写反映时代声音的作品来交差,要保持沉默是不可能的。我对那时的作家的遭遇很同情,甚至对那些昧良心歌颂红太阳的知识分子也是怜悯多于讨厌。
   改革开放后,中国毕竟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逼迫你写自己不愿意写的东西。作为作家,如果没有饭吃,你可以改行,下海经商或者摆摊卖茶叶蛋什么的都可以,你不应该去写一些违心的甚至是害人的东西。而且,大家还应该注意到,北京以中宣部为代表的机构虽然还在不停压制言论自由,但已经有点黔驴技穷了。他们现在对出版发行的控制大多放在对出版社的控制上,至于对广大的作者,则越来越力不从心。这个时候,只要善于利用互联网这个出版社,相信会有好作品脱颖而出的。至少我本人是很期待的。
   互联网的出现是否会让自由写作的时代提前一点到来,是否会涌出无数个独立的作家?至少现在有了这种迹象。我看到的好作品,都是从互联网上来的,包括今天在座各位的众多作品。
   最后我还想多祈祷多祈祷两句:感谢上天给了我那么一点点勇气开始写作,感谢比尔盖茨搞出的软件让我一天能够折腾出一万字,感谢虚拟的互联网成了我的出版社,也顺便感谢互联网让我读到那么多好作品以及认识了在座的各位,当然,从我自己来说,我好像还得感谢一下那个从本质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中宣部,如果不是你们对言论和出版自由强有力的打压,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成为中国第一个政治间谍小说作家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