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血色的黄昏]
王藏文集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色的黄昏

   沉醉的人儿
   独品辽阔的绚烂
   ——题记
   
   

   
   
    ●
   
   时间陷入双眼,刺出浑浊的河流
   我,一个用诗言说的穷鬼
   还想再对一块腥臭的伤口说些什么呢
   祖国的肚皮
   时常晾晒一片
   血色的黄昏
   
   
    ●
   
   鼠豸的猥劣
   只会被滚烫的血液烫伤
   我的诗性光芒
   只配高贵的头颅
   
    ●
   
   红色的记忆从我心灵的东方升腾
   岁月如坦克的铁履驶过肉的身躯
   环抱家园
   流亡的儿女
   遥望
   白鸽进行
   虚拟的飞翔
   风暴涌上古老的族群
   枪眼之下
   剔除人的梦幻
   
    ●
   
   血液依然低声吟唱
   记忆是惨痛的,语言是无助的
   门一扇一扇打开
   屈死的阴魂接踵而至
   鬼火四处蔓延,烧伤悬崖边上
   迎风思想的芦苇
   我目睹颗颗无头的呐喊
   在教科书的阴影里
   迷失,涣散
   门一扇一扇关闭
   暴力的舞台兜售人血馒头
   撕裂着真相
   
    ●
   
   我,一个以沉痛为华美着装的王子
   在漫长的梦魇中询问
   抗议沉没
   瘦弱的身影
   浪迹黑社会的庞大肚肠
   背负化成专制之屎的命运
   帝国上空的挥手
   用正规的方式掐住真理的喉咙
   人肉工厂传来激昂的回声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
   
   血珠好象昙花一现的仙女
   总是把低头的麦穗带向收获的记忆
   语言之花
   总是默然躁动
   
    ●
   树梢摇摇摆摆,接受风走遍的大地
   月亮是深夜的反动分子
   总与牢固的根系合谋
   唯物的屠刀提倡枪杆子出政权
   热爱阶级、批斗
   
    ●
   
   谁将情绪任意穿梭,将统一的枪声搅乱
   谁在寂寞的荒原凝眸流星的心脏
   谁在倾听宇宙中响彻不停的梵音
   谁在不断询问,没有终止
   
    ●
   
   我该怎样承认自己的隐痛,甚至虚弱
   掩面痛哭的轮廓
   行囊中的骨灰
   正被秘密的风声开刀
   
    ●
   
   我呼吸着
   愿一直是“无用之人”
   “社会不稳定因素”,“叛徒”,“人民公敌”,“毒草”……
   而决不会是“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的接班人”
   
   ●
   
   晚霞的冷笑,似铅块的落叶
   雪迹上的蜘蛛网,抽搐的许诺:
   一座地狱是肯定不够的
   囚禁的声音颤抖着:
   我们在血腥中瓦解的
   何止是
   天国
   
   ●
   
   死去的星辰如银白的铁钩
   在新生中遗忘
   酒吧的塑料玫瑰枯萎着
   镜片裸露,有时间惊愕的足迹,有风霜孱弱的病容
   火热的冰海上,灵车幽静行进
   
   ●
   
   疲倦的语言的石头
   死尸般打着哈欠
   春梦燃烧
   呼唤英雄
   还有谁愿意相信
   人类心灵的崇高,饱受苦难的尊严
   聂鲁达在歌唱:
   “被抛弃的人儿如同晨曦中的码头
   是离去的时候了。哦,被抛弃的我”
   毒药与匕首成就
   大批的烈士
   他们就算走进死亡也要疯狂
   日换成夜,夜又换成日
   不期而至的死亡
   扑面而来
   
    ●
   
   请告诉我,哪里还有
   爱
   情
   是否
   我们都
   被
   榨干了
   爱的汁液
   生的勇气
   
    ●
   
   一直酝酿一首卡在喉咙里的歌
   一直被道道血光从暴君的天空惊醒
   一直认真拾取累累伤痕
   一直泪流满面,好似矫揉造作的丑角
   
    ●
   
   哀歌还在黄昏中沸腾,哀歌还在沸腾的黄昏中
   而风啊,快走吧,到时候了
   前方还是望不到边的黑暗
   亲爱的,快走吧,到时候了
   到时候了
   用你的血泪准备好
   
   
   
   2006年7月6日 草稿
   2007年1月11日 稍改
   
   
   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